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变态的惩罚
    :

    左小右怎么会没有理解西蒙的提示,她看着胡一青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几次欲言又止,胡一青就是再呆瓜也发现了。

    “小右,你怎么了?”

    身后的西蒙更是直接出言提醒,“左小姐,少爷还在等。”

    少爷还在等,夜睿在看着监控。

    左小右看着胡一青,一字一句的话:“胡一青,这里是夜睿居,少爷是夜睿。我,现在是夜睿的、女人。因为我在这里打工。”左小右越说越快,说完一把抢过胡一青怀里的字典,飞也似地逃走了。

    她没有勇气告诉胡一青自己是夜睿的“解药”,没有勇气说是“夜睿的女人”,最后一句话她说得很快很轻,希望胡一青能听到,希望夜睿听不到。希望胡一青能理解到“她因为在这里打工,所以是夜睿的女人”,希望夜睿只看到她有在认真执行他的交待。

    胡一青的喊叫和疑惑她听不见,看不见,也不敢听,不敢看。

    可是有些人近在咫尺,她逃不得,避不得。

    “左小右,你可真有本事。”

    她刚爬上二楼,夜睿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森冷冷的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在瞬间冷却。夜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气息迫人。

    左小右心跳一阵狂乱,她尽量让自己冷静,露出一抹甜美的笑意,“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她举起手里的字典,“您看,真的是字典。我没有骗你。”

    夜睿没有说话,一步步优雅从容。左小右却有种飓风一点点在靠近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忘记了身后是台阶。

    一脚踩空,身子立刻往后倒去,左小右还没有来得及尖叫,身子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夜睿将人揽在怀里,脚步旋转,便将她压在了旋转楼梯的扶手上,看着那双惊魂未定的眸子,心里一软,薄唇微扬,尖酸刻薄,“左小右,你可真是猪中的典范。一面狡猾,一面蠢。”

    “我,我……”左小右我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憋出两个字,“谢谢。”

    刚刚如果没有夜睿自己应该滚下去了吧。

    夜睿直接忽略了她的话,身子往前倾,盯着她的双眸,认真地审视着,“啧啧,你装的可真像。清纯无辜的外表下竟然藏着各种各样勾引男人的心思。”

    咧?左小右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为什么夜睿总能时时刻刻把她的行为跟勾引他联系在一起?

    因为变态的脑垂体跟正常人不一样?

    左小右腰被抵在拦杆上,上半身被夜睿压着,半个身子都悬在了空中。她紧紧地抓着扶梯,生怕夜睿变态病犯把自己扔下去。

    见左小右没有死咬着唇没有说话,夜睿一把扣住她后脑勺往自己怀里一带,冰冷地盯着她,“狡猾的女人。看来你真的一点都没有解药的自觉。”

    左小右还没有反应过来,夜睿修长的手指抚上了被她死死咬住的唇,“这里,是我的,松开。”

    左小右涨红着脸松开唇,因为咬得太紧,松开时樱粉的唇瓣被缓缓地拉出一片薄薄的樱粉,柔软而性感。

    夜睿立刻身体一绷,喉咙干涩。他需要她,可是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在一一宣告自己的所有权。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敢当着她的面两面三刀。

    什么因为打工才是夜睿的女人。当他是瞎的还是聋的?!

    夜睿掰开左小右紧紧抓在扶手上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手,是我的。”

    变态,明明就是她的手。

    左小右敢怒不敢言,手松松的悬在夜睿的腰侧不敢自的抱上去。她敢保证,只要她的手碰上他,他一定说脏死了之类的话。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夜睿的手已经从她的t恤下伸了进去,炙热的掌心炙烤着那颤抖的身躯的每一处。

    夜睿的手缓缓下移,左不右下意识去挡,夜睿一道冷芒扫了过去,左小右立刻不敢动了。身体随着他手掌的移动而不停的颤抖,小脸也因为身体渐渐产生的反应而泛起粉色的潮红。

    “不要在这里,求你。”左小右在他怀里小小声的祈求。

    “你认为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夜睿霸道地挑起她消瘦的下巴,满意地看着她眼眸中泛起的浓浓雾气,想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在自己身下抽泣娇喘的模样身子立刻膨胀起来,冰冷的语气都带上了浅浅的嘶哑,“我现在就亲自告诉你,什么是我的解药,我的女人。”

    左小右连连摇头,身体抖得厉害,“不要在这里好不好,求你,求你。”

    楼梯正对着大门,谁进来都能看见。她不想这样,太难堪了。

    担心什么来什么,门口传来靳叔和西蒙的对话。

    “西蒙,一会问一下少爷宵夜送哪里。”

    “是的,爸爸。”

    是靳叔和西蒙回来了,左小右整个人都僵了,她不敢再说话怕他们两抬头看,只好对夜睿不停地做着口型,“求你,不要,求你。”

    小小的红唇,微微颤抖着,夜睿俯下身吻了过去,将那两瓣娇艳的红唇含在了嘴里,放肆而张狂的啃咬着。楼下的人仿若未闻,淡定地从两人的正下方路过。

    “左小右,不要跟我玩花样。”夜睿咬着她的一瓣红唇狠狠地咬着,眼神冰冷的警告。

    最后那句话,他还是听见了。

    左小右心里最后的一抹侥幸也失去了。

    “这是惩罚,如果你喜欢跟我玩花样,我一点都不介意变着花样惩罚你。嗯?”夜睿的威胁包裹着两人唇齿间的暧昧,却依旧冰冷森寒。

    左小右闭着眼忍受了夜睿的深入,从始至终整个夜睿居安静的像一个人都没有。

    可是左小右却知道,那些人都藏在夜睿居的每个拐角和廊口。

    左小右一次又一又流下了屈辱的泪水,这种生活她再也熬不下去了。

    好痛,好累,好辛苦。

    一次结束,夜睿看着她泪流满面的小脸,目光阴桀,“我的话,每一句,都要好好记着。否则后果自负。”

    :痛的时候想走,可是,从来不曾被挽救过的内心却渐渐产生了依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