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变态的恋母情结
    :

    左小右忍受着满腔耻辱点点头。

    靳叔也在此时掐着点出现了,“少爷,小右的伤口要不要找江医生处理一下。”

    现在,终于有人注意到她的伤口了。

    左小右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绝望。

    “把药箱送到我房间。”夜睿一想到江浩东要去扶左小右的样子就没由来一阵生气。

    看靳叔还愣在原地,夜睿不悦地皱眉,“要我重复一遍?”

    靳叔连忙笑道,“不用,药箱送到您房间。”

    夜睿拽着左小右的胳膊绕过长长的走廊往房间走。左小右低着头,脸色苍白,没有挣扎,仿佛一个破布娃娃,没有生气,没有灵魂。

    回到房间的时候靳叔已经提着药箱等在了门口,看见夜睿把药箱递了过去,“少爷,药箱。”

    夜睿接过,见靳叔还不走,眉头一皱,还没有说话,靳叔立刻会意,“我去准备宵夜。”

    门砰就被关上了。

    靳叔有些不放心地站在门口,少爷这样对女孩子确实有些不太好,但是自己已经告诉过小右少爷体内有媚毒的事,小右应该会体谅吧。

    看小右刚刚的样子,真的很可怜呢。

    “脱了。”夜睿把药箱放在桌子,自己倚则着桌子,对着垂头看地的左小右命令。

    左小右紧紧地拽着t恤下摆,没有抬头,“可,可不可以让江医生。”

    夜睿一把掐住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来,目光森冷阴桀,“所以你是想在他面前脱光了给他看?”

    “没有。”左小右咬着牙,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江医生从来都不用我脱衣服。”

    t恤的领口很大,只要往下拉一点就可以看到伤口了。

    左小右倔强地把领口往下一拉,露出半掉落的伤痂和浅色带血的伤口,“不用脱就可以。”

    夜睿完全无视,不容拒绝的命令,“我说脱了。”

    左小右别过脸没有理他,“这样就可以处理。”

    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人,从来都没有。这种认知让左小右悲愤欲绝,她冲动地恨不能激怒他让他立刻就杀了自己。

    “看来你很喜欢这种脱衣服的情趣。”夜睿提着她的衣下摆一下就把t恤脱掉了。

    左小右咬着牙没有挣扎,她倚在墙上,闭上眼,不想看这样羞耻的自己。

    夜睿看着因伤痂脱落而显得血肉模糊的伤口心一软,没有再折磨她用医用酒精替她擦去肌肤周围的斑斑血迹,嫌弃地说,“真恶心。”

    酒精扫过伤口的时候夜睿特意轻柔的几分,左小右还是痛得直发抖,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一声哼声。

    她再也不要在夜睿面前流泪,再也不要向他求饶,不要让他看到自己很可怜的样子。

    她不能让夜睿的变态得逞。

    伤口处理好了,其实并不严重,只是掉了痂。处理完了之后只留下一道粉色的月牙形的伤口,在那窄小的肩胛之下与精致的锁骨相连,莫名有种含苞待放的性感。

    夜睿喉咙一紧,目光不自觉向下,她身材清瘦却不嶙峋,少女的肌肤白皙晶莹,每一处都细腻的无可挑剔。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胸口此时对他来说有种致命的诱惑,刚刚那一次简直就是开胃菜。

    手指一带,小可爱应声落地。大手覆了上去。

    左小右惊讶地睁开眼看见眼前这一幕,吓得小脸一白,“刚刚,刚刚不是已经解过。”

    夜睿在她胸前抬起头,眼神戏谑,“啧啧,刚刚还是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怎么?兴奋的装不下去了?”

    “我没有,我只是……”左小右话还没有说完夜睿已经全部侵入,完全没有给她准备的时间和拒绝的机会。

    这一夜左小右留在了夜睿的房间,跟前几天一样,被塞进夜睿的怀里。仿佛一个没生命的充气娃娃,任由他摆弄。

    左小右头抵在夜睿的胸膛,明明那么灼热怀抱可是她却仿佛置身冰天雪地,寒冷彻骨。体内因为夜睿的“行凶”灼痛的不像话,比肩膀的伤还要痛。

    左小右咬着牙没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却控制不住眼泪往下流。她怕眼泪沾到夜睿身上,小手悄悄地抵在他的胸膛挡在两人之间。

    刚碰到胸口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左小右吓得一动不敢动,更不敢抬头看。良久听得头顶传来一声叹息,“妈咪。”

    妈咪?!

    夜睿把自己当成了妈妈?

    这个有恋母情结的变态。

    被夜睿这一闹左小右心里的悲伤就淡了,眼泪也不流了。她躺在床上慢慢地冷静下来,开始重新捋思路。

    左小右总结了一下自己接下来的短期人生目标:学会小北会的所有技能,偷回解药,取得自由,救回小北,回孤儿院。

    思路理清了,左小右觉得人生又充满希望了。

    看,离开夜睿也不是没有机会。只在此期间再忍受一阵,就可以了。

    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左小右,没问题的。

    窗外刮起了大风,淅淅沥沥的雨打在窗上,仿佛奏着希望的音符,左小右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夜睿已经走了。

    伤口重新结了痂,薄薄的一层,有些痒痒。体内的那股不适也消失了,隐隐还有一股清清凉凉的感觉。

    左小右脸一红,连忙跑去厕所确认,果然……上药了。

    天呐,不会是夜睿上的药吧?!

    左小右撞着墙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变态能不能有点羞耻之心,能不能给她留点余地。

    收拾完毕,左小右想留在房间里背单词,哪都不去了。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

    现在这个点大家都吃完饭了,夜睿中午也不在家吃,厨房应该没有人。

    左小右自欺欺人的打开门,鬼鬼祟祟地盯着各种拐角处,只要一看到有鞋子的地方她就飞快的窜过去。没窜两步,就差点踩到一双鞋。

    她头都不敢抬,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绕开那双鞋子打算继续往厨房移动。

    “左小右,鬼鬼祟祟地又想偷什么?”夜睿森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左小右僵直起身子,缓缓抬起头,小脸瞬间涨得通红。

    :感谢跟读的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