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不想让你疼
    :

    左小右抱着书包回到之前为她布置的病房,所有的设备的床铺都搬走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好多天没用,手机早就没电了。

    房间里没有椅子,左小右坐在窗台上等手机冲好电。

    左小右静静地坐着,额头靠着窗,双眸没有焦距地望着窗外,心口一阵阵刺痛。

    窗外渐渐渐渐黄昏,左小右恍若不觉,晚霞落在她的发顶,打出一道金闪闪的光晕。宽厚的飘窗仿佛一个相框,将左小右裱在其中,形成一副最天然的天使油画。

    夜睿一回来就看见左小龙偎在窗前,穿着一袭夜睿居准备的白色长裙,秀丽清雅,如墨的长发披在肩侧垂落腰迹,半遮了一半肌肤胜雪的脸。

    美得空灵而别致,仿佛森林里的精灵轻盈的仿佛随时都会飞走。

    夜睿走过去,近了,才发现她双眼看着窗外的那片海域,眼神空洞,仿佛灵魂已经抽离了身体,剩下的只是一个躯壳。

    所以,灵魂不在夜睿居么?

    这种认知让夜睿很不舒服,正要开口,就见左小右眼中蒙上了一层泪光,缓缓滑过晶莹的脸颊。

    哭了?!因为不易地产破产?!

    夜睿的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猛地将她按在窗上,一手擒住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下去,强势地撬开她的唇,开始不顾一切的掠夺。

    “唔”

    左小右震惊地睁大眼,双手下意识地抵在他坚实的胸膛试图推开他。

    夜睿松开对她下巴的钳制,一手控制住她乱动的双腕,将她整个人都推顶到窗户上,低头疯狂地索吻,撩拨着她唇齿内的每一处敏感。

    左小右拼命地挣扎着,可是他却仿佛知道她每一处敏感,握住她双腕的手灵巧地探入她裙内。她明明在抗拒,可是身体却不自觉的因他而颤抖。

    她的眼泪落到两个唇齿相接处,咸而苦涩。夜睿墨瞳深了深,火热的舌退到她的唇边,沿着那点点泪痕,一一舔舐。

    “夜睿,你不要这样了,求你不要这样的。”左小右终于崩溃地喊了出来,“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明明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却非要那样折磨她,让她痛。这样只会让她更觉得羞耻,更加心痛。

    为什么明明有这样亲密的关系却要像仇人一样的伤害她。到底为什么?

    知不知道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恶心。

    “所以,你是因为看到‘礼物’才哭的?”夜睿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语气冷得渗人,“所以我夜睿的女人正在为别的男人哭?”

    夜睿捏住她下巴的手一紧,齿缝间磨砺出恨恨的声音,“你还不承认卜俊杰是奸夫?!”

    左小右觉得自己的下巴要碎了,痛得说不出话也合不拢嘴,浅浅的晶莹自她口腔中流出,落到夜睿的手上。夜睿下意识一缩手,左小右嘴巴终于得空,歇斯底里地吼道,“夜睿你这个变态,恶魔,我跟学长是……”

    那爆发式的吼叫还没有结束,夜睿再次掐上了左小右的脖子,将那一声声“恶魔,变态”掐在了喉咙里。

    夜睿一把将她甩在飘窗上,左小右恨恨地瞪着他,捂着脖子拼命地喘气。嘴里倔强而嘶哑地骂着“变态,夜睿你就是个魔鬼”。

    夜睿抽出腰间的皮带,在空气中发出尖锐的爆破声。

    左小右立刻害怕地直往后缩,可是身后就是大落地飘窗,退无可退。

    “你想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左小右惊恐地看着眼前周身泛着深冷气息的男人,头皮一阵阵发麻。

    夜睿深深地盯着她,透着一抹无法克制的需求。

    看着惊慌失措的左小右夜睿莫名想到那夜她撅着pp在床上晃的样子,墨瞳中红线渐浓。他不否认左小右跟其他女人不一样。

    所以在她面前他从来不克制,因为,她是她名正言顺的解药。

    “当然是干一些符合变态身份的事。”夜睿冷冷地看着她,一步步慢慢向她靠近。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他,身子不断地往后缩,眼泪不断地往下流,“不要,求你,我错了,我错了。”

    她错了,为什么会在那一瞬间被激怒,那么没有理智。明明告诉过自己要忍,只要帮夜睿偷到解药就好了,为什么不能再忍忍。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可是已经太迟了,下一秒夜睿就捆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反过来趴在飘窗的窗台上。左小右被迫翘起臀部,身体敏感到对方的炙热,她惊恐万分,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她此刻的扭动与挣扎在夜睿看来就是深深的勾引和愉快的邀请。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左小右拼命的挣扎,最后化为一声凄厉的嘶痛。

    痛,好痛。

    夜睿的一次结束,左小右蜷缩在飘窗下瑟缩,身体痛得厉害,腿好痛,手好痛,伤口也很痛。

    可是她没有哭,她越哭夜睿就越高兴,越会找到理由折磨她。

    夜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心里一阵悸动。附身下去,看见左小右下意识地往后缩去,他不悦地皱了皱眉,左小右顿时就不敢动了。夜睿伸过双臂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对着门口吩咐,“放水。”

    “是,少爷。”西蒙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左小右心里一片凄凉,所有人都看到她被夜睿虐待,所有人都能听到她的惨叫,近在咫尺,可是,没有任何一个过来救她。

    夜睿抱着她回到房间,浴缸里放好了水。

    先除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再脱她的。当他看到两条**上沾染的淡淡血迹时心里第一次滋生出一股懊悔的感觉。

    他将她放进浴缸里,水温温暖而柔软,可是左小右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的了一下。

    夜睿紧紧地将她揽进怀里,吻上她的眉心,鼻尖,红唇,一路蜿蜒向下。这时候的夜睿温柔的不像话,仿佛在舔舐伤口的狮子,眼里没有一丝**。

    夜睿几乎知道她每一处敏感,左小右身体慢慢泛起一层浅浅粉色,脚尖蜷成一团,想要寻找一个支撑点。她两眼泛泪,轻声说,“不要这样。”

    “不想让你疼。”夜睿抬起头,看着她,双眸无辜清澈。

    :大家新年快乐,吉祥如意!恭喜发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