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开始学习技能
    :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此刻的夜睿,一直梳在脑后的头发散落在额前,挡住了平时犀利的双眸,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墨瞳如婴儿般清澈无辜。

    这样的夜睿无辜而无害,那眼眸就像最稚嫩的小鹿让情不自禁的为之吸引。

    左小右缓缓的伸出手,手刚要碰上那俊美的脸颊时突然打了激灵,立刻把手收了回来。

    她怎么忘记了,眼前这个人是夜睿啊。

    他曾经也是这样温柔的看着自己给予温柔的亲吻,可是转眼间给他看到自己朋友家破产的新闻。

    为什么这样的恶魔会有天使一样的容颜。

    左小右别过头,不再看他。她再也不要被这张脸迷惑,不要被那善于伪装的眼神欺骗。

    她宁可夜睿一直粗暴的对待自己,也好过一次温柔过后给她一个希望,然后又亲手将希望捏碎。那种像做云霄飞车一样的感觉,糟糕透了。

    夜睿亲吻过她每一寸肌肤,等她适应,再一次在战栗中结束了两人的欢爱。

    夜睿又替她上了药,这一次在她清醒的时候,这种感觉,难堪而害羞,可是夜睿却纯粹地像个医生,眼神像干净的小鹿。

    “我其实可以自己来。”左小右咬着牙小小声地抗议。

    夜睿戏谑的扬起唇,长长的留海遮住眼眸,像一个顽皮的小孩,“我说过,你是我的。”他修长的手指点在她樱红的唇瓣,“这是我的。”划过她每一寸细腻的肌肤,“这是我的”,最后停留在上药的位置,“这里也是我的。”

    左小右羞红了脸,心跳在瞬间加剧。

    夜睿看着她因为心跳加速而剧烈起伏的胸口,欺身压了上去,咬住她晶莹的耳垂,温热的湿气打入耳廓,渗入四肢百骸。

    “乖乖地做我的女人,我就不罚你。嗯?”

    左小右僵直了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刚刚因他而躁动的心瞬间冷却。他不相信她,从来不会相信。

    只是因为怀疑,他就可以令一个上市公司破产,只是因为怀疑他就可以让她痛不欲生。

    可是,她的心却会因为他而狂跳。

    夜睿紧紧地将她揽进怀里,贪恋得闻得她身上青草般干净的气息,将头埋在她颈窝里,竟然不一会就睡着了。

    左小右觉得最近开始失眠,每次夜睿睡着之后就会开始幻想离开夜睿后的自由生活。多的也不想要,只要跟以前一样就可以了。她可以用奖学金和打工的钱交学费,可以每天晚上和小优聊着天睡觉。

    打工、上课、聊天,辛苦、贫穷却自由自在。

    可是那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来。

    左小右双手缩在自己怀里,深吸一口气,肩上的伤已经不痛了,或许明天就应该告诉西蒙自己可以开始学习舞蹈为偷解药做准备了。

    左小右睡着睡着就梦见自己遇到了小时候养过的一只猫“咪咪”,“咪咪”两眼黑黑的,直勾勾地盯着她,可爱的像精灵。它伸出舌头舔自己的手,舔自己的脸。

    左小右被痒得咯咯笑,但是张开双臂抱住了它,任由它在自己怀里拱,舔,弄得自己又痒又湿。

    “好了好了,咪咪,好痒,好痒。”左小右咯咯地笑着推着它毛茸茸脑袋。

    “左小右,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咪咪是哪个奸夫?!”

    夜睿震耳欲聋的吼声瞬间震塌了整个梦境。

    左小右吓得立刻睁开眼,瞬间就被眼前的画面给惊着了。

    她竟然抱着夜睿的头,天呐。

    而夜睿,竟然像小宝宝那样从她怀里抬起头,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左小右缓缓地松开手,喃喃地道歉,“对不起,我以为……”

    “你以为又是哪个奸夫?”夜睿就近一把掐住她的柔软,看着她痛得皱眉的样子,冷哼一声松开了手,改用咬的,“要不要毁掉它,这样你就没办法去勾引别的男人了。”

    左小右痛得直冒冷汗,可是却莫名涌起一阵快感。太变态了。

    “咪咪是我以前养过的一只猫,不骗你,真的。”左小右连忙发誓。

    “所以你刚刚认为我是那只畜生?”夜睿磨着牙,拉扯着那细细嫩嫩的肌肤,痛得左小右不断地发出哼声。

    “没有,我只是做了个梦。”

    “哼,到底是畜生还是奸夫,我自然会查个清楚。”夜睿翻了个身就将她压在身上,“睡不着就运动。累了就能睡着。”

    晨曦的光亮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进来,照在少女娇嫩的脸上,浅浅的粉色让那原本苍白单薄的人儿莫名添了几分妩媚性感。

    夜睿站在床边看着窝在被子里像小猫的一样的左小右,眼神闪了闪。

    左小右对他来说确实不同,但,不管有多不同,也不过是个女人。

    出了门,夜睿对站在门口的西蒙吩咐,“准备开始吧。”

    西蒙立刻点点头,“是,少爷。”

    左小右起床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她艰难地坐起身,腰酸背痛。

    想到快要天亮时的那一阵运动,左小右的心又莫名的加速了。昨晚的夜睿,今早的夜睿,都温柔的不可思议。而她再也没有感受到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反而有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

    不行,不行。

    左小右死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左小右,不要因为变态对你一点点好就以为他是天使,这是假像。想想学长,想想之前的疼痛。

    可是左小右是孤儿啊,从来没有被人疼过,从来没有被人呵护过,夜睿的温柔仿佛就像她一直以来渴望的温暖,包围着她,让她开始往地狱堕去。

    不行,得去找西蒙赶紧开始学习偷药本领,早点离开这里。

    这种感觉太不对了。

    左小右快速地穿衣起床,飞奔着就要往楼下跑。

    刚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就见西蒙正跟一位体态优雅的阿姨在说话。

    看见左小右下楼,西蒙走了过去,指着那位阿姨介绍,“左小姐,这位是国际钢管舞大赛的冠军朱小姐。您接下来这段时间的形体和舞蹈将会收朱小姐带您练习。”

    虽然说她下楼的目的就是找西蒙,可是当她真的看到西蒙已经准备好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喃喃地问,“是少爷说今天就开始的吗?”

    “是的,左小姐。”西蒙冲左小右恭敬地行了礼。不管是什么人,只能人救少爷都是他西蒙的恩人,何况左小右还是少爷另眼想看的女人。

    左小右心里一阵发紧,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好啊,正好我也想找你说这事。”

    :每一条评论我都回复。博雅老爷本尊和博雅(可能也叫万马奔腾)都是我。记得看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