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没存夜睿电话
    :

    西蒙很快就走了,左小右开始了生命中的第一堂舞蹈课。

    每一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天鹅公主梦,左小右也想过。粉红、蕾丝、白纱,曾经每一样都是她的奢望。

    可是这一刻她却拥有了粉色的舞蹈服,蕾丝舞裙。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头发像公主一样盘在头顶,露出精致的小脸,修长的脖子,就像天鹅湖里的公主,纯美、梦幻。

    “看来外界说夜总泛爱都是谣言,明明就是金屋藏娇。”朱小姐一进舞蹈房就看到对着镜子发呆的左小右,不由打趣。

    从镜子里看着自己身前美丽的少女,眼里难藏羡慕。二十来岁的女孩子,风华正貌,还拥有全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的宠爱。听说,眼前这个两百多平米的舞蹈房,就是他特意为她建的,只因为她想学。

    从零到有的拼搏,对每个人来说都要历经艰涩。纵然她已经不再年轻,还是羡慕这个年轻轻就拥有一切的女孩子。

    金屋藏娇吗?

    左小右唇角微扬,笑意苦涩。但是她没有解释。西蒙说过,她是spy,偷解药是不能说的秘密。

    “好了,开始吧。西蒙说你之前受过伤,又没有基础,我们就从最简单的基本动作开始。臂力练习。”朱小姐见她不多话,只当年轻人有个性。也不在意,立刻进入正题。

    虽然是最简单的基本动作,可是一上午下来左小右已经开始手脚发抖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拿筷子的手抖得不行,几次舀汤都洒到桌子上,站在一旁的靳叔看得直心疼。

    “小右,下午咱们先休息一下,我跟少爷说你伤刚好,请半天假。”左小右第五次把菜夹掉桌子上的时候靳叔终于看不下去。

    左小右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答应了少爷要尽快学会。我不想让他失望。”

    反正也吃不到多少东西到嘴里,左小右狠扒了几口饭就往舞蹈房跑。

    早死早超生,早点学会,她就可以早点离开。

    她不想再见到夜睿,不想再让自己的心砰砰乱跳。

    朱小姐中午有休息安排,左小右打算先重复练习上午的内容。想了想,又跑回房间拿手机。

    趁夜睿不在,问一下胡一青的情况。

    刚一打开手机就看见一百多个未接来电,七十多个都是陈聪,另一个号不知道是谁也打了三十个。

    陈聪……还敢给她打电话。

    左小右气得发抖,想也没想立刻删掉了他的来电,另一个陌生号,一定是广告。

    打开微信,还有一百多条陈聪发的语音,左小右听了一句,内容无非就是让她在夜睿面前说好话。

    左小右气得又把微信的内容也删掉了。

    刚要给小优打电话,那个陌生号又打过来了,左小右正在气头上,电话一接通,就冷声冷气地告诉对方,“我不需要发票,不需要理……”

    “所以,左小右,你没有存我的电话?!”夜睿冰冷的声音隔着电话穿透左小右的耳膜,渗透到周身每一个细胞。

    左小右僵在原地仿佛被冻住了,四肢僵硬,嘴唇发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夜、夜、少爷。”

    所以上午夜睿给她打了三十多个电话,而她竟然没有接。

    天呐!

    左小右觉得自己头顶一片漆黑,前途一处黑暗。

    “对,对不起,少爷,我上午在练舞,手机放在房间里了没有听见。”左小右连忙解释。但是她无论怎么解释都无法逃开没有存夜睿电话号码的事实。

    “左小右,你给我等着好好受罚。”夜睿挂了电话脸色阴沉无比,办公室里与会的股东和高管们瞬间感受到一股窒息的冷。

    “上季度没达标的,都去西疆分公司。”

    一群群没用的,就知道阳奉阴违,和左小右一样。

    夜睿鹰隼般的冷瞳让那些要去西疆高管立刻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全都低下了头。

    左小右拿着手机僵在原地,刚刚夜睿说要惩罚的,会在哪里?走廊?客厅?厨房?

    左小右捂住脸,为什么没有存夜睿的电话。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虽然有些晚,左小右还是飞快地把夜睿的电话存成“少爷”。然后拿着手机忐忑地回到了舞蹈房。

    整个下午都练的魂不守舍,时不时就看一下手机,生怕夜睿的来电会被舞曲的声音掩盖。

    朱小姐终于停下了动作,“休息一下吧。”

    左小右如得大赦,连忙过去检查一下自己手机的声音是不是已经开到最大。

    “铃铃……”震耳的来电声响起,朱小姐不着痕迹的捂了捂耳朵。眼里有些惊讶,这样的小姑娘竟然用的是老年机。

    是陈万青的电话。

    “院……”长字还没有说出来,电话里就传来了陈聪急切的声音,“小右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知不知道爸爸刚刚晕倒了?就算你对我心里有气,你也不能不管爸爸死活吧?好歹他把你从小养到大。”

    “院长晕倒了?”左小右立刻头皮发胀,紧张地问,“院长怎么了?怎么会晕倒呢?”

    “如果你还担心爸爸的身体,你就自己回来看。”陈聪气匆匆地挂了电话。

    孤儿院门口,陈聪手里拿着一部老年机,看着一旁的谢秋月,问,“小右,她真的会来吗?”

    谢秋月一脸笃定,“你放心吧,她为了孤儿院可以做夜睿的地下情人,何况院长病倒。放心吧,阿聪,这次的事一定要找左小右问清楚。”

    陈聪点点头,“嗯,如果公司的事真的是夜睿做的,那就只有小右能帮我们了。”

    左小右挂了电话,立刻跟朱小姐请假,“对不起,朱小姐,我有事要立刻去。对不起,耽误您时间了。”

    她匆忙换了衣服,背着书包就往外跑,下楼的时候差点把上楼的靳叔撞倒。

    “小右,这是要去哪里?”靳叔不着痕迹地扶住她,稳住她的身形后,收回手,交叠着放在小腹上,典型管家的姿态。

    “靳叔,我们院长晕倒了,我要立刻回去看看。”左小右两眼通红,强迫自己镇定。但来自心底里的担心害怕,还是让她的声音发颤,“只要院长没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2017年上班第一天,大家吉祥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