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陈聪的责备
    :

    靳叔宽慰了几句,左小右什么也没有听进去。胡乱地打了抹眼泪就往外冲。

    从夜睿居打车到孤儿院贯穿了整个城市,不堵车也要上百。但是左小右顾不上省钱,立刻跳上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之后就开始闭上眼睛祈祷。完全没有听到身后看门保安的喊声。

    夜睿居的大厅里,靳叔挂了电话。刚刚他让左小右在门口等一下,让夜睿居的司机送她过去。没想到她一刻都等不了,等他安排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跑远了,打电话给保安也已经来不及。

    这样跑掉的话被少爷知道,又该生气了。

    想到少爷暴躁的样子,靳叔默默地为左小右祈祷,千万要在少爷回家前赶回来啊。

    左小右一路祈祷,院长千万不能有事,院长千万不能有事。小右不敢想像,孤儿院如果没了院长会怎么,自己会怎么样。

    努力学习,有出息,长大了报答院长,给院长养老,这是左小右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变过的愿望,更是这一阵在夜睿的折磨下支撑下来的唯一的动力。

    她的脑海里有无数个自己和院长幸福生活的画面。可是现在如果院长有什么事,她要怎么办?左小右一面抹着眼泪,一面求着天上所有的神仙,“西天佛祖、观音菩萨、玉皇大帝,求求你们保佑院长,一定保佑他没事。院长做了那么多好事,你们一定要救救他。”

    司机从观后镜里看着她,见她哭得可怜,好声安慰,“小姑娘,这是遇到什么事了?想开点,人生在世哪里不遇到点挫折呢,想开点哈。”

    左小右呜咽着点点头,“我会坚强的,我一定会很坚强。院长一定会没事的,他人这么好,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呜呜……”

    话一打开,原本被压抑的担心害怕都漏了出来。

    有些事情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可是她却无法抑制悲伤。终归不过十九岁的女孩,明知道要坚强,明知道一切要往好的方面想。可是刚刚陈聪那番急切的话让她不得不多想。

    院长一直身体很硬朗,可是听说身体好的人一旦倒下反而比平时体弱的人更恐怖。

    左小右捂着嘴情不自禁的哭出声来,看得司机都不忍心了,下车的时候还少收了她二十块钱。

    车停在马路上,到孤儿院还要穿过小巷子,左小右一路奔跑,不敢有一刻停留。等她推开孤儿院的大门时,却看见神采奕奕的院长坐在院子里周围围着一群小朋友,谢秋月倚在他的肩上,温暖契合。而她砰然而入的推门声,打破了这一宁静和谐的画面。

    所有人都从欢聚的喜悦中抬起头来,小朋友们看见左小右叽叽喳喳地嚷嚷开了,“小右姐姐你回来啦,哥哥和嫂嫂给我们带了好多好吃的和玩具。”小西指着院子里一角,“看,这是嫂子给我们买的滑滑梯。”

    左小右没有去看滑滑梯,她睁着红肿的双眼,一步一步向院长走去,还怕自己看花了,用力揉了揉。当她确定眼前真的是健康的院长时,立刻扑了过去,伏在陈万青的膝盖上,又哭又笑,“院长你没事,院长你没事,你没事太好了,院长,太好了。呜呜……呵呵……”

    陈万青被左小右突如其来这一幕弄得有些懵圈,但是左小右哭得太伤心了。他轻轻地拍着左小右的后背,一下一下,就像安抚小时候受了委屈的小右一样,直到她平静下来,才把她扶起来,柔声问,“小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左小右慢慢平静下来,就着袖子擦干了眼泪,冲陈万青笑笑,“院长,我没事。刚刚聪哥给我打电话说你晕倒了,把我给吓到了。”

    说着话陈聪就走过来了,递了杯水给陈万青,“爸爸喝水。”看向左小右淡道,“你可来了。”

    虽然声线没有起伏,可是左小右却感受到了压制的怒意。

    陈万青喝了口水,陈聪就手接过去了。

    左小右看到这一刻院长脸上的满足。这种发自心底的幸福感,是她第一次在院长脸上看到。

    左小右心里闷闷的,沉重地有些喘不气。

    “左小右,你这是嫉妒。”左小右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不可以这么自私,要为院长高兴。”

    陈万青满意的目光从陈聪的脸上移开,看着左小右,满足中带着嗔怪,“之前有点中暑,没事,阿聪太大惊小怪了。”

    左小右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他对陈聪这种“大惊小怪”的满意。

    谢秋月在一旁不乐意了,嘟着小嘴抗议,“叔叔话可不能这么说,今天如果不是我跟阿聪给小朋友送玩具过来,您那会晕倒了,谁来照顾啊,多危险。”

    陈万青怕左小右担心,连忙摆摆手,“哪里有晕倒,就是有点发晕。”看着小右柔声道,“小右,你工作忙,不用记挂着院长,有空回来看看就成了。不用担心,院长身体好着呢。”

    陈聪绷着学,沉声道,“爸,虽然咱们开孤儿院是做好事。但是不管怎么说,孩子长大了也该知恩图报。从上次回来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我想让她回来看看您,打了一百多个电话她都不接。爸,如果再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您要再呆在孤儿院,我就要不干了。”

    陈聪的话小孩子们听不明白,左小右怎么会不明白。她看着陈万青万分愧疚,“院长,对不起。我前几天有些不舒服所以没有给您打电话,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像以前一样经常回来的。”

    陈万青嗔怪地瞪了一眼陈聪,“这孩子。”拍拍左小右的胳膊,慈爱地说,“没关系,院长都知道。小右一直很努力,很乖。阿聪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僵,陈万青缓和气氛,站了起来,“好了,马上就要晚饭了。小右,晚上你做饭吧?”

    “好。”左小右心里只有对陈万青的愧疚,早就把夜睿抛到九宵云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