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救活替身
    :

    左小右回孤儿院,做饭就是她的活。趁她在厨房忙活,陈万青对自己儿子语重心长地说,“阿聪,你最近能常回来,爸爸很高兴。但是你别这样说小右,她一直很乖,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看她都瘦成什么样了,肯定工作很忙很累。”

    谢秋月不以为然道,“她跟着大老板能做什么很忙很累的工作,还不是……”

    眼看着她要把不该说的话说出来,陈聪连忙捅了她一下。毕竟左小右伺候夜睿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他们,如果真要在陈万青面前把话扯开,恐怕左小右就会说出真相,得不偿失。

    谢秋月接到讯号,吐了吐舌头,对陈万青道,“叔叔,我去厨房给小右帮忙。”

    左小右想到刚刚院长说因为中置有点晕,盘算着怎么攒钱给孤儿院买台空调。但是水吧的工资要留着交学费,夜睿虽然说过给她一个月六千,可是她就上了一个星期的班,就算给了也没有多少钱,离买空调还有距离。

    夜睿……

    想到夜睿左小右立刻脸色一白,头皮发麻。

    今天下午她是跑出来的,如果夜睿发现自己偷跑出来一定会掐死自己的。

    完了!

    可是院长今天不舒服,她答应要给院长做饭的……

    怎么办,怎么办?

    想到夜睿变态的惩罚方式和每一次被掐住脖子的窒息感,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左小右。”谢秋月看着在厨房里一脸呆滞的左小右,立刻火冒三丈,这个小杂草,竟然连变态绑架团伙都弄不起她。还害得阿聪这么惨。

    看见谢秋月从门口走进来,左小右做了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冷静,现在回去路上就要两个多小时,夜睿也不是每天晚上都回家吃饭,他有各种各样的应酬。

    左小右“积极乐观”地想着今晚搞不好可以逃过一劫,果然很快放松下来。

    但是手下还是不敢有一点怠慢,还是要尽早赶回去,只要比夜睿早一点点就可以。

    谢秋月见她不理会自己,心里更是来气。刚要往前一步,左小右一盆洗米水就泼了过来,恶心地她立刻把脚往回缩,手指发抖地指着左小右,“你给我等着,聪哥会收拾你。”

    说着气急败坏地走了。

    左小右没有理会她。

    她不欠任何的人,她要报答的,只有院长一个人而已。不,还有夜睿。

    想到夜睿左小右沮丧地垂下了头。

    别院的地下室里,江浩东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左小右”和肩胛处那血淋淋的伤口,一脸震惊,“左小姐,怎么回事?她的伤不是好了吗?”

    夜睿远远地坐在椅子上,声音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你要做的就是告诉我能不能救活了。不能就滚。”

    江浩东虽然对夜睿的没礼貌很气恼,但本着救死扶伤的原则,还是耐性告诉他,“当然能救活,只不过伤口没有及时处理,可能会留很大的疤。”

    夜睿没再回答,倒是跟过来的辰亦梵凑了过去,看着床上跟“左小右”一模一样的莫茵贝“啧啧”两声,“那个女人还真是下血本,弄得这么逼真。”

    夜睿眸光一沉,鹰隼般的眸子迸出一股冷意,“不逼真怎么敢往我这里送。”

    辰亦梵点点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可是就凭你在这个女人身上扎一刀,送回去那个女人就会相信这一阵留在你身边的不是左小右而是她?”

    夜睿不屑道,“你的脑子也只能想到这一层。”

    辰亦梵也不在意,反正从小到大,在智商上被夜睿碾压的也不止他一个。他好奇的是,“你是怎么让那个女人相信,莫茵贝已经代替左小右,成功潜到你身边?”

    夜睿不屑跟他解释,森冷地目光盯着江浩东,“还不动手,要等人死吗?”

    江浩东撇撇嘴,听到这里他也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个女人叫莫茵贝,不是家里的左小右。

    他摇摇头开始救人。豪门大院里的事,他这辈子也不想明白的,还是安安份份地做他的小医生。

    辰亦梵也不打扰江浩东治伤,得得跑到夜睿身边舔着脸问,“睿,告诉我嘛,你怎么让那个女人相信人已经被他们换了?”

    夜睿双眸冷冷地盯着床上那个被打了麻药的女人,理都没有理他一下。

    一旁的西蒙好心开口解释,“少爷让你留下来照顾左小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辰少想想就明白了。”

    辰亦梵灵光一闪,一拍大腿,看好着夜睿两眼放光,“你的意思,就是医生进来带左小姐去检查的时候,那会其实他们就是要把莫茵贝送进来的?”想了想,“不对啊,当时莫茵贝就已经在你们手里了,你们又是怎么让她相信的?”

    西蒙补充道,“检查室里只有一个是她的人,其他全部是我们的人。”

    所以,现场那么多人只要迷惑住一个人,让他相信人已经换过来就好了。

    辰亦梵听完,看着夜睿连连惊叹,“睿,你越来越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了。”

    夜睿仍然没有理他,看着在床边忙活的江浩东,看了看手表,冷冷地开口,“给你最后五分钟。”

    还有五分钟五点,回到夜睿居六点,刚好可以吃饭。

    夜睿算着时间,一想到左小右乖乖地在家等自己回去罚她的样子,小腹立刻一紧,虽然有些懊恼自己对她没有抵抗力,可是一想到她在自己身上哭泣娇喘的样子,夜睿唇角还是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

    辰亦梵不可思议地捂着着,惊恐地指着夜睿唇角的微笑,求助般地看向西蒙,无声地问,“你家少爷笑了?我见鬼了吗?”

    西蒙跟夜睿一样,沉着脸没有再理他。

    江浩东缝着伤口的手飞快的穿梭着,剪断,收工。

    “好了。”江浩东习惯性地摘下口罩对一旁的“家属”道,“她伤口太深,而且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可能会持续低烧,昏迷都是正常……”

    说着说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夜睿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找人看着,别死了。”

    :做为一个扑街码字的动力来自编造故事的快感和评论区的留言。看到野野也关于内容的评论我很感动,因为我的文章被善待了;看到“他城”的催更也很高兴,因为喜欢才会想要继续看;看到“小诗里”弃文的留言虽然有点失落,但也很理解。同样也是读者明白不能一口气读完的那种“便秘感”。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还是很荣幸,因为你们看我的文。腊八,记得喝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