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左小右不在家
    :

    别死了?

    辰蛮梵好奇地看着夜睿,“为什么?一个替身而已,没了再找一个嘛。”贼兮兮地凑到夜睿面前,“不会是因为跟你女人长得像就不舍得了吧。”

    夜睿一巴掌按在辰亦梵可爱的娃娃脸上,往旁边一堆,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辰亦梵不死心,笑嘻嘻地追上去,一路问,“睿你真的爱上左小右啦?会不会跟她结婚?生孩子……”

    西蒙替夜睿打开车门,辰亦梵一脸懒皮地抓住车门,看着夜睿,“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

    夜睿冷哼一声,卡,门关上了。

    同时,辰亦梵捂着手在车外直跳脚,“好痛,好痛,睿,你可真无情。”

    西蒙见他那样,好心提醒,“尽量不要在少爷面前提左小姐。”

    原因,当然是少爷会吃醋。

    西蒙打开车门,坐到夜睿旁边。从包里拿出一瓶药,递给夜睿,“少爷,根据您的吩咐,药已经研制好了。这种避孕药对身体没有任何危害,还具备调节内分泌的作用。”

    夜睿将那只粉色小瓶握在掌中,漆黑的墨瞳微闪,对西蒙道,“告诉靳叔以后汤里的那味药可以去了。”

    西蒙恭敬的点点头。

    夜睿看着掌中的小瓶子,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结婚?生孩子?他?

    哼?!托那个女人的福,他恐怕这一生都无法去生一个孩子。

    至于左小右,如果她任务完成的好,他倒不介意给她一个名份,毕竟她是这几年用过最好用的女人。

    夜睿回到夜睿居时,靳叔正站在夜睿居的门口时不时地抬头看着入口处,看见夜睿回来立刻将手交叠端放在身前,恭敬地低下头,“少爷,您回来了。”

    夜睿哼了一声,修长的双腿往房间方向迈动,“左小右今天练的怎么样?”

    “小右非常勤奋,中午吃饭的时候手都会抖还在坚持练习。”靳叔跟在夜睿身后接过夜睿递过来的外衣,恭恭敬敬地回答,。

    “嗯。”夜睿满意地点点头。依左小右的性子,恐怕手断了也会坚持练下去的。

    “告诉她可以休息了,洗干净就去餐厅。”想到左小右穿着舞蹈服的样子,夜睿改口道,“我过去看看,说不定她在偷懒。”

    没理由别人见过左小右穿舞蹈服的样子,而他没见过。

    舞蹈房不在主别墅里,在后院。

    夜睿立刻转身往门口走。

    靳叔唇角一抽,什么说不定人家在偷懒,明明就是自己想偷看。

    虽然少爷喜欢小右是好事,可是现在……

    靳叔连忙道,“少爷,小右下午出去了。”

    夜睿脚步昼停,靳叔在瞬间感受到周围的冷气最少降了十度。

    夜睿回过头,周身迸出凛冽的杀气,俊逸的脸庞仿佛冰刻,性感的嘴唇微动,“所以,现在左小右没在家?!”

    他每说一个字就仿佛唇齿间迸出一道碎冰,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颤抖。

    靳叔低下头,“是。”他连忙飞快的解释,“孤儿院的院长出事了,她才回去,走的时候哭得很伤心。”

    很好,左小右,这就是她乖乖在家等着受罚。

    从大厅回到夜睿居,夜睿都散发着“近我者死”的气息。吃饭的时候站在一旁伺候的佣人们都以不可见的姿势发着抖。

    夜睿吃着碗里的菜简直难以下咽。

    以往他看左小右吃东西,每一样食物都好像是人间美味。她对食物怀着某种敬畏之情,每一样食物,每一粒米饭,只要在她的碗里,她都会认真的吃完。

    每次吃完饭,左小右的碗总是干干净净。

    这让夜睿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些东西真的很好吃。

    可是现在呢?

    夜睿冷冷地扫过站在一旁的女佣们,一个个扯着嘴笑比哭还难看,一脸见鬼的表情,就算是满桌的山珍海味他也咽不下去。

    晦气!

    “啪。”夜睿把筷子一扔,站起来,看向靳叔,“让左小右回来,立刻,马上。”

    靳叔顶着职业管家的笑容,抱歉道,“少爷,整个夜睿居就您有小右的电话。”

    夜睿冷哼一声,心里稍微有些平衡。

    “西蒙,备车,去友爱孤儿院。”夜睿打了个响指,西蒙立刻上前一步。

    “少爷,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不如用完晚餐再去。您今天中饭也没有用。”堵在路上,不如在家吃饭。

    西蒙有些担心。虽然原来少爷的食量也不大,但是起码三餐都有摄入。自从左小姐来了夜睿居后,少爷跟左小姐一起时就吃很多,而在公司就索性不吃饭了。三餐不定,饮食不均,对身体很不好。

    夜睿幽默冷的眸子从西蒙脸上扫过,“家里的直升机是摆着看的?!”

    “是。”西蒙不敢再有异议,立刻去准备。

    左小右匆匆忙忙完吃饭,就要回夜睿居,临走的时候塞了几百块钱给院长,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撒丫子就跑了。

    陈万青看着手里的五百块钱看着左小右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笑着摇摇头,对一旁的陈聪说,“你看,小右不是那种忘恩负意的孩子。”

    谢秋月连忙扯了扯陈聪的衣角。

    陈聪会意,立刻道,“爸爸,那我,我和秋月去送送小右。”

    陈万青看着孩子能立刻明白过来的儿子,微笑着点点头,“去吧,你们也就回去吧。”

    陈聪立刻拉着谢秋月的手去追左小右。

    和左小右单独见面,逼她跟夜睿求情,这才是他们今天把她叫过来的目的。

    左小右刚走到大路上,谢秋月和陈聪就追上来了。

    “小右。”陈聪和谢秋月跑到她面前已经气喘吁吁了。

    “有事吗?”不再是朋友,但是她也做不出当他们是敌人。毕竟,陈聪是跟她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的哥哥。

    “小右,我问你,我公司的事是不是你让夜睿做的?”陈聪没有一点弯弯绕,直奔主题。

    最近公司频频出事,他已经完全没有耐性了。

    “不知道你说什么。”面对陈聪毫无理由的质问,左小右有些生气。

    明明是他们把她推向了夜睿,可是却一次又一次地认为她让夜睿去害他们。就算她真的那么阴险,那么想害他们为自己报仇,可是夜睿是自己能唆使得动的人吗?!

    :妖怪占领了帝都,伸手不见五指……可怕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