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夜睿的女人
    :

    西蒙从怀里掏出笔和一本精致的黑色手掌笔记本,写好,递给她,“左小姐,今晚开始就要给那边发短信,每天晚上十点。这是内容,您现在看一遍,背下来。”

    左小右点点头,集中精神默念几遍。确定自己会背了,问西蒙要过纸笔,又重新写了一遍,递给西蒙,“确认一下,是不是一字不差?”

    西蒙看了一遍,确系准确无误,才用打火机将纸条烧为灰烬,递给左小右一个手机,“这只手机要保管好,有些地方能带着,有些地方不能带着。如果您要出去,最好跟少爷请示。”

    左小右点点头,“我明白,在完成任务之前我会照做的。”

    明白归明白,心里依旧酸涩。夜睿彻底拿她当下属,除了“解毒”之处,任何多余的话都不再对她说,明明在一个房间却要西蒙来传话。

    “左小姐明白最好,早点休息。”西蒙礼貌的退出。

    左小右回到房间的时候夜睿不在,她看着空荡荡的床心里也跟着空荡了。

    温泉池里一幕恐怕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可是人就是这么贪婪,因为有过了,知道了滋味的美好就更加不舍得。

    左小右捂着心口,长长叹息,原来被温柔对待的感觉是这样的,软得仿佛置身云堆里,眩晕的不像话。原来被珍视的感觉是那样的,好像自己很重要,好像自己很珍贵,心里满得能溢出来。

    左小右,你有过了。幸福的感觉你知道了。接下来,就为自由而战吧。

    左小右小拳头在半空中挥,忘记了手里还提着小袋子。她手一挥,小袋子里的东西飞了出来,落在长长的毛绒地毯里,粉红的刺眼。

    左小右缓缓蹲下身去将那只小瓶子捡在手里,避孕药,用她最喜欢的粉色瓶子装着。

    现在不是为这种事情多愁善感的时候。

    左小右咬了咬唇,站起身,打开瓶子,倒了一颗小药丸在手里,赌气似的咽了下去,但是干咽没有水,药虽然吞了却也卡在了嗓子里。

    哼,现在才给避孕药,会不会有点迟了。之前这么多次都没有。

    左小右闷闷吞了吞口水,药还是卡在嗓子里。夜睿的房间没有她的水杯,左小右叹了口气,去厨房找水喝。

    刚走到厨房门口就听得厨房里有女佣的声音在相互传递,“明天开始所有补血汤里的藏红花都去了。”

    一个一个传过去,声音不大,但是一轮传下来,整厨房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只有她不知道。

    左小右呆在原地,补血汤吗?

    怪不得夜睿每天让人给她喝那么多补血汤,原来……放了藏红花。

    藏红花,避孕堕胎良药。

    左小右捂着心口跌跌撞撞地往回走,可是要走去哪里?

    左小右茫然地看着四周,到处都是精致的门把,白皙透亮镶金门板,可是没有一扇门属于她,没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归宿,没有一个是她的家。

    现在情绪不对,太不应该了,她要躲起来,调整情绪,调整状态。她是要为他执行任务的“解药”,没有理由为这种事情哭,没有资格。

    如果不是今晚西蒙给她避孕药,她从来没有想过她可能可能会怀孕,会有夜睿的孩子。

    两个人在一起会怀孕,她竟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左小右觉得自己可笑极了,偏偏夜睿想得这么周全,藏红花避孕堕胎的良药。每天七八碗汤。

    就那么厌恶她怀他的孩子?她就那样不配吗?

    左小右捂着胸口拼命地往外跑,往门禁的方向跑,这里不好,太难受了,在这里会生病的,她要离开这里。

    书房里夜睿暴躁的将办公桌上的一个古董青瓷扫落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响起,碎瓷像小水花一样在地面上溅起又落下。而地板上已经铺满了这种昂贵的碎片。

    该死的,刚刚他都做了什么。竟然会对左小右说那样的话,为什么他要为一个女人忍耐自己。为什么他会把左小右这种看成跟那个人一样的女人。

    该死的。夜睿一甩手,又一件古董腾空而起。

    辰亦梵一开门就看见一件暗器当头过来,手一伸,敏捷的将那只北宋的官窑捞在了手里。露出如获至宝的微笑,“睿,你好大方呼哦……”

    还没来得及说谢,手里的古董就被跟着进来的西蒙抽了回去,端端正正地摆回原来的位置。

    “啧,小气。”辰亦梵嘟囔了一句,一脚踩下去卡卡做响,低头一看,立刻嗷嗷大叫起来,“睿,你太过分了吧。摔了这么多,这都是钱啊,钱啊,你不知道钱啊。”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手撑在桌子上,声音冷到冰点,“滚!”

    辰亦梵立刻安静了,一本正经地说,“我不能滚。因为我滚了,我英俊的脸就会被划伤,优美的身体……”唰,半空中掠过一道金光闪闪的金属光线,辰亦梵敏捷地往旁边一跳,那金属光蹭地插入他身后的门板上,却是一只开盖的钢笔。

    辰亦梵夸张的拍了拍胸脯,拍了一阵马屁,“哇,睿你的功夫又长进了”之类的废话,才进入主量,“我被那边的人盯上了。”他腆着脸看向夜睿,笑得一脸讨好,“我能不能也像西蒙一样住在夜睿居?”

    夜睿薄唇微动,凉薄地吐出两个字,“不能。”

    “可是,如果我暴露的话你也会暴露的。”辰亦梵谄媚地看着他,“而且主要还是因为上次你要找女人那么着急害我用了不少人,动静大了点,这才被他们盯上的。”

    “无能还懒别人?”夜睿冷淡地看着他,正要拒绝。

    辰亦梵连忙制止他,“等等,我有重要情报交换。”

    夜睿坐在椅子,幽瞳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最好有用。”

    辰亦梵觉得膝盖有点软,但是考虑到接下来的安稳还是稳住身形告诉他,“我知道你的女人在哪里?”

    夜睿冷笑,“我的女人当然在我夜睿居。”看向西蒙,“扔出去。”

    这个世上能被称为“他的女人”的,只有左小右一个。虽然是未来会许她一个名份,但也不防提前用。

    而她,现在一定在他的房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