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左小右的心
    :

    “啊!”

    左小右尖叫着,小手在半空中胡乱地挥舞着,想要抓点什么东西去支撑着自己。

    然而,除了拍打起无数的海水溅在脸上之外,她什么都没有抓住。

    眼看着就要被海水冲倒,突然身体一轻,人已经落到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夜睿抱着左小右几个大步就走到岸上,抱她往岸上一扔,什么都没有说,头也不往地往夜睿居走。

    左小右呐呐地愣在原地,光是看夜睿行走在黑暗中的背影都能感受到他非常生气。她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被海水浸湿的裤子嗒嗒地滴着水。

    她迈着小步,走在他的脚印上,心里温暖得能开出花。这样就很好,能喜欢一个会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出现的人,这样也很幸福。在离开之前,守着他,看着他,记住他。

    夜睿走得很快,一路带着凛冽的杀气,紧跟上来的保镖们自动在他身后散开,大气不敢喘一下。

    黑暗海滩,海浪翻涌,夜睿一身肃杀行走地海滩上,身后八名保镖分立两侧紧紧跟随,簇拥着他似夜行的冥王。中间夹着一个亦步亦趋的小小人儿,看起来倒是被冥王羁押的可怜小囚,

    夜睿走着走着突然脚步急煞,转身疾步向左小右走过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双眸腥红,“那么想死,我成全你。”

    左小右瞬间窒息,眼睛因为缺氧而冲血涨红,因为疼痛,眼里不自觉溢出一抹水气。

    “我,我……”想要解释,可是声带被紧紧挤压住粘在一起,她根本说不出一句整话。

    夜睿看着她皱成一团的小脸,心一软,手就松了。

    左小右捂着脖子没命的喘气,还没等她恢复过来,夜睿就狠狠地吻了过去。

    夜睿的吻原始而狂野,不同在温泉时舌尖的温柔。他几乎全程都在用牙齿在啃咬着她的所有柔软,红唇、舌尖。他唇齿处到一处就会渗出浅浅的血腥味,左小右痛得要命却完全没有呼喊的机会,她要想去承受,想要去感应,可是夜睿根本不给她机会。

    疼痛的时间总是在挨,过得很慢。

    夜睿狠狠地咬住了她的舌头,用力的撕扯着,直到舌尖感受一股浅浅的血腥味才退出,以相同的方式撕咬着她有些苍白的红唇,直到那唇瓣泛起失常的血色,才沉沉地吸允着,沉重地气息霸道地扑在她的脸上,让她不由自主为之颤抖。

    夜睿终于松开她,一双冰冷的墨瞳盯着她,“左小右,你好样的。”

    左小右摇摇头,“我只是去捡鞋子。”

    夜睿嗤地一声笑了,残酷冰冷,“夜睿居缺你一双鞋子吗?”

    左小右垂下头,低声解释,“那是我自己的鞋子。”

    “你的鞋子就比我的女人矜贵是吗?”夜睿冷冷地盯着她,残忍地提醒,“记住自己的身份,我的解药,我的人,想死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你的女人……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他,刚刚平复下来的心一阵狂跳。她摇了摇头,不要这样说话夜睿,这样我会误会。真的会误会。

    夜睿一把拽住左小右的手,把她扔上一旁的旁观者,自己也跳了上去。

    一路上夜睿紧绷着脸,双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左小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在夜睿面前她总会不自觉把自己放低,因为欠了他太多,她永远没有办法让自己与他平视。

    夜睿开车的速度很快,观光车都能开出赛车的速度,左小右几次差点被摔出去。

    一回到夜睿居,夜睿就把她从车下拽了下来,一路拖曳着往房间里走,一路上佣人保镖纷纷退到隐藏的位置,低头迎送。

    夜睿一路都在生气,回到卧室,门都是用脚踹开的。直接拉着左小右进了浴室,把她扔进浴缸里,自己也钻了进去。

    幽幽的瞳也里红线飞窜,看着她,声音似利刃穿心,“这么想死,作死算了。”

    话落,一把把左小右按在浴缸的边缘,没有任何犹豫就冲进了她体内。

    左小右痛得小脸皱成一团,一双小手胡乱的推着,小声地抽泣,“好痛,好痛,不要这样,嗯……”

    夜睿欺在她身上,坚实修长的双腿与她白皙的双腿交叠着,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怕痛?”

    左小右贝齿半咬红唇,可怜地点点头,“嗯。”

    “死都不怕还怕死?”夜睿冷冷地看着她,眼眸中的不屑深深地刺伤了她。

    以前不在意,有些委屈不过因为自尊受到伤害,现在觉得心痛,因为他已经驻在了她的心里。

    “我去捡鞋子,没想到海水那么深。”左小右因为他的静止而渐渐适应彼此的交融,被咬住的唇瓣内说话间不自觉溢出一声嘤咛。

    夜睿眼中的红光更甚,因为吞咽,喉结在修长的脖颈间滑动出性感的弧线。左小右低不可闻的再次轻吟出声,她连忙捂住嘴。这种时候,她竟然还会有反正。

    真的,越来越羞耻了。

    夜睿的唇角微微一扬,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左小右,记住你的身份。”夜睿倾身在她耳畔霸道地宣布,“你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你的命。”

    “嗯。”左小右意识渐渐涣散,在那宽厚的胸膛下随波逐流,浮浮沉沉。

    这一夜左小右睡得格外沉,醒来的时候夜睿已经中午。

    吃饭的时候果然那些汤撤走了,剩下三菜一汤的标配。

    到舞蹈房看到正在拉筋的陈小姐,连忙鞠躬道谢,“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西蒙说过陈小姐住在市里,因为她晚起,结果害人家等一上午,真的过意不去。

    陈小姐转过身,温柔地笑笑,“我也是刚到。”

    看左小右有些纳闷的样子,陈小姐温和的笑笑,“我收到西蒙先生发的信息,让我今天中午过来就可以。”冲她眨眨眼睛,“信息是凌晨两点发的哦。”

    左小右脸一红,是,夜睿吩咐的吗?

    左小右觉得自己昨晚跑海边那一趟全白跑了。她的心又开始狂乱的跳起来。

    :手包得跟棕子一样速度更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