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关到暗室
    :

    左小右很认学,而且她心思很单纯,注意力很集中,又肯练,很快就掌握了基本要领。

    下午陈小姐教了她一个简单的上杆动作后就走了,她还在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觉得很新鲜,也很高兴。

    虽然不是小时候梦想的白天鹅,但是舞蹈裙的美好都是一样的。

    夜睿站在窗外,看着左小右一次次从杆上跌落,爬起,再跌落再爬起。每一次摔倒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甚至为每一次能在杆上坚持的时间多一点点而高兴。

    她的快乐,竟然可以那样简单。

    十五秒!

    左小右默数着,比上一次又多了五秒。

    她渐渐发现了诀窍,虽然臂力很重要,但是现在她臂力不够的时候可以先通过身体其他部分的力量来支撑着。

    左小右为自己的发现而欣喜不已,正准备滑下杆休息,甩了甩落在眼前的头发,刚刚一侧,就看见窗外似乎站着一个人。

    夜睿?!

    左小右心中一动,注意力一分散人就叭地从杆上摔了下来。

    这次比以往每次都重。因为之前每次她都知道自己要掉下去了,身体还有部分力气去支撑着,这次却一点准备都没有。

    左小右痛得嘶了一声,摸着先着地的侧胯,眼睛却直直地看着窗外。

    没有人?刚刚明明看到夜睿在外面。

    难道,思春的都眼花了。

    完了,你完了。左小右用力狠拍自己两侧脸颊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集中精神,不能去想。

    夜睿刚从窗前绕到门口就见左小右正在虐自己的那张本来就小得可怜的脸,神色一冷。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拽住那准备继续虐脸的那只手,冷傲地说,“左小右,你是猪吗?”

    “咧?”夜睿?!左小右觉得自己要疯了,窗口那个,眼前这个,夜睿……为什么到处都是夜睿。

    左小右觉得自己可能病了……相思病。

    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夜睿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左小右,在想别的男人?”夜睿的声音发冷,恨不得下一秒就将眼前的女人捏碎。

    夜睿觉得自己疯魔了,太不正常了。明明厌恶女人的,可是刚回到夜睿居听靳叔说左小右还在舞蹈房他衣服都没换就过来了,听得她摔下来那重重的一声,他的心竟然倏地揪了起来。

    他疯魔了,而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在这种时候给他分神?

    左小右回过神来,连忙辩解,“没有,没有。”

    夜睿看着她目光躲躲闪闪,哪里肯信,握住她手腕的手一用力,狠狠地问,“不说实话,拔下你的舌头。说,是不是在想哪个奸夫。”

    没有,才没有奸夫。

    左小右咽了咽口水,把心一横,实话实说,“在想你。”

    夜睿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一下。

    左小右怕他不信,连忙补充,“真的,我刚刚好像看到你在窗外,可是一转眼你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我……”

    “什么?”夜睿冷声道,心里却有些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见鬼了。”左小右小小声地回答。

    “很好。显然你已经忘记惩罚的感觉。”夜睿蹭地站起身,“不许吃饭,关到暗室。”

    夜睿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傲慢地走出舞蹈室。竟然敢说他是鬼,不知死活。根本不配他特意过来看她。

    西蒙从门口转了出来,“左小姐,请跟我来。”

    左小右警惕地看向西蒙,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呆呆木木的实际上跟夜睿一样冷酷无情。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慎重一点,“暗室有没有狗?”

    西蒙顿了顿,“少爷说暗室就是暗室,鹰犬不在。”

    没有狗就不怕。

    左小右做了个深呼吸,跟着西蒙往后院后。

    夜睿居是一个巨大的庄园别墅,前面是一片空旷的沙滩,夜睿居主别墅临岸而建,后面有一栋六层楼房和几栋独立的平房。

    六层楼提供给佣人和工人住宿,平房却有各种各样的用处,舞蹈房和温泉池都在其中。

    后院的建筑虽然不如主别墅奢华每条路上都栽种着各种各样植物,那些平房外墙都被油上各种不同的颜色,仿佛沉浸在童话世界里的矮房,看起来美好而梦幻。

    这里的一切……对她就是一个梦,原来她以为只是个噩梦,现在,她却感受了一次从来不曾有过的温暖。

    西蒙将左小右关进了最后一排的一个房间里,还没有等左小右观察里面环境,西蒙就把门给关上了。

    所谓暗室,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左小右就着刚刚进门的位置,手摸在墙上,小心的嗅了嗅,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这让她放心了不少。

    左小右沿着墙缓缓坐下,竖着耳朵倾听着四周的动静。除非了她自己的喘息,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伸手摸了摸地面,很光滑,甚至没有感受到灰尘的存在。

    这又让她安心不少。

    这里虽然很黑,但是很干净,没有别的东西存在,很安全。

    左小右重重呼了一口气,只是一个黑乎乎的房间而已。暗室对于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左小右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还好夜睿没有变态到她把关到有蛇虫鼠蚁的地方。

    左小右放松下来,开始给自己按摩刚刚摔痛的胯部……

    夜睿坐在书房里批阅文件,一个个文件被甩到西蒙脚下,“意大利分部的负责人脑子有洞了吗?预算做成这样,退回重做。”

    “上季度不达标的全都去西疆。”

    “少爷,已经去了。”西蒙在一旁提醒。

    “全部延长支援时间。”夜睿冷冷地看向西蒙,“这种事还要我教吗?”

    西蒙立刻点头,“是,少爷。”

    夜睿烦躁地把笔一扔,“看看左小右在干什么。”

    西蒙立刻调出监控画面,黑漆漆的画面,什么都没有。夜睿却兴致勃勃地指着那个画面,“放大看看左小右死了没有。”

    西蒙刚把视频放大,那黑漆漆的画面里就传出左小右清亮的声音。

    “maybuddhaletusmeetinmymostbeautifulhours,ihaveprayedforitforfivehundredyears.buddhamademeatree……”

    “少爷,左小姐的生命力非常旺盛。”西蒙神情木然,眼里却闪着无法抑制的欢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