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把左小右忘了
    :

    左小右使劲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可笑地想要让自己变小,只有那样才能逃开被群蛇围攻的命运。

    然而,那些蛇并没有放过她。

    终于,穿着薄薄舞蹈鞋子的脚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寒凉的触感。

    “啊!”左小右立刻弹跳起来把那脚背上的踢开。可是没用,很快她的脚上,身上渐渐都被那滑腻而冰冷的小蛇缠上。

    左小右头皮一阵阵发麻,心跳猛烈加剧,上下牙齿不由自主地打架。她使劲的跳,使劲的甩,然而有甩落的同时也有新的沿着脚面缓缓向游。突然左小右觉得手背一麻,好像有什么尖尖的东西扎进了了皮肤。

    蛇,在,咬她……

    “啊!”左小右尖叫一声,整个人吓得晕死过去。再也感受不到来那些冰冷而滑腻的触感,感受不到那尖尖细细的啃噬。

    别院的地下实验室里,夜睿坐在双面玻璃隔着的房间里,看着里面江浩东在实验台上忙碌。

    被一堆器械包围的实验台上,躺着跟左小右一模一样的莫茵贝。已经整整四个小时了,江浩东测出来的血样一次次告诉夜睿莫茵贝的血清并没有对粟基毒液的免疫力。

    夜睿的脸色越来越冷,实验台上的江浩东的额头也不断渗出汗水。

    怎么可能?他的推断不可能会失误,莫茵贝的身体肯定有问题,否则以粟基毒液的厉害,不说像夜睿从小被毒液伴着长大的发作频繁外,成年人后中毒也是不能缺少床地之欢的。

    莫茵贝已经这么久没有,就算她意识还在沉睡,可是身体本身该因粟基毒液的作用而有所自然反应。她却没有……

    江浩东额头的汗越来越大颗,一旁充当助手的保镖不得不加快了擦汗的频率。

    血液没有问题,那到底是什么阻止了粟基毒液的药效产生?

    江浩东突然一拍脑门,从自己随身带的药箱里箱里取出一个小仪器,看向夜睿的方向,“少爷,我需要一个报警器。”

    夜睿冲西蒙点了下头,西蒙立刻走出去,对门外的保镖吩咐一声,很快一个微型报警器送了过来。

    江浩东将自己带的微型核磁检测器连接到报警器上,在莫茵贝身上一寸寸扫过,扫到她小腹的时候报警器发出一尖锐的嘶鸣声。

    夜睿眉头一皱,江浩东双眸一亮,从一旁取过手术刀,照着警报响起的地方切了下去。

    他现在是明白了,只要这个莫茵贝不死,他怎么折腾都行。

    果然……

    不一会,江浩东就从莫茵贝身上取出一粒小如米粒的浅紫色的小东西,扔在托盘里,低低的声音却无法抑制着兴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给莫茵贝止好血,端着小盘子走进玻璃房,看着夜睿一脸兴奋,“少爷,就是这个东西阻隔了莫茵贝体内的粟基毒液在体内扩散的。”

    夜睿挑了挑眉,西蒙立刻问,“江医生,你还是直接说这个东西叫什么,怎么能用他控制粟基毒液。”

    这才是他们这一行人大半夜跑到别院的原因。

    江浩东立刻滔滔不绝起来,“这东西叫紫栓,是用上百用名贵药材练成的一种药丸。所谓栓顾名思义,就像长在静脉血管里的血栓的作用是一样的。只不过血栓会阻碍血液流通,而这种紫栓不会阻碍血液循环,只会过渡体内不清洁毒素将所的毒素集中在这颗紫栓里。”

    他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那粒紫栓,放到灯光下,啧啧赞叹道,“看,里面已经装满很多液体,只要毒液让这个紫栓达到饱合就会“砰”破裂,所有的毒药药力就会一瞬间流入体内……”

    江浩东说得眉飞色舞,夜睿冷冷地打断他,“说重点。”

    江浩东一脸茫然地看着夜睿,“这些都是重点。”

    西蒙无语道,“少爷的情况,适不适合用紫栓抗毒?”

    江浩东听罢,立刻垂下头,“不能。紫栓只适合刚刚中毒者。毒素已经融入少爷体内,已经开始循环,无法阻止。”

    夜睿脸色一沉,“没用的东西,扔到暗室……不,扔到狗房,喂狗。”

    陪着看了一晚上江浩东的戏,就告诉他这样的结果。该死!

    江浩东吓得脸都白了,他可见过之前那个女护士从狗房出来的惨烈模样。连忙求饶道,“不要,不要。虽然没有找到解决方案,但是我们可以用紫栓里毒液,查到粟基毒液的成分。”怕夜睿不信,他连忙说,“之前师傅从少爷体内取出的血样没有办法查到粟基毒液的全部成分和比例。但是我们紫栓里有,只要查清有哪些成分配对比例,相信对师傅研制解药更有帮助。”

    夜睿冷哼一声,站起身,“命只有一条,可要好好保管。”

    “是,是是。”江浩东冲着夜睿的背影连连鞠躬。直到夜睿的身影消失不见,才直起身子抹抹额头上的汗,长长呼了一口气。

    真是个可怕的恶魔。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就那么喜欢他。还把自己这个唯一的徒弟送过来受虐。

    回到夜睿居已经凌晨,夜睿直接换了衣服就去了公司。

    开会、批阅公文、商务战备部署……然后为什么他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傍晚回到夜睿居用餐的时候,夜睿冷冷盯着一旁空着的位置,看向靳叔,冷声问,“左小右呢?”

    西蒙脸色一变,从昨晚忙到现在,他们都把左小右给忘记了。

    靳叔一脸茫然,“少爷今天没带小右出去吗?早上她就没过来用餐。”

    西蒙轻咳一声,有些不安,“左小姐,还在暗室关着呢。”

    夜睿瞬间脸色一变,蹭地踢开椅子快步向后院走去。

    该死的,他把左小右忘了。这一整天他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情没做。他没把左小右从暗室里放出来。

    暗室的钥匙在西蒙身上,夜睿站在门口看着身后比自己慢了两步的西蒙,脸色铁青,“路走不会走了?腿断了吗?”

    西蒙连忙快跑着抢上前去,推开了暗室的门。

    可是,没有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