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左小右惊吓后遗症
    :

    西蒙看向夜睿,“少爷,左小姐挡在门口了。”

    夜睿一把推开他,自己扶住了门框,控制着力道,轻而缓慢地将门往里推,等撑开一条可融入一人进入的缝隙,夜睿闪身钻了进去。

    借着那缝隙的微光他看到了躺在地上被一堆小蛇包围的左小右。

    夜睿脸色一白,心脏惶惶不安地跳动着。

    左小右,千万不要有事。

    夜睿一把将左小右抱起,西蒙连忙把门推开,空旷的房间里趴里一堆软软细细的仿真小蛇。因为电池用尽此时都已经变成一条条细细软软的塑料。

    “把江浩东叫过来。”夜睿抱着左小右快步向夜睿居走去。

    把左小右抱回房间,放到那张干净无比空旷无比的双人床上。他再也没时间去在意左小右的衣服是不是会弄脏他的床。

    江浩东过来,一看左小右白的像鬼一样的脸,立刻啧了一声,“怎么就没有一天是好的。”

    这个左小右也太悲剧了,被插了那么深一刀刚好点,又被人打肿脸,现在又弄成这样一副被鬼吓死的样子。

    夜睿一个冷眼刀子射了过去,“看来你很想回幽魂谷。”

    江浩东连忙摇摇头,“不,不要。”

    被夜睿遣送回幽魂谷意味着背叛师门,他不要被师傅逐出师门。

    夜睿这个魔鬼,总喜欢拿别人的弱点威胁别人。

    江浩东一面腹诽,一面替左小右做基本检查。以医生常见的不以为然口吻道,“晕过去了,有点脱水,情况不是很严重。”听了听她的心跳,眉毛拧成了一坨,“心跳怎么这么快?做噩梦吗?受到了惊吓?”

    “有没有生命危险?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夜睿立刻打断他那些不必要的猜测,他要的是结果,不受点惊吓关她到暗室干什么。

    有了在别院的经验,江浩东立刻切着主题回答,“没有生命危险,醒的话,睡醒可能就醒来了。如果少爷愿意,现在就可以叫醒她。”想了想,“或者摇醒她,方法可以是各种各样的。”

    “滚!”

    江浩东麻溜的滚了,他才不要跟大魔王呆在一起呢。

    夜睿手插着口袋,站在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左小右,心里一阵阵发闷,仿佛胸口压了块千金巨石,重得他喘不过气。

    夜睿摸着自己的心口,看着左小右。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左小右还睡着吗?

    立刻把左小右弄醒。

    夜睿坐在床边,拍了拍左小右的脸,“左小右,醒醒。”

    左小右不但没醒,反而眉头皱得更紧,双手在半空中胡乱的挥舞着,嘴里喃喃低喊,“走开,走开,不要过来,不过过来……求你,开门,求你……”

    左小右瑟瑟地抱住自己的胳膊,紧闭的眼角滑出成串成串透明的液体,落在白雪的枕头,漾出圈圈水晕。

    夜睿觉得自己的心沉闷的更厉害了,看着左小右滑出来的泪赌气般的替她抹了,继续拍她的脸,“左小右,你是猪吗?睡了一天一夜了。”

    纵然沉浸在睡梦中,左小右仍然下意识的往后缩着自己的身子,胳膊抱着肩膀身子紧紧地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不醒就别醒了。

    夜睿倏地站了起来,直接摔门走了出去,可是心里的压抑感并没有因为离开房间而消失,反而更加沉重了。

    不行,左小右必须醒。

    夜睿又折了回来,一把把左小右抱了起来,推开浴室的门毫不犹豫地把人扔进了浴缸,打开花洒,四溅的水柱对着迷迷糊糊的左小右射了过去。

    “啊!啊啊啊!走开,走开!”左小右瞬间惊醒过来,尖叫着挥舞着双手,惊惧无比地别过头不敢看前方。

    “左小右,看清楚,是我。”夜睿的声音依然冰冷,却不由自主地软了几分。

    熟悉的声音,冰冷的声线,还有余光撇见的那抹熟悉的尊贵的身影。

    左小右缓缓地回过冰,抬眸看他,眼里还蓄着没有来得及抹去的水气,“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她关到暗室?为什么要把她丢进蛇窟?不是说是家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为什么一次次救了她却又一次次把她推入令人绝望的深渊?

    为什么在上一刻的温暖还没有退却就给予那样冷漠的残忍?

    为什么?让她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温暖的人会是他,恶魔一样的变态?

    左小右绝望地看着他,可是,一句质问的话都说不出来。

    纵然绝望,纵然害怕到这种程度,她依然清醒的知道自己不具备一丝质问他的权利。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的交集,从一开始,她就失去了与他平视的资格。

    左小右捂着脸唔唔痛哭起来。

    夜睿拿着花洒愣在原地,看着她窄小的双肩膀夹小小的脑袋伏地膝盖上不停的耸动着,消瘦的样子好像能让人一巴掌就能握在手里。

    花洒的水花冲散了她已经有些松垮的长发,长长的飘在浴缸的水面上,蜿蜿蜒蜒像古时浣纱的女子,美好的不像话。

    夜睿摸摸自己的心口,果然不那么压抑了。

    果然左小右醒来他就什么事都没有。

    夜睿回过神来,心情好了很多,关掉花洒,欺身过去笨拙地摸了摸她的手发,声音仍然冷冰冰的没有温度,“不要哭了。”

    左小右没有理他,心里难受,她一定要哭个痛快,刚刚被蛇咬……

    被蛇咬……

    左小右突然想到这一点,抬起头把手到面前仔细地辨认,白皙的手掌,手臂,没有一点被蛇咬的痕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左小右呆呆地看着自己光滑的没有一点疤痕的手,“刚刚明明被咬到了啊。”

    她下意识地站起身,在自己身上上下下地摸索。

    不痛,为什么不痛?

    那多蛇?!

    左小右突然意识到一点,更加惊恐不已,一把捧住自己的脸,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低喃,“我死了?我竟然死了吗?”

    因为被蛇咬死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个魂魄,所以一点都不痛,手上一点伤疤都没有?!

    一想到这一点左小右简直要崩溃了,难怪夜睿看起来有点不一样好像很担心自己的样子,原来,自己已经死了。

    :二十号交稿,每天睡四五个小时。没有时间一一回评论区的留言了。等交完稿再给大家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