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少爷的英姿雄风
    :

    左小右有些不自然,毕竟缺钱也是一件不怎么光荣的事情,“我需要赚钱。”说完又怕靳叔误会连忙解释,“我只是学费还差一点点。我可以不用做长期的,兼职也行的。”

    靳叔惊讶地看着左小右,她竟然……还能筹学费的钱?知不知道她的男人是全球最有钱的黄金贵族?

    靳叔觉得嗓子有些干,“学费差多少?”

    “九百。”其实如果不给院长五百块,她只差四百。但是当时知道院长中暑了,买不起空调的她真的很想为院长做点什么。

    靳叔惊讶地问,“少爷知道吗?”

    左小右连忙摆手,“不要告诉少爷。”红着脸小声地说,“我已经欠他很多了。多的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去还。学费我可以自己解决的。或者,或者靳叔,不用练舞的时候我可不可以回到我原来打工的地方上班?”低下头看着脚尖,“还有两个星期就开学……”

    靳叔看着左小右怯生生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尊心这么强的孩子会在少爷面前抬不起头来。她竟然背负着这样大的亏欠。她竟然觉得自己欠少爷的。

    一个背负着欠债的人,自觉的在少爷面前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就抹去了平视他的资格……

    靳叔叹了口气,看来少爷的情路还很难走呢。

    像左小右这样的孩子,如果不还清欠下的,恐怕很难接受少爷的感情呢。

    孤儿院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可是她难道不明白这就是她的可贵之处吗?

    “小右你不欠少爷的。”靳叔决定还是替少爷把情路铺铺平,给左小右洗脑,“虽然星夜广场因为孤儿院是有一些损失,也为此做了一些改动。但是,小右,你帮助了少爷啊。少爷的身体情况,你都知道的。以前你不在的时候,少爷经常毒发就要去冰室,每次药性一过就高烧……哎,少爷……”

    靳叔说到动情之处,自己差点落下泪来。

    左小右当然知道靳叔说的自己对夜睿的帮助是什么,一张小脸瞬间涨得能滴了血来。

    虽然已经有过人事,她还是没有办法跟人谈论这种私密的事。

    但是,夜睿……以前不都有找人解毒吗?为什么要关冰室?

    不过不管夜睿以前怎么样,他们之间都是一场交易。他买,她卖!虽然难堪,却是事实。

    左小右摇摇头,“靳叔,少爷救了我们孤儿院,我做我该做的,这是条件。但是少爷救了我,为我花了这么多钱,都是多出来的,在那场交易的条件之外的,我不想越欠越多。”

    靳叔这才明白过来左小右的“欠”,已经这么庞大。

    又是一阵叹气,这个少爷为什么要给左小右压上一座座山呢。越欠越沉重,谁愿意去背负那种沉重的感情。纵然在一起,被压抑的左小右也不是真正的左小右。

    “好。”靳叔决定帮助左小右,“以后你负责少爷房间的打扫。”

    夜睿的洁癖那么严重……

    左小右还是点点头答应,“好。”

    有工作总比没有好,她只要够了学费就行。

    有工作,够交学费……

    之前夜睿曾经说过让自己二十四小时随伺的,照现在来看他也就是说说。看起来新学期上学会很顺利。

    左小右用一下午的时间把夜睿的整个房间细细的擦了一遍,床上用品一应换了,连浴室都打扫了一遍。

    夜睿一回来就看见左小右拿着个掸子扫着窗帘上那不存在的灰,得得地哼着歌。一派轻松愉悦的样子。

    不易地产没事了,她竟然这么高兴。

    夜睿眉头皱成一团,周身气息冷得能冻死人。西蒙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左小右,你在做什么?谁允许你进来的?”夜睿几步迈到她身边,声音冰冷能让人不自觉发抖。

    左小右转过头,脸上的笑容轻松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少爷,我在打扫卫生。”

    夜睿一把拽住那小细胳膊就把她往外拉,一把把她扔到对面的粉色公主房,“老实呆着,别再让我看到你。”

    门“啪”一声,被重重关上了。

    左小右一脸无措地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扫灰的掸子。

    被讨厌了吗?这是?!

    吃饭的时候靳叔催促西蒙把左小右叫过来,被夜睿冷冷的制止了,“不用叫她。该让她反省一下什么是宾主之道。”

    看靳叔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样子,西蒙把左小右在夜睿房间里的事说了一遍。

    靳叔这才一拍额头,回过神来,连忙解释,“这是我的疏忽。少爷,我的疏忽。小右想在夜睿居打工,是我安排她打扫您房间的。是我没有向您汇报,少爷,您要罚就罚我吧。”

    说完重重鞠下一躬,深表歉意。

    夜睿握着叉子的手一顿,紧绷的脸仍然冷意森森,“她还有别的要反省的事情。”

    为奸夫的平安窃喜,难道不值得反省吗?!哼!

    靳叔没有再追问是什么,少爷的事不该问的不能问。

    只是他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夜睿也吃不下去。

    刀叉一扔,看向西蒙,“把江浩东叫过来,看看靳叔怎么了。”

    靳叔连忙作势阻止,“我没事。我只是想到小右这么可怜,心里难过而已。”

    夜睿端过桌子上的餐后茶点优雅了喝着,唇间却没有半点喝了甜点的甘甜,依然冷酷傲慢,“她有什么可怜的?做着夜睿居的蛀米虫。”

    靳叔立刻把左小右找自己要工作的事说了,完了还装模做样的摸了摸眼角,“真是个懂事的孩子,说什么也不肯跟少爷您要钱。”

    夜睿冷哼一声,“她有什么资格问我要钱?”

    靳叔睁大了眼睛,“少爷,给自己女人花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夜睿傲娇地别过头,“我什么时候说过她是的女人?!嗯?!凭她,配吗?”

    靳叔垂下头,低声嘟囔,“说没说我是不知道。但是事实上小右是你的女人呢,我和整个夜睿居的佣人保镖都是见过的……少爷您的英姿雄风……”

    第一次把人带回来就在走廊上完成的,后来旋转楼梯的时候又有一次,还有好几次……他送宵夜的时候趴着门都听见了。

    虽然少爷一直以来因为粟基毒液的缘故会随时发作,或许可能需要就地解决,但是明明转个身就是房间……

    :评论区里我了很多鼓励的、等待的、同样还有催更的留言,非常感动。很高兴大家喜欢,因为每一章上传上来的内容都不是最初的版本。言情的内容没有特别大的事件冲突,但是需要有感情上剧情上的矛盾点。有的时候会因为不舍得而给有些人物一些平和的事件,写完重看确实平淡。只好咬咬牙把全文删了重写。这本书,基本属于写五万三万重写的那种。但,索性,大家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