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放假一天
    :

    夜睿一口茶差点喷出来。他顶着嗓子里的那股不适,不着痕迹地撑着咽了,俊逸的脸第一次泛起一阵红晕。

    “不知所谓。”夜睿放下茶杯,沉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出了餐厅。

    “爸爸。”西蒙嗔怪地看了一眼靳叔。

    靳叔顽皮地冲西蒙眨了眨,心里乐开了花,指了指自己的脸。刚刚少爷竟然脸红了。

    西蒙无耐的摇了摇头,他当然也看到少爷脸红了,但是少爷没有生爸爸的气也是因为敬重他从前跟过莱茵夫人。拿少爷取笑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了,万一少爷生气起来把人扔回m国。

    靳叔立刻收敛笑容点点头。

    父子两通过眼神完成了一场无声的沟通,西蒙这才出了餐厅跟上夜睿。

    虽然少爷说过回到夜睿居不需要随时跟着,但是这个时候少爷应该需要一个发泄对象吧。

    夜睿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听到脚步声头也没回,冷冷的声音带着一惯性的发号施令,“明天遣退夜睿居里所有人。”

    西蒙没再往里迈入一步,“爸爸已经照例吩咐下去了。”

    每年七夕当天,夜睿居所有佣人工人都会放假,只留门禁岗处的保安。今年一惯也是如此。

    “左小姐也退避吗?”

    “嗯。”夜睿心烦的挥了挥手。左小右,或许,应该让她消失在自己面前,这样自己的世界就会恢复平静。

    夜睿前行的路上不会带任何一个累赘,左小右,比任何人都累赘。

    左小右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门,刚开始被夜睿扔进来时那股沉闷失落的感情已经消失了,有的只有对自己的讽刺和讥笑。

    她怎么能对自己的感情心存侥幸,哪怕日日同榻而眠,夜夜相拥而睡,他的眼里自己从头到尾就是“解药”。除了“解毒”的时间,她都该离他远远的。

    他们之间,她永远都是那个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个。

    需要“解毒”招来,“解完”赶紧离开,避之不及。

    越清醒越酸涩,越理智越疼痛。

    利刃插得心口越深,醒得才会彻底。

    左小右长叹了一口气,还是等夜睿睡下后再去找靳叔要个新工作好了。

    “叩叩”门外响起西蒙的声音,“左小姐,我是西蒙。”

    左小右连忙把脑袋埋在被子里擦了擦,确定眼角干燥了才起身,开门,冲西蒙扬起了笑脸,“西蒙先生。”

    西蒙站在门口木着脸例行公事地通报“左小姐,少爷让我告诉您明天十点前离开夜睿居,十二点前回来。”

    啊?!

    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左小右压抑着兴奋,两只眼睛闪着乌溜溜的光,“真的吗?明天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吗?”

    西蒙点点头,“是的。左小姐,但是晚上一定要回来。”

    左小右点点头,欢送走西蒙之后,立刻关上门,砰跳到床上。

    哦耶!

    离开这里哪怕一天也好,没有时间限制,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用担心迟到几分钟。

    左小右兴奋的躺在床上翻滚,虽然肚子有点饿,但是她告诉自己,明天可以早起出去吃包子油条。

    左小右饿得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见自己被一群小老鼠抬着到了一个美丽的花园里。在烟雾朦胧的草地上,站着一名身材欣长的男子,尊贵华丽却看不清模样,朦朦胧胧的却有几分夜睿的错觉。

    夜睿?

    左小右梦里都觉得委屈,“为什么把我关起来?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夜睿亲吻着梦中人的眼泪,在药用作用下的身体因为在等待她身体的反应而膨胀到疼痛。

    “左小右,我要了。”

    睡梦里的左小右显然比醒着的时候要放松,她甚至轻吟着微躬起身子去迎向他。

    一场春梦,左小右梦得欢畅而羞涩。那个怀抱太像温泉里的夜睿暖得让她无法抗拒,温柔的亲吻,宽厚的胸膛,因她而释放的沉沉的喘息。

    “夜睿,夜睿……”左小右紧紧抱住了那个已经存在心里的男人,嘤咛啜泣着,最后瘫软在坚实的臂弯里。

    夜睿驱身直入,怀里的人已经染满欲色,精致的小脸一片绯红,睫羽扑扇,微启的樱唇间粉色舌尖若隐若现,翻卷出一声声嘤咛浅哼。她的身体因他而愉悦。

    夜睿满意地将自己尽数释放。

    看着肩膀上那细细密密的道道抓痕,夜睿扬了扬眉。纵然在温泉放纵左小右也是克制着自己,梦里却这样肆无忌惮。

    这个女人……

    夜睿看着左小右被染成粉红的脸颊,心里百转千回。

    刚刚竟然一直叫他的名字……

    睡着的左小右,还真是大胆呢,敢叫他名字。

    不过,这种感觉……还不错!

    第二天一早左小右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七点半。

    左小右立刻从床上跳起来,飞快洗漱完毕。客房的盥洗室虽然没有夜睿房间的大,但是对她来说什么都好。

    早餐她没有准备在夜睿居吃,直接换上自己的衣服背了书包就往外跑。

    路上一个人都看不到,就连每天定点巡廊的靳叔都没有碰到。

    左小右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自由的喜悦早就占满了她,哪里有心思管这些。

    一路飞奔着。

    她都计划好了,先回学校拿衣服,这个时候说不好还能遇到小优可以聊会天,然后再回孤儿院看院长,和院长一起吃了晚饭再回夜睿居,一切恰好。

    夜睿在城西,外国语学院刚好在城西,距离并不远。

    左小右回到学校宿舍的时候小优刚起床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水吧,听见开门声一转头,看见左小右立刻尖叫着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她,又叫又跳,“小右,你终于舍得回来啦。哈哈,好想你哦。”

    左小右被她勒地几乎要喘不过气,做出翻白眼的样子,“再不放手,我要屎了。”

    小优这才放开她,看着她连珠炮般地射出问题,“小右,你去了什么厉害的海边别墅帮佣啊?薪水好不好?”也不等她回答,就自顾自接着说,“胡一青说那里的人可凶了。我觉得你还是早点回来吧。只要好好在水吧工作,我们一定能扛到大学毕业的。”

    :看到评论区“曲莹莹”同学留言,问夜睿和左小右的感情矛盾是不是开始了。讲真,还真有点受伤。应该很明确吧,因为动了心才能被伤害。有没有听说过那句话“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我。”一个人强大到任何人都伤不到他(她),不是他冷血,而不是他的心里没有在乎的人。因为不在乎,所以,放马过来。亲们,看出他们的感情波动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