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改变计划
    :

    是的,之前西蒙告诉左小右的那个“指定号码”,根本不是那个女人的电话而是设置在夜睿居的一个虚拟号码,为的就是测试左小右的可信度。

    左小右没有辜负夜睿和西蒙的期望,真的每天定时给指定号码发信息。

    现在,确实除了左小右再也没有更好的人选。

    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法放任左小右为他去冒险。

    夜睿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扶着椅背,修长的手指敲打着皮制靠背,轻轻的却仿佛计算的韵律敲打着人心。

    西蒙紧紧地着夜睿,神情木然心里却已经开始紧张。现在不管换上什么人选都没有左小右可靠。昨天的视频,不止可以是少爷跟左小右感情的见证,更可以证明左小右是可以为少爷奋不顾身的人。

    “把江浩东叫到书房,辰亦梵如果在也叫上。”夜睿沉吟片刻,已经有了主意,当即对西蒙下了指令。

    西蒙立刻答道,“辰少昨天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夜睿略一点头,人已经走了出去。

    无论如何,他不会把左小右推到险境。说过不会让她哭的。

    江浩东是被西蒙提着到书房的,看到夜睿的时候扒着门板就要逃,那哭丧的脸已经不需要夜睿问什么,答案都已经有了。

    夜睿打了个响指,西蒙就把江浩东死死地按在了夜睿对面的椅子上。任他怎么挣扎就是不松手。

    夜睿欣长的身躯靠在椅背上,那强大的气场,让江浩东更加不安了。

    “啧啧,明思泽的徒弟,这么几天了连成分都没有查出来。看来还需要在幽魂谷再呆上几年。”夜睿看着江浩东慵懒却直白地一语直插他最痛处。

    “别别别。”江浩东连忙摆手,“千万别送我回去。师傅说如果我被你送回幽魂谷就再也不会承认我这个徒弟。你一定不能送我回去。”

    夜睿身子微微前顷,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优雅地支起下巴,看着他,“可是你这么没用,夜睿居要从来不养闲人。”

    江浩东连忙解释,“因为他们在紫栓里动了手脚,干扰了粟基毒液的成分,所以才不那么顺利。”

    夜睿冷漠地看着他,冷声道,“看来你对我还不了解,我要的从来都是结果,过程,我并不感兴趣。”说着又打了个响指,“扔到狗房喂狗。”

    “是。少爷。”西蒙立刻就去提江浩东的衣领。

    “别别别,少爷。不要送我去狗房。我,我可以戴罪立功。”江浩东双手合什不断地向求饶,就差给夜睿跪下了。

    夜睿动了动手指,西蒙提着江浩东的手立刻就松开了,站在一旁。

    夜睿对江浩东道,“现在你就有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江浩东顿时有种不好预感,但还是硬着头皮问,“什么机会?”

    夜睿淡道,“听说幽魂谷里有一种叫幽魂草的药,可以令人短时间迷失神智。如果连续服用一个月就会完全丧失神智,是吗?”

    江浩东脸色一白,声音都抖了,“那是毒药,不能碰的。”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一句废话也没有,“扔去狗房。”

    还没等西蒙的手再次揪住领口,江浩东就小声地开口了,“少爷要幽魂草做什么?”

    “识时务。”夜睿仍然那样优雅的坐着,嘴里吐里阴冷的话语,“把别苑的女人救活了,喂给她吃。”

    不弄死了,左小右就不会怪他了。

    如果不彻底傻了,以左小右莫名其妙的善良,被反利用的可能性极大。

    江浩东连忙道,“那个女人一直是活的,就是没醒……”看到夜睿能杀死人的眼光,他默默的吞下了“而已”两个字,连声道,“她在持续发烧,烧退了就能醒了。醒来可能脑子也不太好了了。”

    夜睿道,“一个月,把那个女人救活,给她吃幽魂草。记住我的话,我要看到结果。”

    说完也不等江浩东说话,打了个响指,西蒙就立刻把人给拎出去了。

    西蒙回来的时候,江浩东跟着一起来。一进门就对夜睿笑呵呵地道,“睿,我这次立大功了。不要感谢我。”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叠照片递过去,“看看。”

    说着就大爷款款地在江浩东原先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得意洋洋地等表扬。

    照片上不过是一个中年男人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的人戴着帽子口罩眼睛都看不到,别说是容貌。倒是那个推车的男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每个角度都非常清晰。

    夜睿冷冷地盯着他,一脸嘲讽,“给我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否则今晚,滚出夜睿居,走之前把前几天伙食跟靳叔算清楚。”

    辰亦梵听他这么说,夸张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串到他面前,指着照片上的中年男人道,“这个人,不易地产的卜溥朝啊。”

    西蒙一脸木然地看向辰亦梦,指着照片那处蒙得一丝不露出的人,“这个人是谁?”

    辰亦梵毫不犹豫道,“还用说吗,就是那个神秘的注资人啊。”

    夜睿已经不屑理他,西蒙代言,“这个人是谁?具体资料呢?都没有。而且辰少,你又怎么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神秘注资人呢?”

    辰亦梵被问得哑口无言,“虽然没有资料,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就是神秘注资人。”

    “所以你是女人吗?拿直觉办事吗?”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扔出夜睿居。”

    “不,不行。”辰亦梵浣熊一样死死地抱着桌子,任凭西蒙怎么拉都不从桌子上下来,“不,我不走。我哪都不去。我就要住在这里。知不知道我为了拍这几组照片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不去,这几天我要消失,就在夜睿居哪里都不去。”

    西蒙只好看向夜睿求助。

    夜睿示意他放手,然而西蒙的手松开了辰亦梵还是死死地抱着桌子不松手,生怕西蒙趁自己放松的时候把自己扔出去。

    夜睿道,“从今天开始你负责夜睿居所有马桶。”

    “好。”辰亦梵立刻从桌子上跳下来,大丈夫能屈能伸,刷个马桶算什么。

    辰亦梵一走,夜睿就打开了电脑上的连着左小右房间的监控。

    :po读者“羽诺心星”发在评论区的一个小剧场。很有意思。是她与夜睿的对话哦。

    宝宝:夜睿,你希望左小右怀你的孩子吗?夜睿: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不过我想,自从被那个女人下药之后,我便失去了怀孩子的权利。宝宝:夜睿,你能不能不要自暴自弃?夜睿: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宝宝:那你想过小右的感受吗?也许她很想怀孩子。

    夜睿:这不可能吧,她根本就不爱我。宝宝:那如果有一天他她爱上了你呢!夜睿:这根本就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