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左小右逃跑了
    :

    自从见过塔楼里那个高贵优雅的女孩照片后,左小右每一次与夜睿承欢都是一种煎熬。

    她接受着他的侵入,以可耻的第三者的身份。明明对自己没有感情却被迫要跟自己做着最亲密无间的事。她痛苦。夜睿,恐怕也痛苦。

    可是事实就是哪怕她再痛苦,再屈辱她都得睁着眼睛去感受去完成,因为这个夜睿居里,她是最没有权利的人。

    所以每次一结束,她都会趁夜睿冲洗的时候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独自狼狈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冲洗。

    一个人默默地难堪着,总好过被他看着难堪好。

    这一次,左小右没有走。

    夜睿出来的时候,左小右穿得整整齐齐的站在房间的中央。

    夜睿看着她还站着,挑了挑眉,冷漠而疑惑,“怎么还在?”

    按照左小右的习惯,应该早就回房间去了。

    左小右胸口一闷,是,除了做那种事她就不具备站在这里的资格。她懂自己的身份,可是。左小右咬了咬唇,鼓足了全部地勇气再次开了口,“少爷,我想明天上午请半天假。”

    夜睿睨了她一眼,讽刺地提醒,“左小右,你可真没记性。事后百依百顺这种烂招不要用在我身上。”

    我要的是左小右在任何时候都对我没有任何隐瞒。

    左小右气得浑身发抖,“刚刚,刚刚你明明说过只要我求你……”

    夜睿残酷地嗤笑一声,“你确定我刚刚有答应过吗?”

    确定?

    不确定。左小右双目通红。

    是,他没有说过。他只是要她摆出求人的姿态并不有答应过她什么。是她自己贱,是她自己主动。

    可是,他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她。

    怎么可以这样?她也是人呐,虽然在他眼里只是“解药”,可是她拥有一切人的感受啊,会受伤,会心痛,会难堪。

    她要指责,想要斥骂,想要控诉,想对着他咆哮为什么没本事去找自己喜欢的女人,只会欺负自己这种什么都不是的小孤儿。

    可是,最后,她什么都没有说。

    正因为她什么都不是,她连做这些的资格都没有。惹怒夜睿,她不但心痛,恐怕连命都保不住,连孤儿院都保不住。所以,她就只能默默地做那个被欺负的人。

    恐怕在夜睿这种有钱人眼里,能欺负她已经是她天大的荣幸。

    左小右努力地让自己镇定,让自己若无其事,让自己像没有受伤的样子,可是一张嘴,哽咽模糊了一切,“对不起。”

    对不起,我误解了少爷的意思;对不起,左小右你让自己丢脸了……

    左小右飞一般地跑了出去,然而刚跑几步体内的不适刺激着她双腿发软。她狼狈地扶着墙冲回了房间,根本不敢再回头看他一眼。

    夜睿对此倒颇为满意,一夜四次,她还想用跑的,太看不起他了。这是对她的小小惩罚。

    左小右泡在浴缸里看着映在雪色肌肤上满布的青紫红痕,屈辱难当。他竟然那样戏捉弄自己。

    左小右双手捂住脸,眼泪成串成串地从指缝里滴落。巨大的无力感席卷而来,无法自主的人生,太无助了。随时会被羞辱,随时承受着没有感情的欢爱。

    从小到大,受尽人间冷暖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以前被欺负是一次一次的,只要她能挺过去一次就是一次。可是现在任她再怎么坚强,怎么能忍,那些羞辱和刺痛永远都不会有尽头,因为,夜睿在。

    而更让她不堪的是,她竟然喜欢上了那个折磨自己的魔鬼。只因为他的一点点温暖,让她对他动了心。

    在喜欢的人身下承欢,而他眼里看到的是别人。那种感觉,左小右不敢想,可是那巨幅照片上那无邪的眸子总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仿佛嘲笑她的不堪与低廉。

    一种要无论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的绝境紧紧地纠缠着她,绝望像慢性毒药一层层地裹住心脏,慢慢地侵蚀着她的精神和灵魂。一次次打击着她刚刚调整好的心态和勇气。

    面对夜睿的强大,左小右就像一只随时能被捏死的蚂蚁,生死由他,喜怒由他。

    他已经成为她生命的正神,主宰着她的一切。而她唯一能摆脱的他的办法就是拿到解药,从此再也不见。

    左小右永远都是能看到希望的小小杂草,就算被上天遗弃,她也会自己救自己。

    绝望,疼痛,狠狠地扎进心里,痛不欲生。然而她还是很快抹去眼泪,站起来,往前看。二十岁的人生一直在挣扎,精打细算地过着每一天,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看到了未来,她不能被耗死在这里,不能让以前的努力白费。

    左小右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天刚刚发亮,东方的太阳从海平面升起,夜睿居还安睡在那一片晨曦之下。

    左小右背着书包学着电影里的镜头,爬到窗上,沿着下水管层层往下,而且位置在二楼,她爬的并不困难。

    一路躲躲藏藏地避开零星的值夜保卫,左小右闪到了夜睿居入口处的保安亭外,蹲下。然后给保安亭打电话,告诉值班保安夜睿居进了一只猫,在花园位置,让他赶紧去看看。为此她还特意下了变声软件。

    夜睿非常讨厌猫,夜睿居每个人都知道,保安想都没想,拔腿就往花园跑。要让夜睿知道他们看不住大门把野猫放进来就死定了。

    等保安一走,左小右就开始一路狂奔。

    一望无际的海浪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海岸线,那绚烂的晨曦下飞快的奔跑着一道纤细的身影。

    夜睿看着监视器上那没命狂奔的身影眸中一片幽冷,左小右可真有本事,他真是小看她了。

    “西蒙,从后门走,把左小右给我抓回来。”夜睿挂掉电话,冷冷地看着显示器。看来他真的对左小右太好了。好到她已经学会逃了。

    左小右死命的跑着,终于跑出了那条海岸线,拐到了路口的桥上,扶着桥上的石契围栏大口大口的喘气。

    终于跑出来了。左小右拍拍胸口,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左小姐。”身后一个漠然的声音响起。

    左小右瞬间浑身僵硬,脑子里警铃大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