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夜睿的使者
    :

    “谁野蛮,谁野蛮,你给我说清楚。”小优戳着胡一青的胸口恶狠狠地问。

    胡一青委屈地看着自己被戳的胸口,看向左小右,“小右,你看。她当着你的面都欺负我。”

    “哈哈……”左小右大笑起来,看着着小优那“悍妇”的模样,又看看胡一青呆呆的萌样,心里顿时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

    胡一青更委屈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左小右,“小右,你还笑。”

    然而,左小右笑着笑着就哭了,她突然捂着脸蹲在地上嗷嗷大哭起来。她终于回到学校,看到了熟悉的同学,亲密的朋友。他们还和原来一样接纳自己。

    太好了,太好了。都没有变,一切都没有变。

    “小右,怎么了?”胡一青被吓了一跳。在她身边蹲下,手足无措地拍拍左小右的肩膀,笨拙地安慰,“小右怎么了?小右?”

    小优知道原委,她也在左小右身边蹲下,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小右,我们去报到吧?学生证带了吗?”

    报到需要先交学费,但是左小右要等奖学金下来才能凑齐学费,所以必须要把学生证压给教务处,直到交齐学费才能赎回学生证。

    在没交齐学费期间,只能用复印件。而学校多处要用到学生证。所以这对很多贫困生来说多少有些屈辱的意味。不管他们多努力,成绩再亮眼,社团活动再出色,只要到出示学生证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是贫困生。因此有些自尊心强的贫困生宁愿借钱交学费也不愿意申请助学贷款。

    胡一青以为左小右不愿意把学生证压出去,立刻恍然大悟,一拍胸口,对左小右道,“小右,不要怕,咱们不压学生证,我帮你交学费。”

    小优一巴掌狠狠地呼在了胡一青的脑袋上,恨恨地说,“就你有钱,就你有钱,我们就都穷。”说着扶起左小右,小柔声道,“小右,我们先去报到吧。一会教务处该下班了。”

    左小右点点头,抹了把眼睛,冲他们俩一笑,“我就是看见你们太激动了。简直,恍如隔世。”

    左小右从教务处出来的时候,好巧不巧竟然又遇到谢秋月那一群人。

    小优下意识就挡在左小右面前,警惕地看着谢秋月。生怕她再像上次那样突然冲上来撕扯左小右的衣服。

    不过谢秋月这次没有跟找事,而是看着左小右骄傲地仰起了头颅从他们面前“路”了过去。

    “秋月,看她那要打架的架式,你怎么不整整她,还以为我们怕了她们呢。”其中一个女生在谢秋月耳扇风。

    谢秋月冷笑,“跳梁小丑,先让她畅快几天,到时候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秋月,你是不是在憋什么大招呢?够不够狠啊,要不要我们出出主意?”这一帮子女生平时没少花谢秋月的钱,作用就是在关键时刻为她出谋划策。

    “这次不用你们出手,有人会出手。”谢秋月懒洋洋地挥挥手,冲左小右的方向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被最信任的人害死的感觉,一定很舒爽。到时候你们就等着看大戏。”

    “看来要热闹了。”

    “真期待呢。”

    女生们七嘴八舌,一副夸张的兴奋样,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着恶毒的光。

    胡一青看着谢秋月他们远去的背影打了一个哆嗦,拍拍胸口,“好可怕,像巫婆。”

    小优咬牙切齿地淬了一口唾沫,“死贱人。”不过她们走了,她还是松了一口气,连忙转头看左小右,拍拍她的后背,抚慰道,“没事啊,小右没事。”

    左小右摇摇头,“我没事,我不怕她。”

    做了亏心事的人不是自己,为什么要怕她。

    小优紧紧地揽着她的肩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最知道小右的情况,可是却什么都不能做。

    正当她一愁莫展的时候,他们身后响起了一道清亮的声音,“小右。”

    清亮而温和的声音,典型的阳光大男孩的特征,不用回头他们都知道是谁。

    胡一青第一个回过头,高兴地叫着,“卜学长。”

    说着还拍拍左小右,“小右,快看,是卜学长。”

    她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她害他家被夜睿算计,害他等了整整一夜后还被夜睿拖走。她没脸见他。

    左小右不敢回头,撒腿就跑。

    “小右。”卜俊杰拔腿就追。

    胡一青呆呆地看眼前这副女跑男追的画面,呆呆地问小优,“他们两个吵架了吗?”

    小优白了他一眼,“小孩子懂什么。”

    小优看着卜俊杰那疯狂追逐的身影,眼眸一闪,或许现在能救左小右的,只有卜俊杰了。

    “小右,小右。”卜俊杰毕竟人高腿长,又是校篮球队的,没多久就追到了左小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气喘吁吁地祈求着,“小右,不要跑了,小右,不要跑了。你已经躲了我一个多月了,还要再躲下去吗?”

    左小右缓缓抬起头,看他,眼里早已蓄满了泪水,“我,对不起。”

    对不起,害你家被不易地产破害。对不起,辜负了你两年的等待。对不起,我已经配不上你。

    卜俊杰看着她,明亮的眸子发着耀眼的光芒。他摇摇头,“小右,你没有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我没用,那天就那样被夜睿的人扔出去了。小右,夜睿是个非常危险的男人,你必须离开他。”

    左小右为什么会跟夜睿在一起,他们什么关系?他不知道,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他只想左小右回到他的身边,哪怕像以前一样让自己看着她也好。

    卜俊杰双手扶住了她消瘦的双肩,她更瘦了。

    他的手掌几乎能包裹她整副肩头,看着她的目光自责而疼惜,“小右,离开她。”

    “左小姐。”西蒙的声音突然传来。左小右瞬间脸色刷白,机械地转过头,果然看见西蒙木然地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神色肃然,“少爷让我接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