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少爷的意思
    :

    小优提醒道,“你忘记去年领奖啦?”

    左小右轻声叹了口气,“没忘。”

    她怎么会忘记第一次上台领奖的时候,她穿着院长亲自为她熨平整理好的运动服上台,结果被一群人奚落是土包子。

    是土包子,因为不管有多干净她的运动服一眼看去廉价而陈旧。

    她永远记得自己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最前排的窃窃私语她都听得清清楚楚,“啧,她穿的是什么衣服啊。怎么跟垃圾筒里捡来的一样。啧啧!”

    “大一新生嘛,本来就土。而且听说还是孤儿院里出来的,搞不好都是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旧衣服。”

    “哎呀,好恶心。快别说了。我都不敢看她了。她怎么说这么久,还不下去。”

    “就是,穿着死人的衣服还好意思说这么,这么多话,体谅一下别人好嘛。”

    左小右考入大学的喜悦就在瞬间被浇灭。走到台下的时候她很想告诉她们,衣服不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是巷子里的阿姨给的。

    可是她没有说,因为马上有同学要上台,她不能挡住那条唯一的小通道。

    左小右握着电话轻声道,“小优,我还是会穿平时的衣服去。我本身就没有华丽的背景,穿上华服也不会是公主。”

    她们要说就说吧,她不会因为别人的目光而去花高价买奢华的衣服只为上台那两分钟。

    小优还是有些不同意,她劝道,“小右,你可是我们贫困生的代表。咱们输人不输阵嘛。我交完学费还有剩,你的衣服钱,我出。明天你早点出来,我们去买衣服。开学典礼下午两点呢,来得及。好吗?”

    左小右摇摇头,“小优,我一点都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真的。从小到大这种眼光我看得还少吗?我不怕。我不想花你的钱,也不想用借的。我想要的只是奖学金而已。”

    小优还要说什么,左小右打断了,“小优不要说了,我不是那种会为这种事情虚荣的人。放心吧,我一点都不会难过。”

    小优见她执着,便转开话题,问,“小右,那你今年还住宿舍吗?”

    左小右想了想,“嗯,宿舍费用我会交的。但是,我可能没有办法住过去了。院长如果打宿舍电话,你要帮我瞒好啊。”

    小优答应了,两人又聊了一会才挂了电话。

    虽然说不在意,左小右还是起身把柜子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搭了一下。

    她的衣服都是很便的地摊货,夏天的衣服一共四套还被夜睿扔了一件t恤。

    左小右选了看起来最新的t恤和九分铅笔裤,这是有一次她在水吧翻杂志时看到的,现在的明星都这么穿。她身量高,下面穿板鞋就看起来很舒服了。摊主还说她把十块钱穿出了一千块的即视感。虽然是吹捧的话,毕竟小优也觉得好看。

    她把第二天要穿的衣服鞋子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认真而慎重。

    书房里夜睿看着墙壁上的屏幕,左小右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里。

    西蒙站在一旁,看得心里都有些酸涩。

    夜睿看着眼那廉价的衣服,皱眉,对西蒙道,“之前买的衣服呢?”

    之前他就曾经让靳叔准备过左小右的衣服,那些衣服都去哪里了?为什么左小右不穿。

    西蒙站在一旁,低声道,“听爸爸说小右不想欠少爷的钱,所以把那些衣服都送回到衣帽库房了。”

    夜睿修长的手指敲打了一下椅背,唇角扬起一抹冷笑,“靳叔就是这样办事的?”

    让他的女人穿着破烂衣服出门,丢他的脸?

    西蒙垂下头,默默为自己老爸祈祷,没有求饶,只求他能自求多福。

    “买十套当季新款,挂在左小右的衣柜里。”狭长而冷傲的眼眸淡淡地睨了他一眼,“还有之前的。我不想再看到左小右穿这种破烂。办不好,你跟靳叔一起回m国,把夜唯换过来。”

    “西蒙一定办到。”西蒙立刻立正站好。

    晚饭后左小右刚回到房间,就看见西蒙正一袋袋往房间里搬东西。

    “西蒙先生?”左小右惊讶地走过去,“你在做什么?”

    夜睿居有佣人要随时打扫房间,所以人不在的时候门都是开的。西蒙能进去并不稀奇。

    “少爷吩咐我给左小姐买的衣服。”说着也不管左小右,自顾自地将衣服一件件用衣架挂好,放进柜子里,又毫不犹豫地拿起左小右的衣服往处走。

    “嗳嗳,等等。把衣服还给我。”左小右连忙追过去,张开双臂拦在他面前。等他停下脚步,手一伸,“把衣服还给我。”

    她真的有些生气,完全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往她的柜子里放衣服。这也就算了,她可以自己送还给靳叔。但是凭什么拿走她的衣服?她知道西蒙去的方向,那里是回收房。

    夜睿居里的旧物会先放在那里,由靳叔整理决定是废弃还是加工或者是分配到后面的佣人房。

    西蒙竟然自动作废她的衣服。

    “这是少爷的意思。”西蒙紧紧地抱着衣服不给她。他可不想和爸爸一起回m国。

    左小右生气捂住耳朵,“不要什么都拿夜睿来压我……”

    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夜睿凉薄的声音,“就是我的意思。”

    “少爷。”西蒙趁左小右回过的瞬间向夜睿一鞠躬,立刻抱着她的旧衣服往回收间跑去。

    左小右看着夜睿那满不在乎的神色,心里闷闷的难受。少爷的吩咐,少爷的意思,她难道不可以有一点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意思吗?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理智的知道对方在上,可是心里总会默默的期待着一个平等。

    左小右知道自己跟夜睿注定是男上女下的位置,也知道对方高不可攀,可是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想着夜睿会在乎自己。于是这种矛盾明暗纠缠着,刺激着她爱而不得的心痛。

    夜睿冷傲的双眸从她脸上扫过,“怎么?有意见?”

    是,有意见,有很大的意见。

    :下一章可是甜章,期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