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红果果的威胁
    :

    十分钟后,西蒙过来通知她,“左小姐,请跟我来。”

    上了电梯,左小右忍不住问他,“西蒙先生,我们去哪里?”

    西蒙木然道,“少爷在楼下等。”

    左小右没话了。少爷两个字就是西蒙的天,也是左小右的锁。一切问题到此为止。

    夜睿的轿跑停要大厦门口,窗户是里面加膜的,外面看不到里面。钻进了车里才发现夜睿一身笔挺西装,纵然在独自在车里他也坐得笔直,气势逼人。

    左小右上了车,夜睿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对西蒙道,“开车。”

    一路上夜睿都在闭目养神,左小右几次想跟他说话,看见他这副“千万别打扰我,否则后果很严重”的表情都默默闭了嘴。

    车到一家酒店门口,夜睿下了车。站在门口,左小右规规矩矩地站在他身后等他先走,却意外地被他拉住了手,径直拾阶进了酒店的旋转门。

    刚一进门左小右就看到大厅里立着一幅巨大的易拉宝“s城商业庆典”。

    左小右意外地看向夜睿,他为什么要带自己出席这种活动?

    活动办得很正规,门口还设有签到处。夜睿到的时候签到处的人先惊讶后震惊后来惊喜的像见鬼一样飞奔出去一个人嗷嗷的嚎叫着,“夜氏的夜总到了,夜氏的夜总到了。”

    不一会酒店的长廊里就疾步走过来三四个人来,统一的白衬衣黑裤,有种制服感。

    三人走到夜睿面前,一个瘦高个率先握住了夜睿的手,“难得夜总百忙之中光临这次活动,是给我们政府添金呐。”

    夜睿仍是淡漠地不可一世的傲娇脸,“高市长过誉。”

    左小右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夜睿竟然也会用这种高级的“谦词”。

    夜睿又礼节性跟其他人都握了手。

    高市长他们都认识西蒙,唯独第一次见左小右。有些迟疑该怎么称呼左小右,便问,“这位小姐是?”

    夜睿淡淡地看他一眼,“我的女人,左小右。”

    轰!

    左小右觉得自己的心脏里炸了了一座火山。他,他怎么可以这样,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可是,她的心里却莫名有一股被承认的虚荣。

    “原来是左小姐,幸会。”三位市领导竟然也都主动的伸出手来要跟左小右握手。

    左小右的右手被夜睿的手握着,想要挣脱去握。却被夜睿紧紧拽住。她诧异地看向他。这可是领导啊,市领导啊。她见都见不到的人物耶。他这样也太没礼貌了吧。

    夜睿却对着三位领导缓缓开口了,“不用客气。”说完冷冷地看向三位伸出来的手上。

    三人瞬间明白过来,立刻将那只伸过来要跟左小右握的手改进“请”的姿势,“夜总,左小姐,西蒙先生,里面请。”

    左小右这才知道原来西蒙在外面的地位竟然这么高,连市领导都要对他恭恭敬敬。左小右明白,皇帝面前的公公出宫也是王。西蒙身为夜睿身边头号亲信,大家怎么敢怠慢。

    三位领导带着夜睿三人到了一个巨大的宴会厅里,走到最前排的圆桌前,站定,对已经坐下的人介绍道,“各位,我来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夜睿氏的夜总。”

    左小右看着早已在坐的人,脸刷就白了,拼命地想要抽回被夜睿握着的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夜睿要带她来这里。

    卜俊杰看见左小右的瞬间几乎是噌地站了起来,很快就被一旁的卜溥朝给摁住了。

    “夜总真是年轻有为。s城商界有夜总的加入,我们的经济水平一定会有很大的提高的。”卜溥朝站起身向夜睿伸出了手,“虽然之前有过交锋但一直没有见面。今天真是难得。”

    夜睿淡淡地一眼他递到眼前的手,并没有伸手与他相握,而是直接在他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冷声道,“好好管教好你的儿子,否则我们会不断交锋的。”

    初次见面,不见刀光,已有血影。

    已经就坐的人谁不知道夜睿差点把不易地产搞破产的事。谁都不敢惹这尊大神,有人端起红酒杯以要去敬酒为名赶紧逃离了现场。有了第一个,立刻就有人有样学校,转眼前圆桌前只做了三位领导、夜睿一行,卜溥朝父子。

    场面极为尴尬。

    卜溥朝淡淡地看了已经怒极的儿子,温和的看向夜睿,不以为然的叹息,“是,孩子他妈过世的早。孩子是我一个人带大的。子不教父之过,俊杰有什么惹到了夜总,还请夜总大人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夜睿冷冷地扫了一眼敢怒不敢言地卜俊杰,轻蔑地端起了面前高市长刚刚倒下的红酒冲卜溥朝微一举,扬头一饮而尽。

    卜溥朝见状,也跟着干了一杯。

    夜睿扫了一眼已经紧张到掌心出汗的左小右,头微微偏了个方向,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对左小右道,“喂我。”

    左小右被他握着的手一僵,没有说话,看着他的眼里在不断的祈求,“不要这样,夜睿,不要。”

    夜睿目光一冷,周身瞬间一冷。就连卜溥朝都不得不为之赞叹,夜睿那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气势,不愧是身上流着贵族的血统。

    左小右被握住的手一痛,她就是不肯屈服。

    她知道被喜欢的人伤到是怎样的感受。她不想让卜俊杰跟自己一样,痛得无法呼吸,痛到喘不过气。更不想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让他看到自己这样卑微不堪的一面。

    夜睿噌地站了起来,拉着她就往外走。

    西蒙也立刻起身,高市长连忙问,“夜总这是要去哪里?”

    西蒙道,“少爷要去洗手间。”

    说完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也没有多想。飞快地跟上夜睿走了。

    夜睿一走,留下的人虽然不敢说他什么,但是眼眸都在无声的交流着,带着女人去洗手间能做什么事。

    卜俊杰立刻想到那天左小右被扔出窗外的t恤,脸色一变,立刻起身也跟着追了出去。快得连卜溥朝都没有反应过来。

    :都没有人关注一下微博么……悲伤辣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