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又被关起来了
    :

    夜睿并没有等太久,西蒙很快赶了上来。

    在车上,夜睿仍然将左小右抱在怀里,看着永远在蹙眉的睡颜,面色冷若冰霜。

    他的女人,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为男的男人流泪哭泣,求饶,甚至不顾廉耻的主动索要。

    他对左小右,肯定是太好了,好到她以为敢跟自己开条件,好到她忘记了被惩罚的疼痛。

    不管是谁,必须要记住疼痛。

    左小右睡得迷迷糊糊的,做着可怕的梦,梦见自己被夜睿吊起来打,全是倒刺的皮鞭沾着辣椒水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就像一块悬挂在半空的腊肉,随着每一次的鞭打而在半空中无力的摇晃着。

    眼看着又要一皮鞭甩过来,左小右吓得厉声尖叫着,“不,不要。”

    在梦境中吓醒过,左小右挣扎着挥舞着双手,可是刚一动手腕就传来一阵疼痛。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夜睿,把她关起来了。

    左小右双手被绑在头顶,脚刚刚好碰到地面,只要稍一弯身绳子就是勒住手,强迫她站直身体。

    房间四面都是镜子,看起来是之前设的舞蹈房。

    左小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松松的系着,衣服已经不是昨天那身。什么时候换的,她不知道。她眯了眯眼,镜子里的光线反射让她眼睛有些发涩。

    灯光?

    左小右转头看向窗外,原来还是晚上。

    看来夜睿生气了,真的很生气。

    左小右垂下头,嘴唇有些发抖。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流。

    她能怎么办呢?以前不管她怎么解释夜睿都不会相信自己跟学长之间的清白。

    现在呢?她真的为学长哭了,为学长向夜睿求饶了,为学长主动献身了。

    夜睿一定更加不会相信自己了。

    可是那个时候她只能那样做,她不想让学长因为她再得罪夜睿,连累家人;不想让学长因为她弄得狼狈不堪。明明他是该被人追捧的王子,却因为她着弄得这样狼狈不堪。

    左小右低下头,小小的脖子被拢在悬挂着的两臂之间,眼泪滴落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细小却络绎不绝。

    书房里夜睿坐在沙发上看着墙壁上的屏幕,看着左小右从醒来后就开始哭。没有求饶,没有呼叫。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越看越烦躁,他的女人竟然为别的男人哭。

    夜睿啪地关掉屏幕,站起来,在书房里焦躁的来回走动。

    西蒙在一旁有些担心地提醒,“少爷,左小姐从中午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

    夜睿冷笑,“她要吃什么?以后都不许给她吃东西。吃多了就有力气为别的男人求饶。”

    西蒙没有说话,站在男人的角度,左小右为卜俊杰哭得那样伤心难过他也受不了,何况少爷。

    夜睿走了半天,西蒙眼都要花了,默默地看了看手表,凌晨三点。

    夜睿冷冷地看了西蒙一眼,“有事?”

    西蒙摇了摇头,“少爷,不如先休息吧,马上就天亮了。下午辰少那边也该有结果了,我们还要去公司。”

    夜睿冷哼一声了桌子上的遥控器一眼,扫了一眼屏幕,径自出门下楼了。

    他不会为任何女人心软。他已经允许左小右做自己的女人,而她竟然这样不甘寂寞。

    侍宠而骄!左小右身体力行的为他解释了这个词。

    夜睿站在左小右房间门口,眸光一片冰冷。他的女人,哪怕是死,哪怕他不要,她也都必须是他夜睿的。

    有了之前暗室的经验,第二天早饭的时候靳叔就提醒夜睿,“少爷,小右还关着呢。”

    夜睿优雅地用着刀叉,冷冷地应了一声嗯。

    这个意思,就是不放了。

    靳叔直起身子没有说话,眼眸里有闪过一抹担心。

    用完早餐离开的时候,夜睿对靳叔吩咐,“寻找新的解毒人。”

    左小右已经学坏了,不能纵容。

    靳叔脸色一僵,温和的脸上难得出现惊讶的神色。

    “怎么?有意见?!”夜睿冷冷地看着靳叔的反应,心里更是觉得自己的决定太明智。

    连靳叔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左小右是自己唯一的解药,所以左小右才会这样得寸进尺。

    这一天左小右过得昏昏沉沉,睡睡醒醒。

    天亮了,光线从她窗帘外透过来,灯越依然还是开的。她很渴很饿很累很痛很难受,可是没有一个人进来看她。

    她知道,在夜睿居,没有夜睿的吩咐,谁也不敢来。左小右眨了眨眼,心里滋味莫名。

    中午的时候靳叔悄悄地拿了些粥进来。替她把手腕上的的绳解了,扶着她在地上坐下。

    左小右看着他,心里暖哄哄,还是担心地问,“靳叔,是少爷让你来的吗?”

    “嘘。”靳叔顽皮地竖起了食指,小声道,“我偷偷来的。不能让少爷知道。”

    当然,他还把舞蹈房的监控关了。

    左小右挣扎的站起来,小声地说,“靳叔,你还是把我绑回去吧。少爷知道了又该生气了。”

    “快快,坐下。”靳叔一把把她按住,小声道,“少爷还没回来呢,反正你也下来了。吃点东西,一会我还得把你绑回去。”看着左小右,眨了眨眼睛,“你可不要怪靳叔啊。”

    左小右摇摇头,唇色发白,靳叔连忙给她递过一杯水。

    左小右接了,单手握着水杯不断的颤抖,她只好两只手一只捧着,慢慢地送到嘴边喝了。

    因为太着急,而吞咽无力,唇角还溢出些水来。她抬了抬手想去擦,可是手麻的厉害,索性就不擦了。

    靳叔看着她的样子,一阵叹息,少爷真是太不懂疼女人了。可是不管怎么说,那还是他的少爷啊。靳叔一面给左小右盛了粥,一面替夜睿辩解,“小右啊,不要怪少爷。你知道少爷从小母亲过世的早,其实很缺乏安全感。昨天的事情我听西蒙说了,那种情况换做哪个男人都受不了啊,何况是少爷。”

    左小右捧着粥,手抖得厉害,也不用勺子了,直接抱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嗓子因为干粘,声音有些哑。她摇摇头,“是我没做好。我不怪少爷。”

    左小右眼眶有点红。她知道自己没有做好,可是那个时候她要怎么保护学长才能不让夜睿生气?她已经自做聪明的说了那句“不想做给他看”,可是夜睿一眼就看穿了。

    是她太笨,还是夜睿太聪明?不管哪一样,都是她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