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初恋秘籍
    :

    夜睿,是夜睿。左小右紧紧地攥着被子。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颤抖。

    看着左小右原本瘦小的身板薄得像纸片,颤得像风中的树叶。夜睿心中沉沉地痛。

    “左小右。”夜睿急切而鲁莽地将左小右拥进怀里,笨拙的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发顶,“没事了,左小右,你没死,左小右。”

    你没死,真好。左小右。

    不要碰我,这样恶心的夜睿不要碰我。

    左小右使劲的挣扎着,推着他,夜睿就是不放手。

    最后左小右放弃了,任由自己的头被他按在怀里,眼泪绝望的流着。她好像变成封建社会里没有人权没有自由的贱妾,生死都由不得她。

    江浩东捂着被扎出肿包的大拇指幽怨地看了一眼西蒙,真是好狠的心。然而当他看见左小右被夜睿抱得要撅过去的时候,心里顿时就释然了。比可怜,谁能可怜过左小右。

    “少爷,左小姐刚醒,还是需要多休息。”江浩东撑着他的狗胆走到夜睿身后轻声地给出“医生的建议”。

    夜睿将左小右紧紧地压在怀里,完全不顾对方是不是能喘上气这种粗鲁的抱法,江浩东敢保证,只要再持续个两个分钟左小右就能因为呼吸不顺畅再晕过去。

    夜睿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左小右,双手捧着她消瘦而苍白的脸蛋。以拇指抚去她脸上汹涌而下的眼泪,心脏阵阵发紧,“左小右,不要哭。”

    左小右没有理他,任由脑袋被他捧着,就是不看他一眼,心中无限绝望。

    真正的死亡并不是有心经营出来的,不过是一瞬间的冲动。

    左小右在撞墙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去死,只是不想让碰过别人的夜睿碰自己。以后,恐怕连撞墙的勇气都没有了。

    “少爷。”左小右滚动了一下无神的眼珠子,落到夜睿脸上的目光游离而恍惚,“让我去帮你拿解药吧。什么时候都可以。”

    碰了别人的夜睿,她不要。

    以前他怎么过的,她不知道,不想知道。现在,她做不到跟别的女人一起成为他的“解药”,做不到对他们的纠缠视若无睹。

    夜睿抚去眼泪的手指一滞,原本担心的眼眸里瞬间聚集上一片冷色。左小右要走,还是要离开他。

    夜睿忍着掐住她脖子的冲动,松开她的脸蛋,站起身,缓缓转过身,看向江浩东,冷声道,“照顾好她。”

    说完转身就走,留给左小右一个华丽而傲慢的背影,却没有给出一个她想要的答案。

    左小右绝望地闭上眼睛,眼泪轰然而落。

    死不了,逃不走,离不开。

    像被拘禁的囚徒,没有自由,没有人权,可耻又屈辱的活着。再也没有引导着她积极前进的未来。

    “左小姐。”江浩东看着她那绝望的表情,十分明白她的心情。他就是这样的,被夜睿虐着,还要时时被威胁送回幽魂谷。不想在这呆着,还要死皮赖脸的求着他把自己留下来。不然就会被师傅逐出师门。

    走而不得,留而伤痛。

    “其实少爷还是很在乎你的。”江浩东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安慰她,“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少爷也没有休息,听说也没有吃饭。”

    左小右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缓缓躺下,闭着眼睛,再也没有说话。

    夜睿回到书房,几步走到书桌前,手一挥桌上一切一应落地。西蒙站在他身旁不言不发地看着他一脸冷峻的发脾气。

    左小右,很好,太好了。她竟然还想离开自己,还想离开夜睿居,为此宁愿去偷解药也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

    外面就那么好?学校的那个小白脸就那么好?

    夜睿显然忘记自己也属于“小白脸”那一种群。

    等地上堆满碎片,桌子上架子上都空了,夜睿的火才散了一些。

    “去把靳叔找来。”夜睿地手指飞快地敲击着桌面,对西蒙吩咐时仍带着一腔的火气。

    “少爷,我一直在门口。”靳叔飘了进来。脸上挂着管家式得体的笑容,手里拿着两本书,展示给夜睿看,“我想少爷应该会需要这个。”

    夜睿喷火的双眸扫了过去,《初恋指南》《热恋宝典》。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夜睿眼底的寒意,靳叔不慌不忙的介绍:“少爷,这是我专门为少爷准备的,可以用来了解小右现在心理的书。”

    了解左小右心理……

    夜睿敲打着桌面的手指一顿,睨了西蒙一眼。西蒙立刻会意,接过靳叔手里的书道,“爸爸,您先忙去吧。”

    靳叔一走,夜睿把《初恋指南》扔给西蒙,“看完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自己则拿着《热恋宝典》翻了起来。

    他才不要看“初恋”那种幼稚的东西。

    夜睿翻着书上的内容,越看越不屑。

    主动出击,他和左小右之间,从来都是他主动;

    恋爱礼仪,他出身贵族,礼仪是与生俱来的;

    主动付账,以左小右的贫困程度,想要她付账那也是不可能的;

    心理战术,在他的面前任何人的心理都不堪一击;

    开房技巧,从来都是随心所遇,每次左小右都很愉快,有一阵更是与他同时巅峰,非常和谐。

    ……

    夜睿一目十行的看完,把书往桌子上一扔,对西蒙道,“汇报你的工作。”

    那么多字,一个句有用的话都没有。

    西蒙没有夜睿这么快,为难地说,“少爷,我还没有看完。”

    夜睿的手指在桌子上飞快的敲击着,左小右已经醒来了,他要打消她离开的念头。

    “先说说你看完的部分。”夜睿挥挥手,有些不耐烦,“看到哪里说到哪里。”

    “是。”西蒙站起来,拿起笔记本认真的汇报,“第一点,等待对方回应时要适当的保持神秘感,给对方一定的自由度。逼的太紧反而会适得其反……”

    适当的自由度……

    夜睿敲击着桌子的手指渐渐放缓了速度,变得有节奏有韵律。很快,他的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西蒙,把星夜广场的案子改一下。”

    星夜广场,孤儿院才是左小右的心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