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少女心里的情愫
    :

    果然,夜睿盯着他,淡淡地问,“说说看你对女人心理的了解。”

    西蒙硬着头皮,哽站声音道,“我一直跟着少爷,见过的女人少爷都见过,我并不了解她们。”像是为自己开脱般,他连忙补充建议,“少爷,不如问问辰少。他的女朋友都集满十二星座了,一定很了解女人。”

    夜睿点点头,“嗯。”大手一挥,“让他过来。”

    左小右刚走出书房就后悔了。

    为什么去撞墙,为什么这几天这么颓废,还不是因为想要离开这里没有办法吗?

    现在夜睿提出来了等星夜广场赚够二十亿就放自己自由。他能随意放弃一亿,或许赚二十亿用不了几年呢?为什么不问问夜睿赚够二十亿需要多长时间?

    “叫你作,叫你作!”左小右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个时候还这么意气用事,左小右你个笨蛋。

    西蒙下楼的时候就看见左小右一脸呆滞地站在楼梯拐角,嘴里念念有词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左小姐?!”西蒙疑惑地叫了一声。

    “啊~西蒙先生。”左小右无意识的应了一声,还是呆呆地沉浸自我惩罚里没有回过神来。

    “左小姐,你没事吧?”西蒙有些担心地看着她的脑袋。原来左小右也不是那么聪明,可是现在看起来已经有些泛傻气了。不会是撞坏脑子傻了吧。

    “没事。”左小右机械的摇摇头,突然眼睛一亮,西蒙,西蒙肯定知道夜睿赚二十亿要多长时间。

    “西蒙先生。”左小右看着西蒙目光灼灼。

    西蒙看着一秒钟变脸的左小右,心里的担心更重了。虽然左小右很善良,但是夜睿居真的需要一个智商正常在线的主母,而不是疯子或者傻子。

    左小右却不知道西蒙的这些担心,看着西蒙的眼里光芒闪烁,“西蒙先生,你能不能给我透露一点点,一个星夜广场要多久才能赚够二十亿?”

    这些数据都是长期盘踞在西蒙脑海里,他也不想吐口而出,“加上前期投入保守估计纯利润回款大约三四年吧。”

    三四年?

    左小右眼里的光芒瞬间绽放,只要三四年就能离开这里了。

    三四年忍忍就过去,刚好大学毕业。

    左小右小那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再次绽放,看见了自己重掌命运的曙光。

    她冲西蒙一鞠躬,“谢谢你西蒙先生。”正要走,连忙补充,“也谢谢少爷。”

    说完转身就跑了。

    既然已经有新的希望了,左小右就要开始努力了。

    左小右回到房间里整理着书本,有一个多星期没有上学了,她要好好温一下书。

    学校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请假,之前因为“失恋”有些自爆自弃连学校有没有请假都没有心思去管。现在状态恢复了,左小右开始在意了。

    她先给小优打了电话,一般情况下她不去上课小优都会帮忙请假的。可是小优的电话怎么都接不通,不是忙音就是关机。

    左小右想到那天小优疯狂呕吐的模样,心里一紧张,小优可别是病重了。像她们这样的贫困生,又无父无母的,最怕就是生病了。花钱不说还没有人照顾。心里的凄凉可想而知。

    左小右又连忙给胡一青打电话,庆幸的是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小右,你病好点了么?”胡一青还是那呆瓜一样的声音,但是能感觉到他很高兴。

    “嗯嗯。我好了。”左小右没有心情和他聊天,胡乱的应了几句,就直接问,“你看见小优了吗?她怎么了?我给她打电话都没有接。”

    胡一青呆呆地“哦”了一声,停顿了片刻,才对着电话一字一顿地说,“小优,她,没事啊。有点肚子疼,现在在我家,休息呢。”

    虽然胡一青平时说话就慢,可是语气一向连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个字一个字的迸。

    左小右皱了皱眉,“胡一青,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我刚刚倒水呢。小优在我家休息呢,我妈妈照顾她,你放心养病吧。”胡一青瞬间说话就利索了。

    左小右这才放下心来,也突然意识到一点,“你怎么知道我病了?”

    胡一青一愣,“不是你让你的老板打电话给我说你病了,让我帮你请假吗?”

    “我没有啊。”左小右一时反应不过来,随后倒吸一口冷气,“夜睿给你打的电话?”

    “唔,对就是这个名字。”胡一青的声音有些混乱了,“小右,我先挂了,我看看小优。”

    电话挂了半天,小优躺在宾馆简陋的床上,双眸通红,满脸泪水,缓缓地转过头,背对着胡一青。

    “小优,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接小右电话?她很担心你。”胡一青走到床的另一边,看着小优说话。呆愣愣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我好了就会去上学的。”小优抹了把眼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好。

    胡一青摇摇头,“那怎么行,你烧刚退,我等你好了再回去。”

    小优没有再说话,闭上眼睛不再看他。只是眼泪仍然从那微肿的眼皮下缓缓流下来。

    她正式变成一个没有人要没有归宿没有理想没有目标的孤儿了。

    左少卿没有再责怪她没有好好照顾小右,而是给了她绝对的自由。从此她再也没有见到他的资格,也没有见他的理由。

    若森告诉她少爷给了她最大的宽容和尊重,成全她的骄傲与自尊,把这些年存到她户头的钱转给了慈善机构。

    一刀两断,只因为她没有照他的意思去照顾小右。

    为什么左小右可以那样轻易的得到他的心,为什么?明明她已经失了做了夜睿的女人,为什么他不嫌弃。

    同样是孤儿,为什么左小右就是被守护的那个,而她小优就是被舍弃的那个?!

    她想不通,不甘心。

    夜睿坐在书桌前优雅地喝着咖啡,听着辰亦梵唾沫横飞的讲着女人的每一种心里。在听到有道理的地方,夜睿便会挥挥手,示意西蒙记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