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科普女人心理
    :

    辰亦梵第一次品尝到自己在夜睿心里的地位,更加卖力的分析着这些年恋战花丛得出的经验。

    “最重要的一条,女人通常爱说反话,我们要反其道而行。比如说你夸她一句好美,她就会说你,哎哟讨厌。”辰亦梵捏着嗓子,比着兰花指学着女人害羞的说话。只可惜夜睿和西蒙都是没有什么笑点的人。他只好恢复常态继续说,“当你要送她礼物的时候,她会说我不要礼物,我只要你。”

    辰亦梵竖起食指摇了摇,“no,这个时候她的真正想法是礼物越贵越好。”

    “这一条还有最重要一点。”辰亦梵冲夜睿风骚地挤了挤眼睛,“当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要你狠狠地要她。”下巴一挑,“睿,你说是不是。”

    夜睿还真的支着下巴认真地回想了一遍所有跟左小右在一起的每一次全过程。然后认真地点点头,冲西蒙勾勾手,“记下。”

    每次左小右说不要可是最后还不是一样都在他身下颤抖轻吟,明明就很享受的样子。

    想到这里,夜睿唇角扬了扬,荡漾出浅浅的笑意。

    辰亦梵看着那满脸春色,正要打趣就被西蒙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制止了。

    “唔。继续。”夜睿微眯了眼眸示意他说下去。

    “还有就要因地制宜了。”辰亦梵道,“女人的内心都是虚荣的。她们都渴望被爱护被别人羡慕,所以尽可能多的做一些让人羡慕的事就对了。反正睿你这么有钱,尽量选贵的送就是了。”

    辰亦梵走了,夜睿的办公桌前留下了一本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

    夜睿认真的翻了翻,他得要验证一下辰亦梵的话。

    “看看左小右在干什么。”夜睿打了个响指,冲西蒙吩咐。

    “是,少爷。”西蒙刚刚取过遥控器准备打开监控。门外就响起了叩叩的敲门声,还有左小右小声的低唤,“少爷。”

    夜睿唇角不由自主的扬起,露出一抹不可抑制的笑意。随后轻咳一声,淡道,“进来。”

    左小右进门时,夜睿已经换上习惯性冷酷的脸。

    “谢谢少爷让胡一青帮我请假。”左小右向夜睿深深一鞠躬,“我想明天开始回去上课。”

    夜睿幽冷似墨的眸子深深的扫过左小右微垂的眸子,滑过她雪白的脖颈,最后落到那玲珑的曲线上。气息越来越重。

    好久好久没有碰过她了,她窄小的肩骨是否仍够他掌心一握,她的身体是否已经忘记自己的温度。

    夜睿眸中红光一闪而过,左小右低垂着头没有发现。只是半天没有听到夜睿的话,她有些焦急,刚要抬头催问,就撞见了他弥漫了**的眸子。

    左小右一惊,哪里还顾得上再问上学的时候,立刻一鞠躬,“少爷您先忙。”转身飞也似的逃了。

    左小右,还是在抗拒自己。

    夜睿放在桌上的拳头紧了紧,哑声道,“药。”

    西蒙连忙从抽屉里取药给夜睿吞了。

    “少爷,左小姐身体已经恢复了。”西蒙担心地看着逐渐平复下来的夜睿,小声的提醒。

    在他看来左小右的身体好了,已经可以旅行“解药”的职责了。

    夜睿没有说话,神色冰冷。他要左小右,不只是人,还有心。

    他的心已经受到她的牵制,没有理由她的心不由他的牵制。

    这就是夜氏情感原则。

    傍晚的时候,左小右整理好书包,犹豫着要怎么再去跟夜睿说上学的事。

    “小右,今晚晚饭就不在房里用了吧?我们去餐厅吃好吗?”靳叔温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轻柔的语调像在哄小孩子。

    左小右回过头,就看见靳叔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

    不管是真是假,那一刻左小右特别想哭。想院长,想有一个也会用这样慈爱眼神看着自己的爸爸。

    “不了,靳叔,我不饿。”左小右摇摇头。她不想去餐厅,不想看见夜睿,更不想看到那个女人。

    认命的承认了“失恋”的事实,可是恋上他的心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抽身退出。

    心里知道夜睿是个“**”的渣男,可是再明白心还是会痛的。

    “真的吗?那太遗憾了。”靳叔长长地叹了口气,“西蒙好像说少爷要跟你说一下上学的事。”

    “我去餐厅吃。”左小右立刻站了起来。

    没关系,就看着他们两个当着自己的面恩爱好了。彻底的心痛死了,就不会再对夜睿报有任何期待。

    “今晚有你喜欢吃的素肉。”靳叔走在她身旁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左小右,到底还是单纯的。

    夜睿坐在主位上目不斜视地切着牛排,左小右那到嗓子眼里的话欲言又止。

    虽然那个女人没有,可是现在每次看到夜睿她总会不自觉想到他们亲密拥吻的样子。那个挥之不去的画面,就像一把利刃,一次又一次的刺着她的心脏。

    “小右,你的素肉。”靳叔把一份素牛排放到左小右的面前,温柔的解释,“江医生这段时间你都不能吃太过油腻的,我们过一阵再吃好吃的。”

    “谢谢靳叔。”这好像是她生命中第一次吃牛排,虽然是素的。

    “少爷和小右,你们慢用。”靳叔幽幽地看了一眼自顾自吃的夜睿,躬身退到一旁。

    灯光也暗了下去,左小右才发现原来餐桌上还点着蜡烛。

    烛光晚餐?

    左小右垂下头去,只觉讽刺。

    这肯定又是靳叔一厢情愿弄出来的弄出来的。她看出来靳叔在那个女孩面前维护自己。可是,现在都太迟了。

    她左小右是穷,是没有傲气的资格,可是她从心底里抗拒排斥这种男人。

    爱情不是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夜睿不是她活着的唯一目的。

    就算再喜欢,她也无法忍受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苟且。

    就像之前她以为夜睿有喜欢的人的时候,那种刺痛感和屈辱感都在深深的刺激着她。

    这是左小右的占有欲,卑微却宁死不肯退让的自尊。

    夜睿淡淡地扫了一眼左小右,见她愣愣地盯着素牛排一副无从下手的模样。

    “笨。”夜睿轻啧一声,长臂一伸,取过她的餐盘放在自己面前,优雅而从容地替她将素牛排切成了方方正正的小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