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左少卿的温柔
    :

    现在正好是上学的点,校门口都是赶课的老师学生们。

    夜睿的布加迪刚一停下就引得无数人停下脚步围观拍照,夜睿下车的瞬间周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夜睿?这不是夜氏的夜睿吗?全球最年轻的商业天才?听说他来我们市两年了,一点小道消息都没有。没想到竟然会来我们学校耶。”

    “可能是来我们学校找他赞助,人家来考察来了。”

    “看看看,他是去开车门吗?里面还有什么重要人?”

    所有人屏住呼吸,都睁大眼睛在等待车里即将出现的那个人。

    然而车门打开的瞬间,众人只觉一道道天雷自头顶滚过,“天哪?左小右?!”

    左小右最近可算是出名了,不但跟殿堂级校草暧昧不清,居然还能沾上夜睿的光。

    大家手里的照相机就再也拍不下去了。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意识,左小右不配跟夜睿站一块。

    左小右感觉自己都要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给电焦了,连忙就冲夜睿一鞠躬,想道完谢就赶紧逃跑。

    左小右身子刚刚往前一倾,还没有弯下腰,夜睿一把揽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一带。左小右不及防脚下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纵然隔着布料她仍然能感受到来自夜睿的炙热。左小右立刻想到在水吧面前,夜睿让自己当街换衣服的场景。

    他不会,想在学校里……

    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夜睿,双手抵在他胸前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退去。

    夜睿不满地一手固定住她的腰身,一手捧住她的脸颊,在她发顶轻轻印下一吻,然后轻声道,“下课准时回家。”

    说完不等左小右反应过来,便松开她,就着还开着的车门钻进了车里。

    咧?左小右看着扬长而去的布加迪轿跑,愣了半天。

    弄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说这么一句话吗?

    左小右摸了摸被夜睿亲过的发顶,心里一阵酸涩,如果不是解药……不,如果不是其中“一个解药”,左小右真会沉浸在这种“假恋爱”的幸福里。可是现在,她不过是他的其中一个“解药”而已。他能那样待自己,自然也能那样待她。

    左小右尽量忽略那些来自路边目光,尽量若无其事地往教室里走去。

    然而她不找事,事也找她。

    没走几步,左小右被撞了个踉跄,她摸着被撞痛的胳膊正看是谁撞了自己。就见一个身材微胖的女生狠狠地推了她一把,生气地冲着她破口大骂,“喂,你瞎啦,走路都不看的。”

    啊?!明明就是她从后面往前冲撞了自己。

    左小右虽然在夜睿面前很弱,但是她一直都不是个自愿被欺负的人。看对方这么不讲理,立刻反驳道,“这位同学,刚刚明明就是你从后面冲过来撞到我的。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问问其他同学,是你撞的我还是我撞的你。”微胖女生看向四周,“同学们,你们说,刚刚是谁撞了谁?”

    “是她撞了你,是左小右撞了人。”

    “左小右道歉。”

    “左小右道歉。”

    四周起哄声此起彼伏,那位撞人的女同学得意地看向左小右,“听见了吗?左小右你撞了我,还不快向我道歉。”

    左小右站在马路中央,看着那来自四面八方的漫骂声。垂直在身体两侧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的人生,因为穷因为是孤儿,一直在黑白颠倒的世界里成长出来的人生。可是,她很光明,因为她看得到光明。

    左小右没有看周围那些目光,只是紧紧地盯着那位撞自己的女生,冷冷地道,“我没有撞你,我不会道歉。”

    说完死死的咬着牙,目光坚定地看着前方,笔直地从那位女孩身边走了过去。

    她不会道歉,也不会强迫那个女孩跟她道歉,因为她斗不过她们。

    左小右不想闹事,可是别人却不放过她。

    那个女孩一把拽住左小右的胳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快的揪住了左小右的长发,狠狠一拉。

    左小右头皮受痛,忍不住惊呼一声,身子不自觉向前倒去。

    就在左小右以为自己肯定要摔得狼狈不堪的时候,身子就落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等看清来人时,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笨丫头,又不记得我的名字了么?”左少卿轻笑一声,将她松开。

    他就那样轻笑的着看她,安安静静地注视着她,眼眸那样温柔,那样心疼。

    他的小右啊,就是过这样的生活么?!

    该死!

    然而没有人看到这个笑容华贵的男人眼底的杀气,只看到那一身风华无双。

    “左……少……”左小右喃喃着正要说出他的名字。就听得“嗷~”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自耳边炸响。

    左小右回过头,这才发现刚刚撞到自己还蛮横不讲理的女孩正被若森握住手腕,身子剧烈的扭动挣扎着企图摆脱若森的钳制。

    左少卿不满意地皱眉,好不容易小右要叫他名字了。这人,还真是吵。

    “处理好。”左少卿对若森淡淡地交待了一句。便拉着左小右往前走。

    “不,不用。我能自己走。”左小右使劲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今天一早因为夜睿她已经够惹眼了,她不想再招人恨了。

    她其实明白刚刚为什么所有人都帮那个女孩说话,因为所有人都恨她,恨她一个孤儿可以站在至高无上的夜睿的身边。

    没有人明白她的不甘愿,只看到了那一瞬间惊艳。

    像那些去夜睿居面试女孩说的一样,如果真的那么好,为什么那些老板不送自己的女儿给夜睿而是找他们代替。如果真的那么好谢秋月为什么不自己去,而要处心积虑的陷害自己?

    “刚刚你怎么不反抗?为什么不跟他们争辩?明明他们都在说谎。”左少卿终于不再为难她松开手,站在巨大的梧桐树下,看着她问。

    左小右摇摇头,“没用的。”

    当所有人认定你是错的时候,除非你有绝对的力量为自己平反,否则只能认命,默默的承受着或许还能让减少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