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发疯的夜睿
    :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谢秋月抱着脑袋跌坐在地上,紧紧地把脸埋在手和腿之间,身体不断的颤抖。耳边不断的充斥着陈聪凄厉的惨叫。

    “真的不知道,她被人救走了。”陈聪被鹰犬咬了两口,吃不住痛,连连求饶,“我们真的不知道她两点在哪里。”

    西蒙正要说着什么,一名黑衣人上前在他耳边低语道,“少爷说把人带到东苑。”

    西蒙立刻要让人把谢秋月和陈聪绑了蒙了眼睛,也不给止血上药,直接扔到车上带到了东苑地下室。

    东苑别墅的地下室,无影灯照得整个空间亮无白昼。空旷而广阔的空间里,安静地能听到呼吸的回声。

    夜睿坐在房间唯一的一张椅子上,面前白雪的桌子上一根乌黑的长发显得格外醒目。

    那是左小右的头发。

    夜睿放在桌子的手已经用力地撑成了爪形,白皙的手背青筋爆起。周身冷得向身后的黑衣人都跟不由得跟着颤了颤。

    “少爷,人带来了。”西蒙走了进来。跟在身后的黑衣人把两个袋子扔在了地上。打开,露出谢秋月和陈聪两个血淋淋的人来。

    “夜总饶命啊,我们真的不知道左小右在哪里,真的。”谢秋月连跪带爬得来到夜睿面前,“左小右还是我们给您拉的线呢。我们,我们怎么会害她呢。夜总……”说完还不断地向陈聪使眼色。

    陈聪痛得脸色苍白,上下牙齿直打架。可是为了活命还是不得不咬牙忍着痛配合谢秋月,“是啊是啊,小右是我的妹妹。当初我也是为了她的幸福才让她来侍候你的。我们怎么可能会害她呢。”

    拉线?为了她的幸福?

    夜睿幽冷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寒光。

    左小右就是因为被设计上了他的床才会心心念念的想着要离开他。

    夜睿抬起脚,一脚踹在了谢秋月的肩上,把她踹地在地上滑了好几米,直到撞到墙壁才停下来。

    谢秋月摸着火辣辣的肩膀和后背,痛得脸扭成一团。

    夜睿起身,修长的双腿迈着优雅的步子,一脚踩在她撑在地上的手上,冷声问,“你们对左小右做了什么?”

    “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干。”谢秋月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认了就完了。她咬着牙,死撑,“是左小右,她要去什么地方,让阿聪送她去。我们就把她送到那里后,就看见她被一个男人接走了。”为了增加真实性,她还添油加醋地道,“那个男人很帅很高……对对,那个男人叫左少卿,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不信,您可以去查。”

    其实那个时候灯光很暗,那群男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根本不知道是谁救走了左小右。但是她记恨左少卿让她当众出丑,所以故意挑唆夜睿去对付左少卿。

    不得不说无心插柳。

    夜睿当然知道这个左少卿,左小右在学校里的新奸夫。

    如果一个别的名字夜睿可能不信,但是这个左少卿确实可疑。

    “查左少卿。”夜睿给刚刚回到夜睿居的辰亦梵打了个电话,冷冷的命令。

    不到三分钟,辰亦梵就查到了。

    “睿,果然没错。那个左少卿一整天都在跟踪你的女人。”电话里辰亦梵兴奋的报告。也不知道他是因为查到了左少卿的踪迹高兴还是因为八卦到夜睿再出现一个情敌。

    “查出他的位置。”夜睿收了电话就开始往外走。以辰亦梵的本事,很快就会有消息。,他一刻也不想再这等下去。

    临走前,夜睿踩着谢秋月的手用力一碾,咔咔嚓嚓一连串骨骼碎裂声不断响起,谢秋月立刻痛得失声尖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都说了,我说的都是事实。”

    夜睿冰冷而轻蔑地睨了她一眼,仿佛她是世界上最龌蹉的生物,“踩到屎了,总要擦一擦。”

    说完退开一步,立刻有黑衣人拿了一双鞋过来放在他面前。夜睿当着谢秋月的面踩上簇新的皮鞋。

    嫌弃、厌恶!

    谢秋月心里被强大的不甘心撞击着,双目龇得通红。

    凭什么是左小右,她才是真正的系花。左小右不过是孤儿院可怜的孤儿。

    她自认眼里那嫉妒的光芒掩藏的很好,却不知被夜睿尽数看在眼里。

    “凭你也配跟左小右比?!”夜睿再也没有看一眼地上的男女,冷声道,“扔到左小右出事的小巷子里,喂野狗。”

    鹰犬毕竟是夜睿居的狗,不能单独留下。

    西蒙会意,又让人把那两人装回袋子里,扔上车。最后因为实在找不到野狗就从宠物店弄了两条成犬藏獒放进了那条幽深的小巷子。

    凌晨一点,半山唯一的景观别墅迎来了首位不速之客。

    宫廷式高大的大门大开,数十名黑衣保镖立成两排,将中央让了一条夹道。那斐然的气势,仿佛在迎接着国王的降临。

    一身黑衣的夜睿迈着修长的双腿,优雅而快速地向大厅中央走去。

    左少卿淡定地坐在大厅中央,优雅而慢条斯理喝着手里的咖啡,看着一脸煞气的夜睿向自己疾步而来。

    从夜睿的车进入半山环道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他知道夜睿会找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夜少深夜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左少卿将咖啡杯放到精致的杯碟上,看向夜睿笑容温和华贵。

    他的身后同样站了一群白衣人,看着夜睿的那一队黑衣服眼中分明不善。

    夜睿完全没有跟左少卿周旋的意思,他站在左少卿对面,目光阴冷,开口直奔主题,“把左小右还给我。”

    还给你?!

    左少卿唇角的笑意更深,他不疾不徐地抬眸看向夜睿,“小右,是你的么?”

    “当然。”夜睿不屑地看着他,冲身后的人一挥手,“找到左小右,带走。”

    他带这么多人,就是为了预防左少卿不交人。而看他这副样子,完全没有想要把左小右交出来的自觉。他只能用抢的。

    夜睿话音一落,黑衣人便自动自发的散开,冲了出去。

    “拦下。”左少卿眸光一闪,手一挥。身后的白衣人立刻也散了开去,一人一个拦住了夜睿的黑衣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