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两个退让的男人
    :

    两拨人马对质的瞬间,雪白整洁的地毯上已经碎片满地,就连华丽精美的水晶吊灯都残破了一角。

    黑衣人和白衣人夹道而站,每个人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然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光芒。

    对手,不是每天都有。身为保镖也不是每天可以像这样爽快的打架。

    两队人中间站着一个瘦小的小老头,正双手叉腰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你们这是干什么?不知道家里有病人吗?”小老头一推眼镜,气冲冲地走到左少卿面前,非常生气却压抑着声音指责道,“你不知道病人有脑震荡吗?不知道人家现在营养不良贫血身体虚弱需要休息吗?还在家里打架?”

    他回过头看一眼凶神恶煞的夜睿,冷笑,“长得凶了不起啊,长得凶就不要以谋害病人么?”

    说完冲两人气势汹汹的警告,“不要再打架了。除非你们想害死她。”

    左少卿挥挥手,“退下吧。”

    刚刚他只是不想左小右被夜睿带走,没想到这一层。心里对左小右又愧疚了一分。

    夜睿听完老医生的话,也挥开了自己人。冷声音问,“左小右,她怎么了?”

    左少卿站起身看着他,“你的人?你不知道她怎么了?”他一步步向夜睿走近,“这话,我该问你啊。她怎么了?为什么住在夜睿居会贫血会营养不良?为什么会脑震荡?为什么会腹部出血?为什么?”

    夜睿眉头一蹙,左小右之前确实被饿过一阵,但这一阵都有给她好好补怎么还营养不良?

    “我要带左小右回去,她是我的。”夜睿冷冷地盯着他,一步也不退。

    左小右必须要回夜睿居,好的坏的,她都必须在夜睿居。

    左少卿唇角的笑容不减,只是眼眸里升腾起一片蔚蓝的怒气,语气淡然而杀意凛然,“哦~真的要好好的想法子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行。”

    夜睿唇角扬起一抹不屑,神色冰冷,“在我消失之前,你不要消失了才好。”

    左少卿淡然一笑,“我自然不会。”唇角上扬,笑意华贵,“放心,我会好好的活着,陪小右到老。”

    夜睿的神情瞬间冰冷,很好,左少卿。愚蠢无知的少年,他会让他像卜俊杰那样万劫不复的。

    看到夜睿眼里的杀气,左少卿淡然一笑,看向某个方向,“小右在那里,你要看看她吗?”

    说完就往那个方向走去,夜睿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西蒙等人想要跟上,“少爷,小心。”

    前一秒还剑拔弩张,这一秒就主动让步。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

    左少卿蓝眸微弯,明明是笑着,却分明带着不屑,“传闻夜少一向恣意,看来传闻都是虚的。”

    传闻夜睿多疑,如果不是怕他还继续动手打扰到小右,他怎么会这样轻易让他见到小右?!

    “不用。”夜睿示意西蒙退下。只要左小右在这里,龙潭虎穴他都闯。别说眼前不过区区一名小白脸。

    而且万一如果左小右真的像刚刚那个老头说的这么严重,那这些人过去就会惊扰她。

    左少卿倒有些意外,毕竟这是自己的家,真要有陷阱夜睿恐怕也难逃一劫。

    还是小右,对他来说并不只是禁脔那么简单?!

    绕过蜿蜒的旋转梯,左小右的房间在二楼的第一个房间。

    刚一进门,刚刚那个小老头立刻不悦地压着声音警告道,“不要大声说话。”

    夜睿第一次没有对别人给他看脸色生气。从一进门他的眼里就只看到躺在粉色蕾丝堆里的左小右。

    脸色苍白,唇瓣也没有了之前的血色,苍白而单薄。

    她的脸上有五道细细浅浅的指痕,一看就被人打过。

    左小右,这个笨蛋,又被人打了么?

    孤儿院那种地方就那么好么?拼命地想要离开夜睿居回到那里去挨打?!

    夜睿缓缓地伸了手,抚过左小右被打的脸颊,轻轻的摩挲着,仿佛这样可以缓减她的疼痛。

    左少卿有些惊讶地看着此时的夜睿,那冰冷的面瘫脸竟然那样温柔,他的动作轻得仿佛在呵护刚刚出生的婴儿,惊喜而后怕。惊喜看到她更害怕自己弄痛她。

    夜睿,喜欢左小右?!

    左少卿眸光微闪,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夜睿看了一会,直起身子,转向那瘦老头,“借一步说话。”

    如果西蒙等人跟过来一定会惊得大跌眼镜“原来少爷也会用礼貌用语”。

    左少卿若有所思地看着夜睿和瘦老头离开的背影。心中暗忖,夜睿的狂妄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可是现在这个有礼的夜睿,是因为左小右?

    左少卿捏了捏眉心,有些苦恼。那样一来,抢回左小右的机率恐怕就要小了。

    左少卿在床边站着,看着沉睡的左小右,好看的眉头苦恼的蹙成了一团,“小右,要怎么告诉你的身世,你才会不恨我?!”

    左少卿看着瘦老头一个人回来,不见夜睿,有些意外。

    瘦老头看着他道,“别看了,情敌走了。”

    左少卿笑道,“东叔还真是眼尖。”

    东叔弯下腰边继续替左小右检查,一边赞叹道,“你这个情敌是个劲敌。我看他紧张小姐不比你少。我才跟他说小姐不能移动,他就二话不说走了。还嘱咐我好生照看小姐。”

    检查完直起身子,看着左小右,叹道,“我们的小姐,受苦了。”

    “是啊,受了很多苦呢。”左少卿轻声叹息。

    “爸爸,妈妈……”左小右的轻声呢喃差点让两个男人落下泪来。

    “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左小右在梦里小声的控诉着,“我好想有个家,好想,好想。”

    “唉!”东叔抹了抹眼角,转身出去了,留下左少卿一个人照顾左小右。

    左少卿在床边坐下,紧紧地握着左小右行消骨瘦的手,轻轻地跟与沉浸在梦境中的左小右对话,“小右,你有家,你有很爱你的爸爸妈妈。小右,你不知道他们有多爱你。小右,你有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妈妈。”

    左小右仿佛听见了他的声音,激动的情绪渐渐安稳下来,再次沉沉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