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君子爱财
    :

    就在左少卿以为夜睿暂时不会前来打扰的时候。第二天,西蒙就奉命带着一众人马,仪器设备来到半山别墅,一件件往里搬。

    若森无语地看着西蒙自顾自地忙碌着,连声制止,“你们凭什么把你们的东西搬到我们不易居?凭什么让你们的佣人厨子到我们不易居?”

    西蒙木然地看了他一眼,“少爷说了左小姐喜欢用自己惯用的东西。她虽然现在暂停贵府但一应用具最好还是用着我们夜睿居的,才会比较舒服。少爷说相信左少爷也希望左小姐在贵府住的自在些。”

    “唔,让他们进来吧。”左少卿路过门口的时候撇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两拨人,淡道。

    再闹起来只会打扰到左小右。何况他也猜到夜睿不会这么轻易就退让。

    若森狠狠的瞪了一眼西蒙,让开身子。看着西蒙的人一件件往里搬东西,连声提醒,“不要碰到家具,嗳嗳,不要碰到楼梯……不要碰到瓷器,不要……”

    若森紧张地看着那些人在搬东西,这些家具都是连夜换上新的,楼梯的油漆也都是新刷的。虽然不易居不缺钱,可一件件都是好东西,少爷不在意他可得管着。

    东西搬完,西蒙带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少爷,那个夜睿简直太过分了。”若森脸色很不好,他们左家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左少卿优雅的喝着咖啡,唇角笑意浅浅,“有什么不好?”

    西蒙很会办事,所有医疗设备都放到左小右的房间,有序的摆好。甚至还一一调试好,只要打开电源就可以使用。

    人也安排的很妥当,伺候左小右的,厨房的,都安排的很妥当。

    夜睿,很会调教人呢。

    “少爷,你说这个夜睿对小姐按的到底是什么心?”若森说道出自己的担心,“他是不是爱上我们小姐了?”

    左少卿手中的咖啡杯一顿,俊眉微蹙,“那可真糟糕。”

    从夜睿手里抢一个禁脔已经困难重重,如果夜睿真的爱上了左小右,那恐怕只能跟夜睿硬拼了。

    若森道,“其实,只要告诉小姐真相就可以了。只要告诉小姐真相,小姐就会自动回到少爷的身边。”

    左少卿摇摇头,如果事情这么简单,他就不用这么迂回了。而且,他并不希望左小右知道那些黑暗的真相。她已经受了太多苦,他不想她再去承受那些仇恨和争斗。

    他宁愿选择用这种让左小右爱上自己的方式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也不想用一个个残忍的真相逼她去面对无数黑暗的过往。

    仇恨,黑暗,就让他去背好了。

    若森叹了口气,总之少爷是他们的中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左家,为了小姐,可是,“如果小姐爱上了夜睿怎么办?”

    砰!

    咖啡杯重重的砸在雪白的实木桌上,那晶莹的桌面滴洒着无数小颗的咖啡渍。

    若森下意识垂下头去,不再声张。等他再抬起头时,左少卿已经走远,只留给他一个华丽挺拔的身影。还有那轻柔的仿佛来自天堂的声音,“若森,百慕大基地随时欢迎你回去。”

    明明声音温柔的仿佛风春拂过,若森却有种被拂过的风卷走了心脏,顿时白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少爷这是生气了。

    刚用完早餐出来的东叔同情地拍了拍少爷结实的肩膀,“你要坚定的相信,小右小姐是属于我们少爷的,绝对不可能爱上夜睿。明白?”

    说完摇摇头走了。

    虽然他也明白那个夜睿是劲敌,但是,小姐从出生那一天起就是少爷的。

    嗯,一定要坚定的相信着!

    东叔默默地给自己坚定立场,心里却有些期待小姐的心到底是属于谁的。

    奢华的夜氏大楼顶层,夜睿面无表情地听着西蒙的汇报,冰冷的眸光淬着寒气,“你是说有人把陈聪和谢秋月救走了?”

    西蒙垂下头,“是我办事不利。”

    夜睿摆摆手,本来就只留了一个人看守,要有人有心出手,被救走也正常。只不过……为陈聪和谢秋月出手跟他夜睿做对的人,他还真有兴趣知道。

    “查!”

    西蒙立刻恭敬应是。

    “左小右醒了吗?”提到左小右夜睿冰冷的瞳孔闪了闪,不自觉染上一抹柔色。

    西蒙摇摇头,“上午送仪器过去的时候左小姐还没醒。那边的佣人十五分钟汇报一次,目前还没有收到左小姐醒来的消息。”

    夜睿敲了敲桌子,沉吟片刻,“下一个会什么时候?”

    “一个半小时以后。”

    “去半山。”

    半个小时候以后,当夜睿的布加迪轿跑和十几辆黑色轿车出现在监视器里的时候,半山城堡别墅里的保安如临大敌,飞快的拿起对讲向若森汇报,“昨天来闹事的人又来了。”

    昨晚夜睿的人几乎拆了别墅的一整层,为了修复别墅所有人几乎一夜没睡。现在别墅里的每个人都夜睿充满了阴影。

    左少卿坐在左小右床前握着她苍白的小手,听着若森的汇报,看站她已经有些血色的脸颊,眼眸中尽是宠溺之色,“笨丫头,坏蛋找上门来了,我得走了。”

    说完亲了亲她白皙的手背,将手放回被子里掩好。这才跟若森走了出去。

    巨大的落地窗旁的长餐桌上,夜睿和左少卿分占一角对面而坐,每人面前都摆着一份色泽鲜艳的意大利面和浓稠的菌汤。

    西蒙和若森分别站在他们身后,一个目光似火,一个机械呆木。

    左少卿优雅地喝了一汤,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到他的脸上,笑容越发明媚,“怎么?夜少是想以后改住我夜睿居么?”

    夜睿自顾自吃着面,头都没抬。

    西蒙在身后代言,“等左小姐回到夜睿居少爷就不会再来了。”

    若森一听就来气。这个夜睿一到不易居就跟回自己家一样,那些佣人立刻做好送到餐桌。少爷跟他说话,还完全无视,登堂入室,简直狂妄至及。

    若森火气一开正要骂人,左少卿淡淡的开口,“盘子、餐桌、厨具,水电,场地,一应由我不易居提供,加上昨天的损坏。”手一招,“若森,算一下夜少欠我们多少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