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左小右醒了
    :

    若森大脑飞快运转,“碗碟由bugattiroyal独家设计,杯碟一套二十万;不易居场地私密不对外,勉强收费二十万一天;水晶吊灯等一应设备维修……”略一停顿,默算了一下得出结论,“请夜少支付五百万。”

    五百万?!分明就是敲诈。

    除非了bugattiroyal有价之外,其他都是若森胡乱提的。

    西蒙木然的脸上隐隐有些不悦,就算少爷有钱也不能白白让人敲诈了。

    正当若森等着看好戏的时候,夜睿冲身后的西蒙一招手,“支票。”

    西蒙有些不甘愿,“少爷,他们这分明就是敲诈。”

    夜睿就着餐巾擦了嘴,“救了我夜睿的女人,这钱该钱。”

    西蒙立刻明白,这是要报答左少卿救了左小右一命。

    西蒙立刻拿了支票本递到夜睿面前。

    左少卿看着放在桌子上,字迹飞扬支票,似笑非笑地看着夜睿,“原来小右在你心里不过五百万。”

    夜睿抬眸看了他一眼,眸光掠过一抹冷色,“我的女人值多少,轮不到你来讨论。”

    “哦?”左少卿手里的叉子一掷,精准地叉在夜睿的签名上,手指轻轻一弹。那叉着支票的叉子就像一道离弦的箭,闪着寒光贴着桌面向夜睿射去。

    待那叉子临近了,夜睿只一挥手,那飞速疾行的叉子便被甩到了地上,支票似风中的落叶在阳光下颤抖着。

    左少卿眼眸中闪着冷意,“小右,无价,她更不是你的女人。”

    夜睿冷笑,“左小右这一辈子都会是我夜睿的女人。你那不该有的心思趁早死了。”

    说完噌地站了起来,直接上了楼,去向左小右的房间。

    虽然刚刚来的时候才看过没有醒,他才刻意在这用了午餐等了一个小时。

    可是,左小右还是没有醒。

    “江浩东呢?怎么还没有来?”从出公司门让西蒙通知了江浩东,都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到。太不中用了。

    西蒙连忙打电话催促。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话筒里传来江浩东气喘吁吁的声音,“我到了,我到了,正在找入口呢。”

    西蒙连忙出去把江浩东接进来。

    若森眼睁睁地看着西蒙带着人进进出出,完全拿不易居当自己家一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少爷,我去安排些人在路上埋伏,在路上把他们打一顿。这样就不会影响到小姐休息了。”若森提议。

    左少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看向远处站了两排的黑衣人,道,“昨晚他们的身手你也见到了。你觉得有胜算吗?”

    这一点若森也奇怪,“我们的人可都是百慕大基地苦恼训练出来的,他们的人,怎么也这么耐打?”

    左少卿若有所思地看着左小右的房间,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看来这个夜少,也很有故事呢。查一下夜睿养在外面那些年的资料。”

    网上夜睿的资料很简单,八岁前都在m国夜家生活,八岁后因身体虚弱寄养在亲戚家,十八岁回到夜氏连续几个项目救了半死不活的夜氏一举成名。

    那十年,可真是神秘的十年。

    江浩东看着飞快而有条理的替左小右做完全身检查,条例性地向夜睿汇报,“左小姐现在处于沉睡状态。等她休息好了就醒了。”

    “那她的脑震荡和腹部出血是怎么回事?”夜睿冷冷地问。

    江浩东连忙为自己辩解,“我发誓,之前的脑震荡已经好了。这肯定是新撞的。腹部出血更不是我的原因,在夜睿居的时候根本没有腹部出血过。”看着夜睿一副能冻死人的样子,连忙指着旁边的机器补充,“现在情况都稳定了。大脑指标已经恢复正常了。”拿起机器旁放着的一些化验单子,“血项也很好,除非有点贫血。”

    夜睿盯着他冷冷地问,“左小右没事了?只是在睡觉?”

    江浩东连连点头,“是是是。”

    夜睿冷着脸继续问,“为什么这里的医生告诉我现在不能轻易移动左小右?”

    江浩东心里对咄咄逼人的老板简直无语,“腹部出血的时候确实不宜移动,但是现在症状已经没有了。”一想到之前夜睿让自己把左小右弄醒的样子,连忙补充道,“现在左小姐太虚弱,如果强制唤醒会影响她身体健康。她现在就需要休息,睡。”

    要不然一个人也不可能睡了十几个小时还没有醒。

    夜睿冷眼看着江浩东一面着急为自己开脱一面又要维护左小右的样子,沉默半晌,道,“你留下来照顾左小右。一旦醒了立刻汇报。”

    咧?!

    江浩东惊讶地看着他,“可是我还有别的工作。”

    那个成分还是没有分析出来,别院的女人现在只会偶尔睁眼还不会彻底醒来。这都是关乎他前程的工作,不能耽误。

    “允许延迟。”

    夜睿的话让江浩东如蒙大赦,差点就在跪下来谢恩了。

    “少爷,会议马上就要开始。”西蒙在一旁提醒。

    夜睿在床边坐下,怔怔地看着床上的人儿。脸上的指印已经散了一些,但痕迹还在。脸色不如昨晚苍白,已经有了血色。可爱的唇瓣带着苍白的浅粉,看起来更加娇俏诱人了。

    夜睿附身过去,在粉唇上烙下浅浅一吻。

    西蒙拉着好奇偷窥的江浩东默默地转过身去。

    夜睿看着左小右,眼中红芒大盛。

    左小右,你要快点好起来。

    左小右,我快要受不住了,我要你,只能要你。

    夜睿站起身,接过西蒙递过的墨镜戴上。

    已经快有半个月没有碰过左小右了,体内的毒素不断的膨胀,江浩东的药三四倍的吃也要压制不住了。

    离开左少卿的不易居,西蒙担心地看了看夜睿,“少爷,不如重新找解药吧。”

    “从今天开始启动卧室的冰凝系统。”夜睿冷冷的吩咐,并没有接受西蒙的提议。

    光吃药控制不住,就外用。

    西蒙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半山的方向,心里祈祷着。

    左小姐,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啊。

    夜睿走后不久,左小右就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