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我是你的家人
    :

    左少卿坐在左小右的床边静静的看书,江浩东坐在窗边看医书。

    左小右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陌生的一切让她一惊,她警觉的坐了起来。还不等她仔细打量四周环境,就听得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

    “小右,你醒了?”

    温柔的声音仿佛吹过海面的暖风,听得人耳内一阵酥麻。

    左小右回过头,就看见左少卿那张天使般的脸。

    左少卿?左小右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脑袋里飞快的闪过昨夜的画面,脸色苍白。

    陈聪和谢秋月,到底有多恨自己。一定要毁了自己才甘心。

    “左小姐你醒啦?太好了。”后知后觉的江浩东从窗台飞奔着冲了过来,看着左小右,脸上露出成功的喜悦。任务完成,赶紧汇报。

    “绑了。”左少卿淡淡一句话。江浩东刚刚掏出来的手机就被没收了。人也被若森捆成了一个粽子。

    左少卿又冲若森比了个手势,若森立刻会意退了出去。

    短短三分钟,夜睿派过来的佣人、厨子和江浩东都被扔进了一个房间里,锁上了。

    他可不想小右刚醒来就被夜睿带回身边去。

    左小右还没有回过神就见若森把江浩东绑着提走了。基于昨晚的阴影,下意识双手怀在胸前,警惕地看着左少卿,“你到底是什么?你想把我怎么样?”

    这个左少卿太神秘,太诡异了。

    左少卿看着那样防备自己的左小右,心中一片苦涩,“我是谁?”

    我是深爱你的人,我将会是你这一生的爱人。所有想说的话,到最后能说的,只有一句,“小右,除非你愿意,不然我不会动你。”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左少卿那天使般的面孔,那浅色眸光中的那一抹受伤。心中莫名有些愧疚。可能,真的是误会他了。

    毕竟喜欢左少卿的追求者那么多,自己也不是什么天姿国色。人家怎么可能会想对自己怎么样。

    左小右看着他,张了张嘴,轻声道,“对不起。”想到自己晕倒前见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小声地问,“昨晚,是你救了我吗?”

    左少卿看着她逐渐清明起来的眸子,知道她是彻底醒了。点点头,“嗯,昨天我刚好路过,看到你不是很好。就先把你带回来了。”

    刚好路过……那种地方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这么容易路过。

    左小右对于他的托词并没有追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她没有兴趣对别人的谎言追根究底。

    左小右环视着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粉色,蕾丝,书架,藤编吊椅子,长毛地毯。华丽可爱的就像公主房。

    她不会把人家的床弄脏吧。

    想到昨夜自己的狼狈,左小右下意识去看自己的衣服。

    怎么会?粉色吊带睡裙?

    左小右刚刚放下的警惕心顿时又升了起来。

    “笨丫头,放心吧,佣人换的。不是我。”左少卿轻轻地打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道,“你的小脑袋瓜里天天的都想些什么呢。”

    不是就好。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随即回过神来,“你,为什么要抓江浩东?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不是你的家吗?”

    左少卿顺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杯子递到她手里,“这么多问题,听下去可有点长,先喝点热可可,听我慢慢说。”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柔声细语让人放松,还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左小右竟然觉得自己对左少卿没有排斥了。她手里捧着左少卿递过来的杯子捧在手心时,竟然带着温暖的热度。

    “医生说你下午可能会醒。佣人每十五分钟过来换杯。放心吧,这是你的热可可,我没有喝过。”左少卿迷人的眼眸弯成半月,看起来华贵而圣洁。

    他说的淡然,事实上为了让左小右醒来之后可以喝到温度刚好的热可可,每隔十五分钟冲泡一次的那个人是他。

    “谢谢。”左小右喝了一口,只觉得一股带着甜味的暖流从舌尖涌进喉咙蔓延到整个身体,仿佛四肢百骸在瞬间复苏般。

    左小右舔了舔小舌头,眼眸弯成了一道弯月,好甜,好暖,好幸福。

    左少卿凝视着左小右那满足的神情,心里有些难受。本该锦衣玉食的公爵小姐竟然满足于一杯热可可。

    左小右从杯中抬起头,见他怔怔地盯着自己。不由脸一红,垂下头,轻声道,“唔?你不是要回答我的问题吗?”

    不管怎么说被一个男人这么盯着看,总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左小右握着杯子的手有些紧张。

    “唔。”左少卿看着她白皙的脸颊范起的粉色,喉咙一紧。他优雅的交叠了双腿掩去滋生的**,将夜睿来不易居要人的事都跟她说了。

    左小右越听越心惊,握住水杯的双手因为用力而骨节突起。

    八点半,八点半前要回家……左小右头顶压阵阵乌云,第一时间就觉得自己要死定了。

    左小右立刻放下杯子,神情慌张地对左少卿道,“我要回家,我现在就要回家。”

    自己主动回去总比夜睿再找上门来好。

    夜睿看到自己睡在左少卿的床上肯定会气死的,可是当时自己昏迷不醒,所以才让江浩东来监视自己。一定是这样。

    左少卿看着她突然之间慌乱起来的样子,眼底涌动冰寒的气息,轻声地说道,“小右,夜睿居是你的家吗?夜睿,是你的家人吗?”

    明明,这里才是你的家啊。小右!

    “家?刚刚我说家了吗?”左小右茫然地问,看到左少卿肯定的点头,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脱口而出了。

    “不,夜睿居,不是我的家。”左小右摇摇头,紧紧地拧着交握的手指,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

    良久,才窘迫道,“我,我没有家,没有家人。我,是孤儿。”

    她是孤儿,好像身上有标签似的,从小学到大学,开学第一天大家就能知道她是孤儿。根本不需要她自己说。像现在这样跟人这样介绍自己身份的,还是第一次。

    不,小右,你不是孤儿,你有家,你有爸爸妈妈,你还有我。

    那些要冲口而出的话被左少卿死死的含在嘴里。满腔酸涩,最后只化为一句话,“小右,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是你的家人,永远都是。”

    不是。

    左小右摇摇头,昨晚在孤儿院发生的一幕幕,那被她刻意深藏的画面被揭开,露出最真实残痛的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