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左少卿的故事
    :

    虽然餐厅的落地窗也可以看到外面郁郁葱葱的山林景观。可是只有走出大门才会有这种凌云之上,俯揽众山上的壮观。

    夜睿居是现代建筑设计,而左少卿的房子外观是城堡造型。雪白平整的墙壁,精致奢华的高层屋顶,华丽多样的窗子。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盘山的公路像一条蜿蜒而华丽的缎带缠绕着眼前的翠绿的山林,清雅脱俗。

    环绕着这个城堡的,不是围墙,而是修剪城墙体的灌木上在爬满了深粉的蔷薇。

    主城堡的后面散落着七栋独立小别墅,统一浅灰色的钟楼造型,坐落在青绿的草坪上,仿佛七颗黯淡的星星衬托着主体明亮的明星。

    说是园子,也仅仅只是一个园子。并没有种什么花。只有一颗巨大的桃花树,树叶茂密,郁郁葱葱地立在主别墅门口的不远处。

    与夜睿居不同,夜睿居一看就奢华到了极点,而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精致。

    然而精致到了极点自显奢华。

    左少卿看似清流,实际真正的奢华在骨子里。

    “不易居?”左小右看着门口高大的石匾上写的字,惊讶地问,“这是这个房子的名字吗?”

    这么美丽的城堡别墅,为什么会不容易居住?

    “嗯。这个房子的名字。”左少卿的目光从石匾上扫过,看向左小右时笑容浅浅,眸中略有郁色,“生活不易,居住不易,不易居。”

    原来如此。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有钱人的烦恼吧。

    左小右轻叹一口气。

    “小丫头,年轻轻的叹什么气。”左少卿拍拍她的脑袋,修长的手指无意间掠走她一缕长发,光滑柔顺,让他不忍放下。

    “左……”左小右闪开脑袋想要躲开他摸着自己脑袋的手。没有说完的话就被他拦了下来,“乖,叫我少卿。”左少卿轻笑着,看着她的眼里情意不掩。

    左小右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烧,虽然之前左少卿也提过让她叫名字。可是,这也太亲密了吧?!而且,她总得左少卿和小优总有什么关联。

    “小丫头,刚刚想跟我说什么?”左少卿笑眯眯地看着她,转开了话题。明眸下掩着淡淡地忧伤。她很不喜欢自己碰她呢。

    左小右小心地问,“可能有点唐突,但是有个问题,我一件事我一直想知道。”

    左少卿看着她小心谨慎,不敢得罪人的样子,心里一阵刺痛。看着她双眸闪动,柔声道,“小右,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会回答。而且,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必将恭恭敬敬地回答你的每一个问题。”

    左小右皱了皱眉,这个人说话总是这么奇怪。不过他既然说会回答,左小右也就不那样拘谨了,“少卿,你跟小优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她喜欢的人?”

    这个确实又直白又唐突,就连左小右自己都觉得很过分。毕竟她跟左少卿并没有那么熟。

    但她实在担心小忧,她直觉小优的生病和难过跟那个她喜欢的人有直接的关系。可是小优又躲着自己,刚好左少卿就在眼前。她才大着胆子问。

    见左少卿半天没有回答,左小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尴尬地笑了笑,“很唐突吧。”连忙摆摆手,“不事,你不想回答也没事。”

    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一命,她这样就显得咄咄逼人了。

    正当她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左少卿轻笑一声,凝望着她,认真回答,“她曾经是我左家的佣人。应该,算是前老板和前员工的关系。那她是不是喜欢我……”左少卿正色道,“毕竟一个人的真心要怎么看清呢。”

    小优曾经用尽一切博得自己的信任,可是最后呢,她终于辜负了自己。

    所以,他真的就是小优喜欢的那个人?所以小优生着病也要上他的法语课!

    左小右急切抓住他的手,问,“你知不知道小优最近怎么了?她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你已经拒绝她了?”

    左少卿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唇角笑意如旧,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左小右的问题,反道,“给你讲个小故事,好么?”

    看着他眼眸中的忧伤,左小右轻轻地点点头,松下急切的心情,“好。”

    直觉告诉她,这个小故事一定会跟小优有关。

    左少卿走到桃花树下,坐在草坪上,身子倚靠着硕大的树杆。一手随意地搭在半蜷的膝盖上,一手拍着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左小右也坐下。

    天幕渐下,夕阳胜血。笼着左少卿俊美的脸上,带着毁灭性的忧伤。

    “从前有一个小王子,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的父母都被坏人害死了,他的国家也没了。甚至连收留他的那一户人家也被坏人杀掉了。小王子带着他的未婚妻四处逃跑。可是敌人太强大了,小王子无处可逃,唯一能去的地方又很远很危险。他不得不把他心爱的未婚妻寄养在别人家里,等待着有一天自己的力量强大到可以同敌人抗争了,再接回自己的未婚妻。”

    左小右不自觉地想,原来他是王子吗?难怪住这么奢华的房子。还有一看就这么尊贵无双的模样。

    感受到她的注视,左少卿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底尽是宠溺之色。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左小右第一次没躲的手,反而盯着他问,“后来呢?”

    左少卿仿佛因为她这一次没有躲开,开心的笑了。明媚的眼眸涌出一抹哀伤。他深深的凝望着她,接着道,“后来王子终于强大了,正当他准备回来迎接他美丽的未婚妻时,他病了,病得很重,差点再也站不起来。生病期间他思念她的女孩,便让家里最值得信任的女佣去照顾他的未婚妻。”

    “小女佣在王子的安排下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她很争气很努力也很自尊。没有花王子一分钱,因此也没有在王子的未婚妻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她为了她的自尊,眼睁睁地看着王子心爱的女孩在地狱里挣扎。”

    左少卿看着她,眼眸中隐隐有什么光点晃动,看着心触痛。“你说王子会爱上小女佣,还是仍然爱着在污泥里挣扎的未婚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