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睿的嘶吼
    :

    他每靠近一步,左小右就下意识的往后退两步。然而,没退几步,后背就抵在了坚实又嶙峋不平的假山上,她才被迫停下了脚步。

    连忙道补充解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我错了,我我……”说完眼睛一闭,脖子一伸,一画慷慨赴死的模样,“愿意认罚。”

    一鼓做气把话说完,等了半天,也不有等到夜睿半句话。

    左小右睁了一只眼睛去偷窥,就见夜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冰冷的毫无温度。可是左小右却为此沉迷了。真好,夜睿的眼睛恢复了,可以看见了。

    一道微风自吹过,切断了两人纠缠的气息,也让左小右从男色中回过神来。

    左小右简直要哭,明明不是花痴,刚刚到底又在犯什么傻。夜睿生气了啊。

    夜睿看着左小右,只是看着她,被他这么近距离,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左小右的手心渐渐冒出一层薄汗。

    风过静止,夜睿的温热的气息再度喷洒到她的脸上,让她紧张又害怕,脸红心又跳,连小腿肚子都忍不住在发抖。

    左小右,争气点。

    左小右紧了紧拳头,索性两只眼睛全睁开跟他对望。被夜睿责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暗自深吸一口气,努力给自己供给勇气。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夜睿突然开口了,他道,“你在抖?”

    夜睿的声音其实还算温和,并不是以往带着杀意的冰寒。可是这个时候左小右哪里能感觉得出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舌头都不听使唤,哆嗦得几次差点被咬到,“哈~是,是,那个,我刚刚蹲得腿有点麻。”

    “蹲的?”夜睿仿佛不信,眼眸一沉,证气透着一丝凉意。

    左小右头点跟得啄米鸡似的,龇着牙齿,撑着笑脸道,“是,是的。”

    夜睿盯着她,突然就伸出了双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起来放坐在假山上,然后双后撑在她的身体两侧,“腿麻了就坐着。”

    啊?咧?

    左小右觉得自己好像玄幻了,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与众不同的夜睿半天反应不过来。

    然而这还没完。

    夜睿竟然在她面前蹲下身去,替她除去球鞋,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上了那从来没有晒过太阳白皙得透明的脚踝,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夜,夜睿?!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让她擦鞋的夜睿吗?还是那个永远都在用下巴看她的夜睿吗?

    不不不,这里肯定有什么问题。

    左小右连忙收回脚,赔笑着,“其实好像也没有那么麻了。”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上你。”左小右一面粗鲁的抹着眼泪,一面指着夜睿控诉,“我知道我可笑,我卑微,我配不上你。可是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控制不了怎么办。呜呜……”

    “我不想在你开心的时候对我好,不开心的时候就把我扔出去,关起来。我再也不想过这种生活了。你知不知道,被自己喜欢的人这么卑贱的对待着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捂着胸口,任凭眼泪流到嘴里,“我的心都要痛死了。”

    “我不想在呆在这里,不想被你像对待低等生物一样对待,不行吗?我不想再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看不起,不行吗?我去偷解药,哪怕是死,我也想让你心里有一点我的位置,不行吗?呜呜……为什么不让我走,让我去偷解药,那样我欠你的就扯平了,那样你就再也不需要解药了,那样你就会一辈子都记得,是左小右救了你。呜呜……”

    “为什么不让我去,呜呜……这不是也是你之前计划的吗?呜呜……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左小右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委屈,眼泪像失控的瀑布,疯狂的涌泄着,任她再怎么抹都抹不完,最后索性把胳膊压在眼睛上,任由自己嗷嗷大哭起来。

    一直以来战战兢兢藏在心里的秘密,终于被自己揭开,委屈就像开了闸的水库倾泻而出,止也止不住。

    夜睿怔怔地看着哭得跟上了发条的爱哭鬼娃娃一样,脸上的神情精彩万分,刚刚他听到了什么?左小右喜欢他吗?

    所以,她那么强烈要求去偷解药是为了救自己,为了让自己永远记住她么?

    有一种,强烈的欣喜和满足感瞬间涌上心头,笑意冲击着他那不擅长笑的脸肌肉都有些扭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