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帮她擦药
    :

    从打印室回到夜睿办公室,左小右怕遇到人,一路都把脸死死地埋在夜睿的怀里。

    “还不舍得下来吗?”夜睿看着某个还在装鸵鸟的小人儿,讪笑。

    左小右这才后知后觉,立刻从他身上跳下来,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小脸微红,但是看着他的眼眸那样明亮,闪耀,“谢谢你。”

    谢谢你总是在我被人欺负的时候出现,谢谢你看见这样狼狈的我都不嫌弃。谢谢你夜睿!

    夜睿倒不知道她心里想着这样多的话,只是怔怔地看着她,半天才勾了勾嘴角,“左小右,你可真大胆。”

    左小右一愣,“什,什么?”

    夜睿手插着口袋,身子微微往前逼近,那华贵的身影便将她笼罩其中,眸眼中带着一抹邪佞又危险的气息,“竟然敢说我是你的,嗯?”

    轰!

    脚底的邪火瞬间窜到脑门上,撞得她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句,“完蛋了,被他听见了。”

    修长的手指轻佻地挑起了她的下巴,唇角微勾,“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嗯?!”

    左小右看着那流光飞转的墨瞳,心头砰砰直跳,心颤的要命。夜睿肯定不喜欢她这样霸道自私占有欲这么强,可是,在她的心里,她的牙刷与男人不与人共用,夜睿,就是她的男人。

    左小右抖着身子仿佛用了全部的力气与夜睿对视,她使劲地咽了咽口水,紧紧地盯着他的眸子,一豁出去了,“是你自己说的,你喜欢我,那就是我的,就是我的。”

    说完小脑袋一歪,眼一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所以,只要喜欢你的男人就是你的男人?嗯?!”夜睿看着她又是一副死鸵鸟的样子,简直要被她气死。这个死女人什么逻辑,卜俊杰喜欢她,左少卿喜欢她,所以,那两个小白脸都是她的男人?

    “那当然一样。”左小右微睁了眼,就看见夜睿的唇已近在咫尺,那么近,近的只要她一张嘴就能碰到他的。

    “哪里不一样?嗯?!”夜睿以极少见的耐性看着她,只要再往前一点就可以将她的唇尽数纳入自己唇齿之间。

    左小右的脑袋下意识往后仰去,喃喃,“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啊~”

    话还没说完,修长有力的手臂就揽住了她的后腰,微微用力,她便重新回到了那个结实宽厚的胸膛。揽在后腰的手缓慢而有力的向上游走。

    “哼~”左小右咬着唇压抑的从齿间迸出一声闷哼。夜睿的手碰到了她后背的撞伤,好痛。

    “痛?”夜睿留意到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立刻二话不说就要脱她衣服。衣下摆刚刚掀起又迅速放下,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走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刚关上,办公室里就传来了西蒙的声音,“少爷。”

    原来刚刚他听到了西蒙的脚步。

    左小右呼了一口气,一抬头就看见镜子里一脸苍白的自己和身后冷若冰霜的夜睿。

    “扶好。”夜睿从身后探过身,扶着她的双手放在盥洗台上。

    然后才掀开她的后背衣衫,果然一条通红的血印子从在脊椎左侧从肩头一直到腰上一寸,又长又红,还高高鼓起,明显就是受到撞击引起。好在躲开了脊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夜睿的眸光凉了凉,不用问也知道就是刚刚被那两个女人弄的。

    “西蒙。”夜睿冷冷地叫了一声。

    左小右连忙想直起身子把衣服拉下来,被夜睿制止了。刚劲有轻的五指握住了她伸向背后的手。

    “是,少爷。”西蒙在门外应声。

    夜睿无视左小右转过头看向自己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一手扣着她的手腕,一只手打开了盥洗台上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一只精致的景泰蓝瓶子。盖子打开,一股清香扑鼻子。左小右新奇地看着那只很像复古的瓶子,仰扬了肚子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已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扭成了怎样奇怪的弧度。

    小小的身体因为手被后扣着而趴伏在盥洗台上,头微微后仰,将雪白的脖颈勾勒出修长而婉约的线条。动人的双眸玲珑的转动着,就为一窥他手中的东西。

    夜睿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就给她看而是以食指从里面挑出一些晶莹剔透的药膏来,轻轻地涂抹在她的后背那条伤痕上。左小右只觉得有一股冰冰凉凉的冰线细细的一点点渗进了自己的皮肤,后背的疼痛感正飞快的消失着。

    原来是伤药。

    左小右的眼眸弯了弯,一脸感谢地看他。

    在夜睿的眼里,眼前的某人正在撅着小pp,以色眯眯的眼神在邀请自己。

    但是他现在有正事要做,只当没看见那诱人的小眼神,一面温柔的替她擦着药,一面沉声问,“那两个人怎么处理的?”

    “开除夜氏,并夜氏旗下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得录用。”西蒙在门外一五一十地回答。

    夜睿冷冷地回了一句,“你倒是善良。”

    只一句话,西蒙便知深意,立刻道,“是。少爷。”

    少爷要的不只是夜氏不留她们,还要她们这辈子都找不到工作。

    左小右只觉得西蒙的回答有些怪,却没有听出夜睿有在吩咐什么。直到后来她再次遇到那两个人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夜睿为她出气,竟然做到了这种程度。

    西蒙再次走了,药也擦完了,后背也不那么疼了。左小右想要起身,可是手还被某人扣在身后。

    “少爷……”左小右趴得有点久,腿有点抖。睁大了眼睛向身后的男人求情。

    “少爷?”夜睿挑了挑眉,从两人正式表白到现在,左小右从来都没有叫过自己名字。

    夜睿松了手转尔自身后松松地掐住那纤细的腰身,轻咬着她娇嫩的耳迹,魅惑着,“叫我名字。”

    左小右闭上眼,摇摇头。就算跟夜睿在一起,她的心里也是卑微的,怯弱的。不管她的心里对夜睿多大的占有欲,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跟夜睿,从来都不对等。她那卑微而敏感的心里,永远都记得那天清晨醒来,当自己惊喜的唤出他的名字时,他那冰冷的眼眸。

    :群从满一百啦。许愿成真三月三十一号直播,带问题来哦。人设答疑,剧情分析,可以一起讨论哒。当然人生大事什么的也可以讨论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