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院长的巴掌
    :

    电话里陈万青的声音焦急而凌乱甚至隐隐带着哭腔。

    从小到大院长在左小右的心里都是天神一样的存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总是笑呵呵的去处理。哪怕有的时候被人欺负了,他也是一笑置之。左小右能像现在这样勇敢,努力做到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多少也有受到院长的影响。

    因为有之前院长中暑差点晕倒的经历,所以在听到“医院”两个字的时候,左小右下意识以为院长出事了。连忙问了院长所在的医院,连忙冲下楼去。

    “院长,不要着急,我现在马上过去。你不要着急。”

    西蒙跟着夜睿去开会,左小右用的是夜睿专用梯,一路向下,畅通无阻。

    上了出租车,左小右连忙给夜睿发了信息,“院长出事了,我去医院看他。我会准时回去夜睿居的。”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亲你。”

    然后红着脸把信息发了过去。

    很快就听得“嗡”一声震动,是夜睿的语音。

    左小右点开,里面传来夜睿低沉的声音,“要现场。”

    夜睿送的手机不同与之前她自己那功能不太全的老人机,语音信息也非常清楚。听着那令人沉醉的声音,左小右脑海里立刻闪过刚刚在盥洗室那一幕,身体下意识一紧。然后脸蛋通红。

    完了,跟夜睿久了,人果然会an态。她竟然只听到夜睿的声音就有感觉了。

    左小右,你清醒点。院长还在医院呢。别神经病了。左小右狠狠地锤了两下自己那不受控制地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都什么时候了,脑子里竟然还想那种东西。

    左小右呼出一口浊气,把手机放回书包里。

    夜氏顶楼的会议室,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盯盯着坐在首坐上的夜睿,而那个一脸冷肃的男人此书盯着眼前的手机已经五分钟了。

    夜睿的眼眸越来越冷,左小右,真是好样的,不但偷还敢不回他信息。

    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咳咳。”西蒙适时的“嗓子”不太舒服。

    夜睿终于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冷冷地盯着西蒙,“嗓子不舒?要回m国休假吗?”

    该死的,打断他寻思如何强势惩治而又不弄坏左小右的思路。

    西蒙顿时苦逼的默默垂下头去,轻声道“喝点水就好了,不用休假”。

    西蒙宝宝好委屈,他就是提醒一下而已。

    左小右气喘吁吁地跑到陈万青说的医院病房,一推门差点就撞上正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走动的院长。

    “院长?”左小右抬起头,忙不迭地将他一下番打量,又探手摸了他的额头,都没事。那是怎么回事,“院长,你,你这是怎么了?”

    外面看不出来?难道是别的?心脏病?癌症?

    左小右紧张的要哭了,看着院长,紧张的上下牙齿都打架,“院长,你,你怎么了?医生怎么说?是什么病?”

    “呦,你可真能装?如果不是我们亲自领教过,还真会被你的样子给骗了呢。”一个尖刻的声音响起。

    谢秋月?

    左小右循声望去,就见谢秋月一脸尖酸地坐在病床边,而病床上,半躺着面无血色但看着自己面目狰狞的陈聪。

    所以,病的不是院长?是陈聪?

    左小右的一颗心顿时就松下来了。

    左小右虽然知道有时候要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彻底地将那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表现了个彻底。

    陈万青看着左小右的变化,原本焦急的脸上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左小右。”陈万青沉沉地叫了一句。

    左小右蓦然回头,就见一向慈爱的院长竟一脸肃色地看着自己,她甚至还可以看到,那沉静的眼眸里隐忍的怒气。

    左小右心里一咯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院长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

    “院长。”左小右一向敬重他,又真心当他是父亲。此刻见他如此正色,心里不由一阵狂跳。她最怕的就是最近她和夜睿的事被宿舍里的人泄漏出去。

    “左小右,接下来的问题,我问你答。”陈万青似乎怕她说谎,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那一刻,左小右的胸口仿佛被一把利刃狠狠地扎穿刺到了心脏。谁说心痛,是无法言喻的疼痛。如果能够看见,她此刻的心,一定在滴血。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院长……不相信她了。

    “好。”左小右艰难地从喉咙里滚出一个字。

    “啪!”一张照片摔在光洁的地板上,左小右低下头,那有夜睿拥着自己亲吻的画面,温暖得她眼睛刺疼。

    果然,被院长知道了。

    “你现在,是不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院长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甚至带着生气的颤抖。

    “是。”左小右勇敢的抬起头看向院长,还没有说话,“啪”,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到她的脸上。

    不重,但疼,疼到了心里。

    “院长,你听我解释。”左小右哆嗦着嘴唇,睁着朦胧的泪眼,企图解释。

    陈万青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他脸上的失望眼里的悲凉,都化成了刺向左小右心口的利箭。

    他痛心疾首地看着左小右,哆嗦的食指重重地戳着左小右的脑门,“你呀,你呀。从小我都怎么教你的。你竟然真的去做那种不要脸,见不得人的事。你……”

    “叔叔,您别生气。左小右本来就是个野种,说不定她妈就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人,本性淫jian,您就是教的再用心也没有用。”谢秋月坐在床边看着左小右那憋屈的模样,别说有多得意了。

    她的脸上被打了厚厚的粉,遮住了被左小右抓出来的两道长疤。医生说做完整容手术后起码一个月才能修复。

    一个月,她怎么能忍受左小右再好好的过一个月。

    她要亲眼看着左小右下地狱后,再去美美的整容,做完她众星捧月的大小姐。

    “谢秋月,我为什么会跟夜睿在一起,你还不清楚吗?”左小右回过头狠狠地瞪了谢秋月一眼。可是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脸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

    :根据之前放下的豪言。群过百就直播。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九点半一直播见,剧透,人设答疑,欢迎一起讨论(重申qq群号,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