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不能是你
    :

    陈万青那苍老浑浊的眸子里仿佛汇集了一生的仇,一生的恨,一生的懊悔和痛不欲生。他将话语铸着尖利淬毒的剑,一刀刀地凌迟着左小右的心,“我真恨,当初收养了你。”

    窗外晴天如洗,万里无云,可是左小右却听见了耳畔滚滚轰鸣,感受到那千万斤重雷在天灵盖上空炸开,震聋了她的耳朵,震瞎了她的双眸。

    耳没有退散的水珠越滚越模糊了左小右的视线,畔只有嗡嗡铮鸣。

    左小右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她不相信。仿佛整个人沉浸在雨帘下,模糊不清的看着陈万青,一字一句,声音抖得支离破碎,“院长,刚刚,你说什么?”

    看着左小右这副样子,陈万青心底一滞,左小右是唯一一个留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虽然不是亲生,可是这些年来他是拿她当亲生女儿对待的啊。

    陈万青看着她,叹了口气,“小右,看在我养你一场的份上,求你的那个男人把我们阿聪的手脚都还回来吧。医生说了阿聪的手筋脚筋都没坏死,只要二十四小时候内接上都能恢复。”

    把陈聪的手脚找出来……这就是陈院长叫自己来的目的吧。

    左小右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掉进了冰窟窿,浑身冰冷,眼泪仿佛也在瞬间凝结。

    “哭什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声音仿佛琴音撩走了萦绕在耳边的嗡鸣。

    左小右微微仰头循声看去,冰冻的眼泪倏然而落。她看着眼前这个眉头紧锁的男人,心中没由来一暖,仿佛安心了很多。仿佛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没关系的左小右,没有孤儿院,没有了院长,还有夜睿呢,还有夜睿……

    “你……怎么来了?”

    “不来你就被欺负死了。”夜睿看着她脸颊上一片凌/乱的指印,瞬间周身冰冷,幽冷的双眸带着凛然的杀气,视线缓缓扫过床房里的每一个人。

    从夜睿出现的那一刻起,现场所有人一片安静。这个男人自出现开始就带着暗夜的压迫感,沉重的让人窒息。特别是陈聪刚刚还嚣张的模样早已尽数消失殆尽,那种来自骨子里的恐惧感让在被子里的身体在不断的发抖。

    那夜的情形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植入骨髓的噩梦,每一个画面每一个情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而夜睿就是这个噩梦的制造者。他恨,可是更怕。谢秋月也一要。

    唯独陈万青,他虽然被夜睿的迫人气势震慑住,可是是强大的父爱力量让他毫不畏惧的直视夜睿。可是,一开口那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了他的胆怯,“你,你就是左不右的那个男人?”

    只刚刚扫了一眼,夜睿便将视线再次落回到左小右的脸上,对陈万青的问话更是充耳不闻。他性/感的薄唇紧抿,手指轻抚站她略带红痕的侧脸。眼里毫不意外的心疼。

    左小右一惊,几乎是本能要推开他。

    刚刚竟然忘记掩藏,又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夜睿手掌住住了她小掌的脸蛋,阻止她逃跑,齿间的声音很轻,却带着深冷的杀意,“谁打的?”

    他早就看见了她脸上那凌/乱的指痕,也看到刚刚抬头瞬间她滑落的眼泪,冰冷的,也不知道忍了多久。

    明明一眼就可以判断,他却还忍着怒意问她。因为知道那个人是她在意的人,问她,就是在委婉的咨询她的意见,想要他怎么处理那个人。

    左小右连忙摇头,“没事,我自己撞的。”她忽然抬眸看向他,急切地道,“夜睿,告诉他们,陈聪的腿不是你砍断的。是不是?”

    夜睿冷冷地看了一眼陈万青直到他不自觉的移开视线,才又将目光投到床上的陈聪身上,扫了一眼那放在被子上的断手,眉头扬了扬,他倒是叫西蒙去砍掉他的手接上。但是也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况且,西蒙办事,不可能不汇报。

    但是这种事情,他凭什么向他们这些人交待?

    左小右看他沉默心里一惊,“是你做的?”

    夜睿为人极端又变/态,这种事情也确实做得出来。想到这里左小右顿时刷白了脸,看向夜睿的眼神多了一一个急切,“真的是你做的?”

    夜睿抬手摸/摸她的脸,看着她眼底的焦虑。眸光暗了暗,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被欺负了。

    陈万青看着眼前完全不为所动的男人,突然噗通一声朝着夜睿跪了下去,“我儿子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得罪了您。您大人大量,气也出了,请您把我儿子的手脚还给我们。”说着脑袋照着地面就要磕下去。

    左小右连忙要拦,夜睿一把揽住她,眼眸闪着危险的光芒,“还想逃?”

    头跑出办公室,还想从他怀里逃走?~

    眼看站院长就要磕下头去,左小右急了,“夜睿,夜……”地上那个人可是她的父亲啊,她怎么能受她的拜。

    话没说完,身子突然就悬空了。

    “啊~”左小右一声惊呼,下意识胳膊就紧紧地抱住了夜睿的脖子。

    夜睿看也没看地上在咚咚磕头的陈万青,直接抱着左小右出了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对候着的西蒙道,“处理一下。”

    “放我下来,院长还在跪着呢。”左小右连忙推他。

    夜睿这次倒没坚持,真的就将她放在了地上,只不过凉凉地看着她,“西蒙会处理。”

    左小右下意识道,“我要告诉他们事情不是你做的。”

    夜睿似笑非笑地看着,仿佛听到什么好笑又幼稚的话,“你认为你说的话他们会信?”

    是,不会信。

    眼前闪过陈万青那绝决的眸子,左小右心头一凉。不会信,其实就连她自己都不会信。她仰了头看向夜睿,一字一句地问,“告诉我,不是你,好不好?”

    不是他,她的心里就不会内疚,不是他,她就可以活得心安理得一点。

    夜睿的眸间瞬间闪过一抹怒意,她不相信他。可是他生生压下了心底的怒气,冷声道,“如果是我的呢?”

    左小右一惊,粉唇瞬间没了血色,就连身体都回到了冰点。

    “不,不能是你。”

    :根据之前放下的豪言。群过百就直播。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九点半一直播见,剧透,人设答疑,欢迎一起讨论(重申qq群号,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