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书房外的等待
    :

    夜睿挑了挑眉,冷声道,“为什么不能是我?是我做的怎么样?你就要跟我分手?”

    分手?~

    左小右心中狠狠一阵抽痛,如果是夜睿,她要怎么办?

    要怎么办?不,她不想分手,她才刚刚被表白。

    要怎么办?

    左小右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是怎么回到夜睿居的,更不知道夜睿已经生气了。

    夜睿走后,西蒙走进了病房,侧了身子等陈万青执着的把那几个头磕完,才木然道,“少爷已经走了。”

    “走,走了?~”陈万青连忙一轱辘爬了起来,四周看了一下,果然不见人了。

    西蒙只当没看见,自顾自道,“你儿子的事不是我们做的。但是看在左小姐的份上,我们会帮你查出了真/相。”

    “就是你,就是你带狗咬了聪哥,就是你把我们扔到巷子里。就是你,就是你们做的。”夜睿走了,加上现在青天白日没有狗,谢秋月就没那么害怕了。立刻不顾一切的控诉着。

    今天不管怎么说,都要断了左小右和孤儿院的关系,弄不死她,哪怕看着她这副失去落魄痛苦不堪的样子也好。

    西蒙冷冷地扫了一眼谢秋月,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谢小姐没被狗咬,却像条疯犬。愿你走路小心,不要遇到疯狗才好。”

    西蒙虽然没有夜睿那样的气场,但他一直跟在夜睿身边,这一番赤果果的威胁果然让谢秋月乖乖地闭上了嘴。

    看着西蒙要走,陈万青想也不想连忙拉住他,急切地祈求着,“我儿子的手脚,请把我儿子的手脚还给我。”

    一直在底层生活,最懂得察言观色。在左小右的面前他或许是个长辈,能说出一番义正言辞的话来,可是面对夜睿面对西蒙,他只能好言相求。

    西蒙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你儿子的事不是我们做的。再看左小姐的份上,我们会帮你查出凶手。”再次强调,“这是我们少爷看在左小姐的面上。”顿了一顿,“但是刚刚左小姐受了委屈,接下来会有什么变动就不好说了。”

    前面的话是夜睿吩咐的,最后一句是他自做主张加上的。刚刚出门的时候虽然被抱着,但是通红的指印连垂下的发丝都没有挡住。身为夜睿居未来的女主人,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被人欺负。虽然不能为她出头,威吓一下也好,总得让他们知道左小右是由他少爷罩的女人。

    西蒙走了,顺便捡走了地上的照片。那可是少爷的脸,绝对不能被人踩。

    陈万青愣住了。他呆呆地杵在门口,“这这这”了半天,缓缓地看向陈聪和谢秋月,看到他们那愤怒的眼神,无可奈何地说,“他们说不是他们干的。”

    陈聪看着陈万青那一副窝囊废的样子,因为夜睿的到来而产生的恐惧和愤恨瞬间爆发,“你是傻子吗?他们说没有就没有。他们说没有你就相信了吗??你就想放弃了?你就想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这样过一辈子吗?啊~”

    陈聪仰天大啸一声,双目龇得能红,“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爸爸,我恨你,我恨你……”

    “这里是医院,请病人控制情绪,不要影响到其他病人。”护士站在门口冷冷地看向陈万青,“家属照顾一下……”

    “滚,滚……”陈聪已经疯了,他冲着护士狂吼,“都tm给我滚……”

    护士本来还端着态度,见他一副发狂的样子,默默的咽了咽口水,转身走了。

    谢秋月看着陈聪这副样子眼里闪过一抹厌恶,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她轻轻地抱住了陈聪的头,轻声道,“好了,好了,阿聪,不要这样,你会吓坏我的。”

    果然,陈聪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但是那腥红的眸子看站陈万青还是一脸恨意。他看着陈万青,龇目欲裂,“都是因为你收留了左小右才弄出现在这么多事,如果没有孤儿院,没有左小右,我也不会失去妈妈,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陈聪从心里恨陈万青,那压抑了多年的因为失去母亲的愤恨全部流泄而出。

    这一刻没有人比陈万青更后悔,更恐惧,很悔恨。当年前妻以离婚逼/迫他的时候他都深信自己做的没有错。可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像那个捂热了蛇的农夫,养大了左小右,却被她夺走了儿子。

    “阿聪,你,你不要这样。你要爸爸怎么做,你要爸爸怎么做?”陈万青泪流满面,“我要怎么做你才不会这样恨我?”

    谢秋月安抚好陈聪,对陈万青说道,“叔叔,你给左小右发个信息吧。告诉她,如果十二个小时之内不拿回阿聪的手脚,从此她再也不能踏入孤儿院。”

    从陈聪送到医院到现在,陈万青的大脑似乎失去了主动的意识,他只觉得谢秋月说得有道理。连忙拿出手机给左小右发信息,在按下发送键的那一瞬间,脑海里飞闪过左小右那泪眼婆娑的脸,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信息没有任何停顿地发送了过去。

    半天,左小右都没有回复,陈万青有些急了。六神无主地看向谢秋月,“月儿,我,我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给她打电话。”

    谢秋月飞快掩去眸中的不屑,摇摇头,“再等等。”

    陈万青和陈聪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遇到点事就方寸大乱。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会对陈聪动心的,还为此放弃了榜上夜睿的机会。想到这里谢秋月就一阵心烦。

    “可是如果左小右根本不在意能不能回孤儿院,我们怎么办?”陈万青担心地问。毕竟如果左小右真的傍上了大款,成为一个物质女孩,她又怎么可能会想回到那么破旧的孤儿院。

    谢秋月柔声安慰道,“叔叔,左小右是那种占有欲很强的人。她就是觉得最近我和阿聪老去孤儿院看您,跟您亲近她才嫉妒。她最怕阿聪把你抢走,再也不理她。所以,再等等,我想,她一定会去求那个男人的。”

    如果左小右不在意孤儿院,不在意陈万青,又怎么可能会忍气吞声迟迟不对陈万青说出真相。说到底,就是怕陈万青难过。

    而正如她所料,左小右不会放任陈万青不理的。

    夜睿居书房门口,从敲门那一刻算起,左小右已经站了半个多小时了。大开的房门,让她清楚地看着那个男人伏在巨大的乌木书桌上认真的着文件,一份又一份;签字,一份又一份。

    :根据之前放下的豪言。群过百就直播。三月三十一日晚上九点半一直播见,剧透,人设答疑,欢迎一起讨论(重申qq群号,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