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永远是外人
    :

    左小右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正犹豫着要不要叫他时,夜睿抬起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淡道,“进来。”

    左小右连忙小跑着跑到他书桌的一边,站定,轻轻地叫了一声,“夜睿。”

    然而夜睿已经垂下了头,视线再次沉浸文件中,继续对她视而不见。他那俊美的侧脸,尽是平时那种冰冷淡漠的神色。

    左小右咽了咽口水,动了动唇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毕竟她还怕自己打扰到夜睿工作。

    夜睿的笔在文件上唰唰唰写站,直到上面写满了批改的文字,把文件一合放到一边。左小右松了一口气,正要开口,夜睿又取过第二份文件,认真地看了起来。

    左小右有些急,院长给她发的信息是十二个小时,现在已经快过一个小时了。

    空气像凝固了一下,左小右脑袋里不停飞转着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切入点跟夜睿说话才能让他不那么生气自己打断他工作;她又有些懊悔,应该在夜睿完成上一份文件时立刻开口的,现在失去了最好的时机。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夜睿放下了第二份文件,抬起头,俊美的脸上染着这几日都不曾出现过的冰色,声音冰凉,“哑巴了?”

    当眸光扫到还有些泛红的脸颊时,心里没由来就是一阵生气。

    左小右一看到他这样心里一阵紧张,连忙摇头,脸一红,唇瓣紧张的发抖,“我,我,我有一件事,想,想请你帮忙。”

    夜睿的唇角勾了勾,脸上的冰色微淡,“哦?什么事?”

    左小右微微一顿,想了想,还是用自以为最稳妥的方式说道,“我,我,我想请你帮忙找到陈聪的手脚。”

    这样说的话,如果真的是夜睿做的,他只要拿出来就好了。

    夜睿眸光一冷,俊颜上冰色瞬结。他冷冷扫了她一眼,“左小右,你在为别的男人向我求情?”眸中那危险的气息渐渐浓烈。

    左小右连忙摇头,“不,不是的。我,我是为了院长求你。夜睿……”她深吸一口气,“夜睿,遇到你,我很高兴,你能喜欢我,我也很高兴。可是,在遇到你之前,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我出生还不到十天的时候,我的亲生父母抛弃了我。是,是院长收养了我,给我名字,养育我长大,供我读者,教我做人。别人说我孤儿,说我没有父母都没有关系。因为在心里,孤儿院就是我的家,院长就是我的爸爸。”她勇敢地迎向夜睿冰冷的眸光,“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你为我做什么。可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还能去求谁。我想你帮帮我,帮帮我的恩人不要让他失去儿子,不要让他后悔收养我。”

    “求你。”话说完,她双膝一弯,就要跪下去。不管是不是夜睿做的,她能找的人,只有他。

    夜睿一把扶住她的胳膊,略一使劲就将她拽到自己面前半蹲着。

    刚刚那一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还能去求谁。”成功的取悦了他。

    结实有力的胳膊穿过她的腋下将她轻易的拖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修长的手指挑起她小巧的下巴,迫得她看向自己,眸光闪亮,唇角甚至勾起一抹笑意,声音温柔的不像话,“嗯。这个世界上,你能找的人,只能是我,只有是我。”

    很好,没有去找左少卿那个小白脸。毕竟他的身份……

    左小右看着他,轻声问,“那,你能找到陈聪的手脚吗?”

    她用的是找,而不是还。可见并没有认定是夜睿做的。这也让夜睿舒心不少。

    “叩叩叩!”

    三声门响,西蒙的声音同时响起,“少爷。”

    左小右立刻要从夜睿腿上跳下去,却被夜睿按住了,“别动。”

    那凉凉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左小右立刻不动了,但下意识地将脸紧紧地埋进他的胸膛。

    虽然他们亲密的时候很多,经常西蒙也会在场,但是都隔着帘子或者背对着,从来都没有正面看过。

    在西蒙眼里眼前的这副画面跟自己背对着或者隔着帘的区别并不大,毕竟他们少爷功能强大,不管拉不拉帘子对他来说效果同样震撼。

    西蒙一脸木然地走到夜睿的办公桌对面站定,开始一板一眼的汇报,“少爷,对陈聪行凶的人查出来了。对方并没有刻意掩藏。只不过……有些事情很有趣。他们其实并没有砍断陈聪的手脚,甚至临走的时候还打了救护车电话。”

    左小右一愣,什么意思?行凶的人?那就是说真的不是夜睿干的?

    左小右莫名一阵心虚,还好刚刚自己注意了说话方式,没有直接认定是夜睿干的,否则,他可能就要生气了。

    不,不会,他应该早就生气了。

    左小右回想到从医院回家的种种,心里顿时充满了愧疚感。自己竟然真的会认为是夜睿做的。可是除了夜睿谁还会跟陈聪过不去?毕竟想来想去就算夜睿跺了陈聪的手脚,出发点还是会自己出气而已。那别人呢?为什么?

    “哦?”夜睿挑了挑眉,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左小右披散下来的长发,仿佛在给猫顺毛,“谁做的?”

    西蒙道,“左少卿。我在医院看到了若森,他在待命。”

    左少卿?左小右瞬间忘记害羞这件事情,抬头看向西蒙,“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跟陈聪有仇吗?”

    西蒙摇摇头,“这个我们不得而知。”

    夜睿立刻掰正她的脸,让她看向自己,不悦道,“这么有心情去关心别的男人的事,不如多关心关心你男人我。”

    左小右慌忙摇头,“我没有关心他。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来。”垂下头,低声道,“还让院长误会是我让你做的。”

    院长那一句“我真后悔养了你”,深深的刺痛了她,她的心脏,现在还是痛的。

    从进病房门的那一刻起,院长就认定了是她做的,连一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她。一如那天在孤儿院,因为对谢秋月的冷淡,院长认定错的那个人是她一样。

    :因为有些同学们清明要放假,直播的时间现在可能要改。群里的投票,有愿意一起讨论剧情的同学们,请加群一起投票。群号已经置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