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和谐的惩罚方式
    :

    失去孤儿院,失去院长,是她这一生最害怕的事。所以哪怕被陈聪设计上了夜睿的床,哪怕在夜睿居被虐的生不如死,哪怕谢秋月处处刁难,哪怕陈聪几次陷害,她都没有跟院长说出真相。

    她汲汲营营小心翼翼地以自己以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去经营着那一点小世界,为的就是给自己一个有家有父亲的表象。

    不管别人怎么说她是孤儿都没有关系,只要她自己觉得自己有家就好了。

    所以在院长面前她一向很乖,努力学习,勤劳干活,为的就是让院长不嫌弃她,不把她像其他人一样送给别人养。她已经被扔过一次了,不想再被扔一次,哪怕再贫穷,她相信,只要自己够努力,一定可以让院长过上好日子。

    可是,左少卿将她那点如履薄冰的希望彻底敲碎,让陈万青厌憎她,甚至说出后悔收养她的话。

    能伤害到人的,往往都是最亲的人。因为抱了希望,因为以为亲近,因为毫不保留的信任和寄托着。陈万青才能这样狠狠地伤了她。

    左少卿,为什么要这样?

    感受到左小右的悲凉,夜睿悄然做了个手势,西蒙立刻默默退出去,侍立在门口。

    如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看着那大眼眸中还没有来得及闪过的悲凉,声音温软的不可思议,“那么喜欢孤儿院么?不如我把孤儿院收过来以后你来打理?嗯?”

    左小右眨了眨眼睛,眸中那片雾气散去,看到夜睿眸中的忧色,心里一暖。这个男人,在关心她呢。轻抿了唇,笑容有些苦涩,“我不是想要孤儿院,我想要家,想要爸爸。”不自觉眸中又染上了一层雾色,有些期待又有些试探的问,“夜睿,有爸爸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网上的资料上说夜睿母亲早故,十八岁时父亲病重,在夜氏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他接手了夜睿,并一举成为新一代商界神话。

    他那样努力为父亲排忧解难,那么小就去撑起一个家,他一定是父亲的骄傲吧。

    “有父亲的感觉?”夜睿松开勾住她下巴的手,敛了眸子,目光微凉,神情说不出的冷淡,“想杀了又不能杀,如梗在喉的感觉。”

    啊?!

    左小右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夜睿看她这样,倾身在她唇角亲了亲,轻抚着她的长发,轻笑,“吓到了么?”如墨的眸子弯了弯,漫不经心地道,“不要害怕,那些不重要的人,不必在心里给他们留位置。”

    如他的父亲,如陈万青,那些不重要的人,不要在心里给他们留位置就不会因为他们而伤心难过。

    他眸光似水,瞳孔是耀眼的黑色,光眼眸就够让人萌生敬意。那明明是这世间最华贵的人,可是左小右分明在那华墨般的幽瞳里看到了凄凉和恨意。

    “好。不重要的人,不给他们留位置。”仿佛置气,又仿佛安慰。左小右圈住他的脖子,红唇轻轻覆在那幽冷眸上,仿佛这样可以温暖他眸光里的悲色,可以化去他心里的恨意。这一刻左小右突然觉得这个世上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夜睿不那么难过。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夜睿已经变得那么重要。

    夜睿缓缓闭上了眸子,任由她亲了自己的眼眸,等她红唇欲离去时,孩子气地提醒,“还有另一边。”

    “嗯。”左小右抱着他的脖子,将唇轻轻地印在他另一只眼眸上,温柔的亲了亲。

    跟父亲关系不好的夜睿,从小失去母亲的夜睿,以一已之力撑起夜氏的夜睿,一定很累,很难过。

    想着夜睿性格中的种种,过往自己被残忍对待的种种在此刻全化了浓浓的情意。

    该受过怎样的背叛才会养成他那样多疑的性格啊!

    明明出行时随侍成群,可是背叛和抛弃又怎么会是随行的人数来决定的。只一次,就够痛一生了。

    夜睿哪里知道左小右心里把他的前半生猜测了一遍,此刻他只觉得眼眸温软,胸前软玉袭人。他本身就对左小右没有抵抗力,此刻早已雄风昂然,昆仑挺立。

    双手不知何时已来到那纤细的腰线,只轻轻一带就将她俏臀移到自己某处。那突如来的坚硬而炙热的触感吓得左小右下意识往地上跳去,却被夜睿揽住了。

    “你可说是来求我的。”夜睿将下巴放在她的肩颈上,唇间温热的湿气落在那窄小的肩上,似有似无的撩拨着她的敏感。

    左小右这才想起自己来找夜睿的目的,想到陈聪的手脚,想到十二个小时的时限,只不过,“陈聪的手脚不是在左少卿的手上么?”她应该赶紧去找左少卿才是。

    夜睿紧紧地扣住那开始乱动小人儿,毫不犹豫地一口咬在那不听话的小肩膀,“想去找他?嗯?想去求他?”

    “嗯~”唇齿间溢出一声哼吟,左小右慌忙用双手捂住嘴,两眼咕噜噜地向门口偷瞄去,看到门口没人时,悄悄松了一口气。

    “怕什么,又不是没在这里做过。”夜睿双手已经掠入贴在腰隙的衣襟,缓缓向下移动停在腹下三寸,呢喃着让人心涩的话语,“想怎么求他?嗯?像这样?”

    唇齿间含了那精致的小耳朵,舌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勾抵着轻莹的耳垂,修长的手指已经抵入那细小的缝隙,带了魅惑万千的语调,“还是,像这样?”

    “没有,我没有。”左小右瞬间脸色苍白,他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可是明明气的要命,身体却软化在他的爱抚里,只余下轻声的啜泣,“不要这样,我不会这样……我,我没有那么不堪。”

    不知道是身体的难过还是心里的难以承受,左小右捂着嘴小声的为自己辩解。

    “左小右,你是我的,是我的女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想做什么,只能求我。嗯?只能找我一个”撩拨人心的话语在她耳畔缓缓的释放着,那似琴音般的声线仿佛催眠般撩拨着她身体的每一处神经,让她渐渐失去思考的功能,“说,你是我的。”

    “嗯,我是你的……嗯~”樱唇中溢出一声声低吟,那纤细雪白的双臂不知何时又圈上了男人的脖子。左小右头微仰,双眸微眯着,大脑渐渐失去感观,沉入一片雪色**之中,“只求你一个。”

    夜睿继续逗她,眸中闪过一抹狡黠。以后惩罚她用这种方式就好了,他舒服,小家伙也很愉悦。真是一种和谐的惩罚方式。

    :抱歉啊大家,群里不少同学们清明放假,所以直播时间将由大家投票决定。有愿意一起参与讨论剧情的同学,可以另群一起参与投票。q群号在评论区置顶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