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左小右索爱
    :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单纯的仿佛不懂他在说什么。她弯了弯眸子,轻轻地问,“以后,怎么了?”

    这就是左小右的执拗,有些事情心知肚明最好,说出来两败俱伤,可她偏偏要那个最清楚最明确的答案。宁可狠狠一刀捅死自己也不要那一点点不清不楚。

    陈万青看着她,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一向又这么懂事,说不舍得是不可能的,可是再舍不得在她和亲生儿子之间,他肯定要儿子啊。而且现在是陈聪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能不有所表态。

    轻咳一声,陈万青心一横,沉声道,“以后,就不要再来孤儿院了。”

    果然是这样的。像是被闷雷击中,左小右眼前一片眩晕。心脏像是被细而坚韧的丝线缠绕着,紧紧地勒着,一点点地夺去了呼吸,压抑得喘不过气。

    想问他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难道就是因为不是亲生吗?想问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他心里就没有一点舍不得吗?想问他白养了自己二十年还没有回报呢,就这样扔了甘心吗?

    然而她什么都说不出口,什么都做不了。傍晚暗暮下,她站得笔直,龇出八颗牙齿,笑得明媚,“好。”

    对于她的干脆,陈万青有些意外,心里头一阵烦躁但也没有说什么,嘴唇哆嗦了一下,低声道,“你,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尽量多留点钱傍身。”

    这是已经坚定不移地认为左小右是当了夜睿的情/妇,认定了她总有被甩的一天。希望她从夜睿那里多拿点钱免得到时候一无所有。

    左小右看着陈万青,笑容依旧,“院长在担心我么?”

    陈万青眼眸闪了闪,没有说话,但其神情不言而喻。

    “不用担心,院长。我会很好。”左小右冲他眨眨眼睛有些俏皮的样子,对他甜甜一笑,“你看着哦。”

    左小右将双手卷成喇叭的样子放在嘴边,转身冲夜睿的方向大喊,“夜睿,我是左小右,你会娶我吗?”

    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其实她并不用这样喊夜睿也能听到。可是她偏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呐喊,在问,在期待。

    夜睿站在她不远处,双手袖在裤袋里,那一身凛然的气息让暮色都成了他的陪衬,仿佛他是这暗夜的王,一切黑暗都只为突显他的尊贵。

    他淡淡看着她,哪怕不在她面前,他都能看到她那龇起牙齿的假笑,能看到在两扇睫中滚动而不落下的泪珠。

    小丫头又在编着故作坚强的谎话了吗?而他就是那个谎言的主角?!

    夜睿冲她点点头,淡淡地勾起唇角,宠溺的笑笑,“会。”

    他当然会娶她,为着有一天明正言顺地可以叫她老婆。

    得到肯定的回答,左小右回过头看向院长,轻笑,“你看院长,他会娶我哦。”顽皮地冲他挤了挤眼睛,“本来还想说有一天等他要娶我了,好好敲他一笔聘金,我们就可以重新翻修一下孤儿院了呢。”嘻嘻地笑,“院长有没有后悔呢?”

    陈万青看她脸上笑容纯真不似作假,心里那丝唯一的愧疚也放下了。摇摇头,“不用了。只要你幸福就好。保重。”

    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他回来是拿洗换的衣服的。他要回去换谢秋月的班,夜里照顾陈聪。

    左小右看着陈万青渐渐模糊的背影,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呢喃着,“保重,院长。保重,爸爸。”

    无法抑制的眼泪一滴一滴溢出长长的睫毛滚落到脸颊,那样迅速而激烈。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脚好像在地上生根了,抬不了腿,走不了路。

    夜睿不知何时走到她面前,将她的脑袋按压在自己的胸口,任由那小河一样的眼泪打湿自己衣衫,手掌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小脑袋,抬头微微叹了口气。

    看着她这么痛苦,心里突然有那么一点后悔。刚刚他给左小右勇气不是真的想让她去面对什么,而是想让她断了跟孤儿院的联系,从此只有夜睿居,只有他。

    如果刚刚答应她带她回夜睿居,现在的左小右是不是就不会这样难过?

    左小右,我想要你是我的,可是,又不想你这么难过?左小右,我要怎么做?

    左小右并没有在他怀里失声痛哭,只是默默地靠了一会,然后从他胸前抬起头,眼里还有没有退散的泪水。她的眼睛大而朦胧,那茫然的样子好像森林时被赶尽杀绝的麋鹿,无助而无路可退。

    “夜睿,我想要。”左小右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现在要我好么?我,今天还没有洗澡,可能有点脏。”

    她怯生生地看站他,像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在求人收留。

    不,她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为了求证那一点点归宿感正向他不知廉耻的索爱。只想要一点证明,证明自己还有人要。

    夜睿平时最爱看左小右可怜兮兮的样子,那娇弱不堪的样子总是引诱着他想要去欺负她,去占有她。可是现在,这样的左小右那样脆弱,仿佛像一个轻薄的瓷娃娃,他碰都不舍得碰一下,生怕碰坏了她。

    见他没有回答,眼泪从那睁大的眼里一串一串地滑下来,她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脸色白得像透明的白纸,小小的声音抖得不像样,“你也不想要我了么?为什么?我,那么不招人喜欢么?”

    “不,左小右你很好,我喜欢你。”夜睿狠狠地将她揽进怀里,仿佛想将自己身上所有的勇气都给她,“左小右,我要你。哪怕全世界不要你,我也要你,我只要你,左小右。”

    左小右,你要原谅我,如果有一天我用尽手段让全世界都不要你,那只是因为我太想独占你。就像刚才我明明可以带你离开,就像明明我有能力让陈万青不敢对你说出绝别的话,可是我没有。因为,我要你的世界里,只有我。

    夜睿扶着她脆弱而消瘦的双肩,温柔地看着她,轻声劝哄着与她商量,“左小右,我要你,但是不在这里好不好?我带你离开这里,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