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夜睿的笑容
    :

    左小右咬着唇,不满地抗议,“还不是你让我叫的。”

    “是是是,是我说的。”见她有些生气,夜睿连忙摸摸她的头顺她的毛,连声道,“是我喜欢你叫。”倾过身在她耳畔低声道,“以后,每次都这样叫,我会很久哦。宝贝也会更舒服的。”

    轰!

    左小右只觉得自己哪都不好了。

    她已经发现了这个男人永远都能随时随地耍流氓。

    但是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左小右暂时把陈万青和孤儿院的事抛到了脑后。忘记了那种系在心里的悲痛,虽然羞涩,可是唇角已有了笑意。

    夜睿松了一口气,身子回坐的时候顺便还咬了一下她的耳朵,看着她又红着脸把脑袋往下缩一下的样子,唇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意。然后发动了引擎。

    左小右,总有一天,你只能属于我。

    夜睿的笑容很淡很浅,但分明已经有了笑容。跟过来的保镖在不经意间回眸时瞥见这诡异地一幕。立刻怔在当场,直到夜睿的跑车驶出了森林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收工了。走。”西蒙走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提醒。

    失神保镖回过神来,看着夜睿消失的方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不确信地问,“我刚刚好像看到少爷笑了。”

    少爷笑了有什么稀奇的,他天天都从后车镜里看到少爷摸着嘴笑得一脸风骚,但是能告诉你么?

    西蒙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不想回幽魂岛就做好本分,少爷的事也是该你管的么。”

    保镖立刻不敢说话了。

    不得不说夜睿居的人自上而下都非常懂得怎么拿别人的软肋去威胁。

    靳叔眼睁睁地看着夜睿抱着左小右下了车,上了楼回了房,那一张温雅的老脸笑成了一朵小菊花。一把拉住正要从身边经过的西蒙,贼兮兮地问,“是不是……”猥琐的挑了一下眉,“嗯?~”

    西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从小教育自己要绅士要优雅地父亲,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问,“你最喜欢的女人是谁?”

    靳叔脱口而出,“莱茵……”啪一掌拍在西蒙身上,面色一肃,“认真问你话就认真答。”

    西蒙看着瞬间“靳叔”回魂的父亲,立刻放下心来,认真八封,“嗯,做了。”

    靳叔抹了抹溢了眼角的一点晶莹,满足道,“看看少爷的脸,哎,就像融化的冰层表面,春暖花开。真帅。”

    对此西蒙颇为认可地点点头,“大家都发现少爷在笑。”

    “小右的功劳啊。”靳叔问,“孤儿院那边知道了真相,跟小右道歉了么?”

    西蒙摇摇头,“并没有。”毕竟少爷没有把全部的真相都交待出去。

    看着西蒙那欲言又止的样子,靳叔立刻就明白了。不管是夜睿还是西蒙,两个都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就算夜睿这几年越发深沉了,但是西蒙只要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靳叔摇摇头,拍拍西蒙的肩膀,示意他先走。自己则静静地继续巡楼。心里无比担忧,爱情,是两个人敞开心扉的交流,而不是将对方逼到无路可退让她无选择时对自己的投诚。

    夜睿把洗干净的左小右塞进被窝里,从旁边的抽屉取出一只粉色瓶子,倒了一颗药在掌心,对她道,“张嘴。”

    左小右眼眸动了动,想问,一定要吃么?我不能有你的孩子么?

    可是话到嘴边,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乖巧地张着吃下了那颗避孕药,就着夜睿手里递过来的水杯把药吃了。

    看着她这么配合,夜睿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仿佛奖励听话的小猫。左小右缩了缩头没有说话。

    “我去书房处理几个文件。你先休息一下,等我一起吃饭。嗯?”夜睿一身便装,蹲下身在她眉间轻轻一吻,看到她点点头,便起身开门离去。

    左小右看着最后的一道门缝都被关紧的时候,立刻起身跳下床去冲向洗手间,使劲地抠自己的嗓子,不断不断的呕吐,直到嗓子一阵阵发干发苦,吐得没有东西可吐了,左小右才扶着盥洗台没命的喘气。

    冲走吐出来的异物,左小右失神地看着镜子面色苍白的自己,不知道该哭还是笑。一时面目有些扭曲。

    真像个小丑啊。

    左小右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被抛弃的小丑。

    跟夜睿的缠欢确实让她暂时忘记了孤儿院,也让她没有再继续沉浸在那种悲痛里。可是,那是既成的事实,谁都改变不了,不是想当成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不曾发生的。

    孤儿院没有了,院长没有了,她现在还有夜睿。可是……只要有一天夜睿不喜欢自己了,厌烦了,她还是会被抛弃,会被赶出夜睿居的。

    她想要个孩子,那是她的孩子,赶也赶不走,断也断不了,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陈万青回到孤儿院,就见小西探头探脑地站在门口,两只大眼睛地乌溜溜地看着陈万青的身后寻找着什么。

    “好了,这么晚了,快自觉去吧。院长还要去医院照看你聪哥哥。”陈万青摸了摸小西圆溜溜大脑袋,叹了口气,这辈子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茫然这样全身脱力过。

    他一直认为以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力量去帮助这些被抛弃的孩子是对的,哪怕前妻以离婚要挟他也没有动摇过。可是当他看着面容扭曲失去手脚的陈聪时他后悔了。他没有想到因为孤儿院自己的儿子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管这件事情有没有左小右在身后推动,他都知道陈聪和左小右之间有了无法缓解的矛盾。陈聪眼里的憎恨让他感到恐惧让他后怕。

    那种恨不得左小右死的眼神让他不寒而栗,也让他无能为力。

    面对陈聪的压力,他连想都没想就放弃了左小右,甚至都没有想过要去了解事实真相。陈万青突然觉得自己老了,他根本不想知道事情背后的真相,他只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是对的。

    对不起谁,都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儿子!

    :催更的大家不要着急,四月一号六恨更。当然看书的大家不要攒稿了,因为上架要倒v,六十二章开始收费。所以要回忆前文的,还养着文的,都把文撸一遍。不然收费了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