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忙碌的夜睿
    :

    左小右神识昏沉,迷迷糊糊的应着,感受着他带给自己那一阵阵漫顶的快感。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夜睿已经不在了。靳叔要派人送她到学校,被她拒绝了。再换一个男人送,不知道学校里的人又该怎么说自己了。

    左小右,还没那么强大,她没有办法做到真的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她只能假装自己不在意而已。

    这是最近第一次夜睿没有送左小右上学,有人看着她从公交车上下来的人远远的看了她一眼,飞快的拍了一张照片。

    很快标题为“正室来临前小三的下场”的网页新闻就传开了。

    左小右一夜间沦为了新闻里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因为她不上网,不上知道,更不敢知道。

    她就像一只鸵鸟,把头埋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往外看。

    好在夜睿没有这么快把她赶了夜睿居,给了她整理心情的时间,给了她准备离开的时间。

    从公交站走到教室的路上,她耳边不一不是“哎哟,那不是左小右吗?今天夜少怎么没送她?”

    “你不知道吧,夜睿的未婚妻马上就要来了。夜睿的未婚妻,艾莎,那可是克莱斯公爵家的小姐。左小右怎么跟人比啊。正室驾到,夜睿还不赶紧清扫野花啊。”

    不管那些话是真是假,左小右心里都沉得发闷。

    她低着头,脚步沉重地往前走。但是,渐渐那些残忍的话语越来越少,唾骂声也越来越少。

    左小右缓缓抬起头,看见所有路过她身边的人都步履飞快的走着。

    还真是,避之不及。

    左小右苦笑,但也一阵轻松,这样总好过每个人都跑过来骂自己一顿。

    左少卿看着左小右那消瘦的身板,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心也跟着沉重起来。克莱斯家族怎么能跟白公爵相比,艾莎又怎么能跟左小右比。

    小右,到底,我要不要现在就恢复你的身份。让所有人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公主。

    校园林荫道上,有这样一幅画面。

    一个身影高挑而纤瘦的美丽少女背着书包在前面缓缓慢行,沉默而落寞;她的身后一百外缓缓地跟一位身穿白衣的英俊男人,高挑而笔直的身形,随意的走动便是优雅的姿态,他的身后周围分散跟着几名白衣人。

    但凡有说左小右坏话的人都会被立刻带走。而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被抓走的人已经不见了,有一有二,其他人看见吓得立刻撒腿就跑,不敢在左小右身边停留,更别说要说她坏话了。

    小右,在你允许我靠近你之前,我就这样陪着你,我的小右。等等我,很快,全世界就会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公主。

    第二天就是校庆,左小右在班主任办公室门口已经一个小时了。

    领了奖学金够了学费,她就可以休学。

    兜兜转转,最初想为自己争取自由而想休学偷解药,后来喜欢上了夜睿以为他有喜欢的女人了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想去偷解药;知道莱茵夫人去世后,为了在夜睿心里留一点位置想去偷解药;现在的她……还是要去偷解药,为了夜睿安然的下半生。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想做的有意义的事。

    她喜欢夜睿,希望他有一天可以解除毒素的禁制,可以自由。不管他将来和谁都好,只要他好,心里有一点她的好,不要像院长那样,有一天面对她时说的是后悔收养她的话。

    她不想夜睿也有一天嫌弃地看着自己,无情地告诉自己,“左小右,我真后悔认识你。”

    她不想所有人都后悔认识自己,她不想被世界嫌弃,不想活得像个过街老鼠。

    没有人知道,这个看似阳光明媚的女孩,这个不断告诉自己要坚强的女孩,已经在一次次被亲近的人的放弃中没有了自我,否定了自我,看不到自我。

    在一次次被否定中,她连自己都否定了自己。

    “左小右同学,你有事吗?”班主任一打开门就看见被自己吓一跳的左小右,柔声问。

    不同与同学们,班主任的语气意外的有些亲切。这令在学校一直做冷板凳的左小右有些受宠若惊。她张了张嘴,竟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我,我……”

    班主任亲切地笑笑,“是不是明天要上台发言很紧张,没有关系的。”仓促地看了眼手机,对左小右道,“我还有个会要开。”拍拍她的肩膀,笑道,“不要紧张,好好表现。”

    说完就着着急忙慌的接着手机走了。

    左小右有些虚脱地扶着办公室外的栏杆,原来不知觉已经一身是汗。

    因为知道,一旦休学走上偷取解药之路,就意味着从此再也见不到夜睿。原来,夜睿已经在心里这样深,原来真的有一天要离开他的时候会这样难过。

    可是,事实如此,她是必须离开的那个。她不想做小三,从来都不想。

    就让她多留一天好了,多留一天也好。

    从昨晚开始夜睿就很忙,回到夜睿居夜睿还没有回来。不用靳叔说,她自发的等着夜睿回来吃饭。

    左小右坐在窗台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她是被胃疼给疼醒的。

    以前因为要打工上学要兼顾着,经常为了赶时间饥一顿饱一顿的,导致她有轻微的胃溃疡,但并不严重。

    这几天中午在学校都没有胃口吃饭,晚上又没吃,所以胃就开始抗议了。

    其实不止是夜睿,左小右也是一样,在没有夜睿的餐厅吃饭,她也没有胃口。

    闹钟已经指向二十三点,左小右扶着门看向夜睿的房间,空无一人。

    他还没有回来。因为,未婚妻要来吗?

    他,要准备的事情,很多吧!

    左小右鼻尖有些涩。

    左小右下了床穿了拖鞋,捂着肚子扶着墙,穿过长长的回廊,缓缓地向厨房走去。

    她必须得去喝点热水,暖一下胃。

    胃一阵阵抽痛,她走的很慢,但是那些隐藏在拐角处的保镖和佣人,没有一个人上前问一句,也没有一个人上前扶她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