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打击情敌的方式
    :

    左少卿溢着浅蓝色的眸光,穿过左小右扫到夜睿的脸上。笑容依旧温雅,眼眸里冷光潋滟,“你以为认下这组照片,小右就没事了么?”唇角一勾,笑容冷肃,“错,所有人只会更加认定这事就是小右做下的。”

    眼里无声的嘲讽着:愚蠢的男人!

    面对左小右的控制,夜睿森冷的眸光穿过左小右仿佛实质性的冰柱冷冷地打到左少卿的脸上,薄唇微动,“左少卿,福布斯排行榜横空出世的左少,不易地产背后真正的老板。我认下这组照片,不过是成全你为不易地产报仇的心愿。”冷笑一声,“真是没想到,堂堂左少,为了报复,竟然对我的女人出手。龌蹉!”

    啊?!

    照片是左少卿弄的?

    左小右顿时有些蒙了,刚刚她已经认定是谢秋月动的手脚,怎么会变成左少卿?

    更加蒙圈的还有台下那上万同学,捂着耳朵,好想离开啊,知道太多会不会被灭口啊。没想到这个左少卿竟然是今年在福布斯横空出世的黑马左少。

    看着左小右那茫然而疑惑的眼神,左少卿的心一阵刺痛。小右,竟然因为夜睿一句话就怀疑自己了。

    他看向夜睿,眸中蓝光翻涌,唇角笑意依旧,只是大家莫名的就感受到一股森冷的杀气,仿佛在他周围腾腾升起一股浓郁沉重的气息,将他包围其中。

    有夜睿在,小右就永远都不会来到他身边!

    夜睿就那样漫不经心地站着,眸光淡淡地落到左少卿身上,周围气息森然。

    刚刚差一点就被左少卿占了先,如果自己今天不来,左少右那个小笨蛋肯定会被他感动的。左少卿不除,他枕边不安。

    两人一黑一白将左小右夹在中间,仿佛在张开羽翼的黑白天使,厚重的羽翅占据了所有空间。场内每个人都压抑得喘不过气。

    “同学们,现在我们的校庆活动就结束,请大家有续的从后门退场。”校长一把抓过主持人手里的话筒对大家宣布。

    所有人仿佛如得大赦,立刻争先恐后地往后门涌去。虽然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豪门争斗的事,知道越少越好。

    刚刚夜睿说左小右的艳照是左少卿为了报复夜睿而弄的。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之前不易地产差点被夜睿弄得破产是事实。

    很快万人礼堂就只剩下站在台上的三个人,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以若森领队的不易居白衣保镖,还有西蒙领队的夜睿居黑衣保镖。

    黑白两队人马,齐刷刷站成两排,紧张地对峙着。

    小优握着胡一青的手紧张地看着里面,神色莫名。

    “别看了,都散了。”校主任走过来,驱散了远远站在窗外围观的人。看了一眼里面剑拔弩张的两队人马叹了口气,校庆还没有结束呢。

    左少卿看向左小右,“相信我么?这个,不是我做的。”

    “我……”左小右话还没有说完,耳畔就响起夜睿淡漠的声音。

    “左小右。”夜睿伸出一只手递给左小右,“过来。”

    左小右看了看左少卿,犹豫了一下,伸出手交到夜睿伸了半空的手上。还没等她迈步,夜睿握住她的手轻轻一拽,她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看着左小右抵在自己胸前的双手,夜睿的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在她耳边轻声道,“这么迫不及待?嗯?”

    什,什么?!

    明明就是他拽的用力,自己才差点摔倒。

    这人怎么总是这么无赖。

    左小右羞红了脸,站直身体,想让自己转向左少卿,毕竟刚刚的话她还没有说完。

    夜睿紧紧地箍着她的腰身不让她动,在她耳畔细细低语,“吻我。”

    他十分有必要当着左少卿的面,宣布一下自己的主权。

    “回,回去好吗?”左小右垂下头不敢看他。这里毕竟不是夜睿居,她还没有开放到这种程度,能当众跟他亲热,周围还那么多人看着。

    “不亲就不放。”夜睿任性地看着她娇艳欲滴的脸蛋,强忍着主动吻上去的**。

    夜睿坚定的相信,气死情敌,左少右主动比他主动,效果要好很多!

    见她还是犹豫不绝,夜睿倾身在她耳边威胁,“不亲,今晚就在海里做。”小心的提醒,“据说最近有不少夜游的人过来。我们可以做给他们看。”

    左小右绝对相信夜睿的变态性格绝对做得出被人围观这种事。她再也没有迟疑,踮起脚尖,嘟起小嘴,在他的唇边飞快印下一吻。

    “可,可以放开我么?”左小右脚跟落回原地,耳朵都红得能渗出血来,小小声的问。

    “乖女孩。”夜睿松开她的手,但是在她转身站好后,单手圈在她腰间,一脸傲然地看向左少卿,无声的挑衅,手下败将!

    左少卿亲眼目睹着这一场吻戏的发生,看着左小右不胜娇羞的脸,那绯丽的脸庞,仿佛瞬间绽开的花朵,娇艳欲滴。

    是,夜睿,占有了她所有的美好!

    而她,自愿为之!

    左少卿只觉得胸口沉得发疼,仿佛百慕大七千英尺下的气压,全部压在了心脏,疼痛而沉重,让他喘不过气。

    二十年的漂泊和隐忍,就是为了有一天将她迎回;然而二十年的漫长与煎熬,让他离她越来越远。她再也不是当初在他怀里望着自己巧笑嫣然的粉嫩娃娃。

    左少卿插在口袋里的手紧了紧,神色依旧优雅,唇角笑意温柔,再次问,“小右,相信我么?!”

    “相信你。”左小右点点头。之前夜睿说的言之凿凿,加上不易地产确实差点被夜睿弄破产,所以她才会对他有所怀疑。

    但是她也相信,左少卿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相比左少卿,她更加确信是谢秋月做的。

    左少卿笑了,仿佛春天的暖阳散了全部的阴霾。他的小右相信她,并没有被夜睿左右了思想。

    二十年,他失去了自己在她人生里的二十年,但是她仍然是当初那个深信着自己的小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