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陪她走出伤痛
    :

    餐厅经理连忙迎了上去,“夜少,您定的包间在这边,请跟我来。”

    包间……

    左小右拿着筷子的手有点抖,她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夜睿,看着他在经理的带领下,向自己这边走过来好。

    夜睿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的时候略一停顿,气息瞬息冰冷。但是他还是以优雅从容的姿势从她的身边路过,冷漠的跟看路人一样。就连西蒙都目不斜视的从自己身边路过,没有给予一个多余的眼神。

    倒是艾莎还愣愣地看了左小右数秒,随后略带疑惑地跟着夜睿进了包间。

    接下来别说是饭了,就是水左小右都喝不下去。但是她仍然静静地坐着,等着左少卿吃完。她不能什么结果都没有,好歹成全小优和胡一青。

    左少卿见她这样哪里吃得下去,就着餐厅擦了嘴角的汤汁,站起身,“我们走吧。”

    左小右不走,像个小学生一样端端正正的坐着,仰着头看着他,问,“那你能放过小优了吗?”

    原来她真的只是为了小优才跟自己出来的。左少卿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疼痛。小右,明明我们才是在一起的人,明明只要我们牵手一切都会圆满,为什么你的眼里看不见我。

    他温柔地笑笑,“我答应过你的,自然算数。”

    左小右这才站了起来,脑子一晃,她连忙扶着桌子稳住身形。

    “小右,没事吧?”左少卿连忙扶住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里闪过一抹忧色,“我们回家。”

    他实在说不出送她回夜睿居这样的话。

    就算他再大度,也没有办法把自己喜欢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的家里。

    左小右收回手,摇摇头,“我要先回学校。”

    够了,什么都够了。

    到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

    孤儿院没有了,夜睿居也回不去了。

    她要赶紧去休学去偷夜睿的解药,这样,她就谁都不欠,这样她就可以活得理所当然。

    左小右飞快的冲下楼去,可是还是有人看见了她的样子。

    “咦?刚刚那个女孩是不是新闻里那个夜睿的小三啊。”

    “嗳,好像是。”有人还幸灾乐祸地扶着窗口往外看,“看起来是刚刚看到正室被打击到了。”

    “那当然得打击到了。一无的有的孤儿怎么能跟要家公爵家的小姐比啊。当看气质就输了大截。”

    酒店大楼外站直挺挺地站着夜睿的保镖,每个都对跑出来的左小右目不斜视,惚若不识。

    不是左小右非要他们向自己打招呼,而是她终于明明感受到自己离开了夜睿什么都不是。

    她已变成了一个打着夜睿标签的物件,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拼命读书,努力打工,理想脱贫致富的左小右了。

    她没有家,没有爸爸,没有恋人,现在连理想都没有了。

    左少卿把她送进车里,一路上看着她不哭不闹,只是神情空洞而木然。

    到了学校,左小右像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机械地走到班主任办公室。

    “左小右同学?”班主任看见她似乎惊讶地合不笼嘴,极为热情的把她迎进了办公室,还给她送椅子让她坐下。这才一脸关切地问,“左小右同学,你有事吗?”

    左小右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礼貌,“老师,我想现在办一下休学。今年的学费,我已经转到学生卡上了。”

    班主任一愣,“怎么突然要休学呢?你的成绩这么好,再读下去,保研,硕博连读都没有问题啊。”

    左小右摇了摇头,“我,我,我身体不太好,想休学两年。”

    班主任苦口婆心地劝着,“你生的什么病啊?如果需要长期入院治疗,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休学。毕竟以你的能力和智力,稍微落下一两节课,随便补一补就上来了。没必要浪费那两年的时间。”契而不舍地看着她,“你想想人生能有几个两年啊。”

    左小右实在没想到休个学还这么坎坷,心里憋屈的要命。但是她真的不想再这样过下去,只得强势起来,“校规里有规定,贫困学生如果遇到困难,只要交齐一学期的费用,就可以输休学。老师,请给我办休学。”

    班主任瞪大了眼睛,他没听错吧?她是贫困生?以前当然是,现在她可是夜睿的女人。看看这浑身上下的名牌,这是贫困生的样子吗?!

    但是人家既然这样说了,他不得不道出实情,“小右同学。是这样的,这学期夜氏在咱们学校赞助了两亿做校园孵化器。前提是要让我们诸位老师好好关照你。”

    但是你休学了,我们关照不到了,那两亿也就完蛋了。虽然前期头款已经进来了,但后面的钱还没有到啊。你走了,学校的赞助怎么办?而且左少也赞助了五千万修复教学楼,并增建,你要走了,那钱,他还捐不捐啊?!

    班主任表示自己压力也很大。

    “原来,这样。”左小右眼皮越发空洞,越发失神。

    班主任见她这样失魂落魄的,似乎真的身体不太好,便道,“那这样吧,小右同学,我会把你的申请报上去,我看看校长批不批,好吗?你今天先回去,要是过了,我再通知你。行吗?”

    “好。”左小右乖乖站起身向班主任鞠了一躬,默默地转身走了。

    她脚步很安静,人也走得很称稳,可是眼泪却像被打开的水笼头,扑簌簌地往下坠。

    原来她连休学的自由都没有。

    “小右。”林荫道下,左少卿倚着巨大的梧桐树看着她像个游魂一样慢慢走近。

    左小右看了他一眼,没有停不,缓缓地往前走。

    她不要再跟任何有关系,她不想成为更多人的物件,不要被打上更多属于别人的标签。

    “小右,你去哪里?我送你去。”左少卿站在她面前,目光温柔。

    这样的左小右让他心疼,可是这是她必须经历的一段。这也是他今天特意安排这一场饭局的原因。自己陪着她看见夜睿的真面目,由自己陪着她走出伤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