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跟丢了左小右
    :

    一路上夜睿唇线紧抿,眸光森然地盯着前方,一脸晦色,放在坐位上的拳头握得死紧。

    左小右,只能是他夜睿的!

    西蒙开着车,看向车里的后视镜,木然道,“可是是左小姐,有可能是那个家族的人。”

    夜睿酷寒的目光冷冷地射向观后镜,直逼西蒙的目光迫得他将不由自主地离开了观后镜看着正前方。他冷声道,“所以,你以为我没有长眼睛吗?还是认为我看不懂文件上的字?”

    如果这份报告属实,那左小右就是那个家族里的孩子。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左小右就是左小右,是他的。

    不过他的心里已经有定论,毕竟当初留下她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长得跟那个女人有一成相似,而且是最重要的眼睛,所以他才有了让她偷解药的计划。

    但是现在,不管左小右是谁,像谁,她都只能是夜睿的。

    西蒙没再说话,少爷的话永远都是对,他只要执行就好了。

    车子飞快的驶向半山,他们以及为极大的破坏力直接破坏不易居的安保设备,直接冲到了别墅门口。

    所有黑衣人一路飞跑着在不易居门口分立两旁站好,同时大门缓缓打开,迎面而来的是成队而来手全年警棍的白衣保镖。他们一脸警惕地站在门口,与夜睿居的保镖两两对峙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从里面匆匆传来,同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疾步而来。不一会东叔干瘦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夜睿迈着两条修长的腿,气息森然地走到东叔面前,冷声道,“让左少卿出来,把左小右还给我。”声音一沉,“如果他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他先礼后兵,也是怕吓到左小右。但是如果左少卿真的不肯放人,他也不介意吓到左小右再带回夜睿居压惊。

    东叔一推眼镜,一扯瘦巴巴的小脖子,瞪着夜睿,“我们少爷不在。”气呼呼地看着夜睿,“我们不上你们夜睿居抢小姐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敢上门来要人。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

    小姐?

    夜睿眸光一冷,很好,看起来左少卿这一窝子的人都知道左小右的身份。

    夜睿当空找了个响指,“给我找。”看着东叔,态度傲然站在门口。

    “嗳,等一下。”东叔手臂一张,拦住西蒙的脚步,看向夜睿,语气软了不少,“我们少爷一早就出去了,真的不在。小姐也不在。”

    他可不想在三更半夜的装修房子,麻烦还又累又困。

    夜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个老头救过左小右,沉吟片刻,沉声道,“西蒙去看看。”看向东叔,“看在你的份上。”

    东叔立刻拦住那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保镖们,看着夜睿道,“不,你自己进去。”

    少爷不在,不易居也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进呢。让他们进窝确认已经是非常憋屈了,但是如果是夜睿,那还稍等好点。

    毕竟这是“敌营”,夜睿真要敢进,那不易居的面上也不会那么难看。

    “少爷,还是我去吧。”西蒙不放心。不易居里的人跟夜睿居的人不相上下。他不敢保证里面什么都没有。毕竟左少卿可是不是什么善茬。

    夜睿一挥手,腿已经迈进了不易居的大门。

    自己的女人自己救。

    西蒙等人立刻进入一级警备状态,每个人手里都多了一截警棍,机关啪啪作响,变成人手一只长鞭,整整齐两排人,恶狠狠地盯着门里的白衣人。

    过了很久,西蒙急得都要冲去的时候,夜睿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走。”夜睿的脸非常难看。

    左小右不在不易居,肯定是被左少卿那个王八蛋带走了。如果他们两的身份真的是报告上写的那样,他难道不知道那个女人已经入境,竟然还敢带着她在外面疯。

    “给我查,从哪里跟丢的从哪开始查,调出所有路段监控。”夜睿神色紧绷,冷声命令。

    “是,少爷。”西蒙提醒道,“少爷,半小时候还有一个三方会议,是关于m国那边的收购案的。”

    “回夜氏,让辰亦梵去查。不要动出太大动静。”夜睿看向窗外,脸色十分难看,“打电话回夜睿居问问左小右回来了没。”

    左小右,你最好在,否则,我一定会好好惩罚你。

    西蒙很快打通了电话,免提里的话筒里传出靳叔惊讶地声音,“小右?小右不是上学去了吗?咱们之前拿到的课程表上的行程,她最早也五点才能到家。”

    “回夜氏!”夜睿冷冷地命令,“让辰亦梵现在立刻马上滚到夜氏。”

    就在夜睿爆走的时候,左少卿已经带着左小右到了孤儿院,同时若森早已等在了门口。

    陈聪还在住院,陈万青白天顾着孤儿院,晚上替谢秋月在医院照陈聪。

    不过一个多星期,陈万青已经老了十岁,原来的爽朗也不见,变得憔悴而无神。

    左小右站在门口,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的父亲,心疼的直掉眼泪。

    院长,你怎么老成这样了啊。

    陈万青看着左小右,脸色一变,连忙把大门关上,显然就让打算让左小右进门了。

    “小右,不是让你不要再来了吗?”陈万青显然十分抗拒看到她。如果被陈聪知道自己私底下又见了左小右,又该跟自己生气了。

    大门关上的瞬间左小右的心也被关上了,可是她还是存一点希冀,轻声道,“院长……”她张了张嘴,突然有些难以启齿。

    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不管真相怎么样,她都回不了孤儿院了。

    左少卿见陈万青这样气势汹汹地对待左小右,眸光一沉,将左小右拉在身后,“你儿子的手脚是我让人剁的。”

    从左少卿出现的那一刻起,陈万青就看到他了,只不过因为左少卿气场太强大,不敢跟他对视罢了。

    此时听得左少卿这样说,顿时气得全身颤抖,指着左少卿声音都抖的不样像,“你,你凭什么砍掉我儿子的手脚。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