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残酷的真相
    :

    陈万青的手都快要抖到左少卿的脸上了,若森一下子窜了过去,把他远远的甩了过去,面容冷肃,“如果不是看在小姐的份上,你现在早就死了。”

    这个世界上敢对少年指指点点的人,现在都已经全部都消失了。

    左小右对院长指着左少卿的事很抱歉,可是在看到若森把院长扔出去的时候心里提了起来。

    “院长……”左小右担心地看着落到两米外的陈万青,想跑过去看看。毕竟他年纪大了,最近看起来身体也不那么好。

    左少卿一把将她拽到了身后,摸了摸她的头发,“留在我身边。”

    左小右正要说话,就见左少卿回转过身,看向若森,“毕竟他有恩于小右,留他一命,免得有人说我左家人不懂得知恩图报。”唇角一勾颇为不屑,“给他看看真相。”

    “是,少爷。”若森从随身包里取出一台电脑,打开,送到陈万青面前,“看清楚,谁才是真正要害你儿子的人。我们少爷不过是给他一个警告。”

    左小右立刻冲了过去,“我要看。”

    左少卿拉住她,眼里一片柔情,声音温柔似水,“不要看。”

    那场面太血腥,不适合他的小右看。

    左小右仰头看他,眼神坚定,“不,我要看。被诬陷的人是我,我要知道真相。”

    左少卿见她心意坚定,叹了口气,淡淡地叫了声,“若森。”

    “是,少爷。”若森立刻狠狠地瞪了陈万青一眼,收了电脑。从停要巷子里的车内取出一张精致的折叠小桌,展开放好,从取出一张同样精致而一看就价格不菲的折叠木椅,展开。

    “小右,坐。”左少卿将左小右按在椅子上,自己则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搭着椅背。跟左小右一起看着电脑屏幕。

    若森则站在陈万青一旁,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对左少卿不敬的事来。

    从外人来看这简直就是一幅和谐地不得了的画面,一家人在巷子里晒太阳。漂亮的女孩坐在精致的椅子上,她的身后站着器宇轩昂的少年郎,气质优雅地站在她的身后,仿佛年少的夫妻恩爱非常。

    殊不知,他们面前摆着的电脑里正播着暴力而血腥的画面。

    画面是通过监控拍下来了。

    陈聪和谢秋月正在客厅里恩爱,突然之间,从外面冲面冲进来一群白衣人,手里拿着寒光闪闪的的砍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陈聪出手。

    有几个人的背影刚好挡住了监控,左小右都没有看见他们是怎么动作的,只见半空中飞浅浅一道道冲天的血线。陈聪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其中一个白衣人变着声音打了120,并报了地址,然后招呼其他白衣人飞快的撤队了。

    他们出手极快发,出进门到出门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分明训练有素。

    他们一走,左小右就看见摊到在地板上的嚎啕大叫的陈聪和捂着脸坐在沙发上没命尖叫的谢秋月。

    左小右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视频画面里陈聪四肢里汩汩流出的鲜血转眼间染红了地面,左小右捂着嘴压住那不断做呕的**,撑着自己看下去。

    是了,画面里陈聪虽然鲜血直流,可是四肢都在。

    “月儿,月儿,救我,救我……啊啊……”陈聪痛得上下牙齿直打颤,可是谢秋月像是吓傻了一下呆呆地坐着不动,直到又一拨黑衣人冲了进来。

    左小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只见谢秋月身子向沙发处缩了缩,然后面色镇定地冲那几个黑衣了做了几个砍手脚的动作。

    领头的黑衣冲谢秋月一点头,手一挥,手起刀落。

    左少卿的大手悄然覆上左小右惊惧无比的双眸,替她掩去了接下那一场更加血腥更加残忍的画面。

    左小右推开他手时,画面已经发生了变化。

    酒店宽敞的大床上,男人女人紧紧相佣着做着各种龌蹉不堪的画面。

    左小右脸上红,左少卿的大手再次覆上了她的眼眸,就在她要挣开时,轻声道,“是谢秋月。”

    是谢秋月?左小右一惊,那个男人肥胖无比,一看就知道不是陈聪。

    虽然被捂住了眼睛,但是耳畔还是传来了男人和女人不堪的吟呕。

    左小右顿时面红耳赤,左少卿覆在她眼前的掌心因为她的睫羽扇动而有些微痒。

    若森小心地撇了一眼站得笔直,同样面色微红的自家少爷,心里有些期待着,什么时候自家少爷才能正式跟小姐在一起呢!

    夜睿可真是一个大麻烦啊。

    耳边的**之声很快就过去了,一个非常难听的男声响起,“让你做的事做了吗?”

    “做了,但是陈聪的手脚还是被人送回来了。”谢秋月的声音带着一股森冷的恨意,“没想到这么多人帮着左小右。”

    视频里男人一脸不屑,“怕什么,左小右很快会被赶出孤儿院,你还不消气?”

    谢秋月恨意不减,“可是你还不是要让她回孤儿院。”

    男人戳了一下谢秋月的鼻子,“笨,左小右不回孤儿院。就算你拿到了孤儿院的运营权,只要夜睿一个不高兴你就一无所有。只有拿左小右牵制夜睿,夜星广场的游乐场运营权你才拿得稳当。左小右不是很听你那未来公公的话么?”

    谢秋月顿时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让陈万青牵制左小右,用左小右牵制夜睿?”

    这到里为止一切都禁止了,声音没有了,画面没有了,但是一切都清楚了。

    左少卿松开覆在左小右眼前的手,扶着她站起来。

    若森飞快地收拾着一切,以警惕地眼光看着陈万青。

    可是现在的陈万青什么都做不了,什么表情都没有。

    左小右看着这样的陈万青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想回孤儿院,她不该来为自己证明清白。

    陈万青一双老眼浑浊地看着左小右,一脸茫然一脸疑惑,“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就让他蒙在鼓里不好吗?就那样一无所知的生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