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哎呀打起来了
    :

    左小右心里一暖,点点头,“好。”

    睡了一下,身体有些僵,散散也好。

    左少卿从厨房里拿了一个空的陶罐递给她,“拿着这个。”

    自己刚拿着了装了水果的瓷盘,跟她一起走出木屋。

    太阳西下,最后一道金光落在宽敞的草地中央,打在那一对行走的男女身上。

    男人一身灰衣身量挺拔修长,他微歪着头垂眸看着旁边矮自己一头的女孩,眼底藏着一股柔情似水;女孩白衣素裙,长发及腰,秀丽的脸庞带着浅浅的笑意。

    光圈打在他们身上,温暖和煦。

    隐藏在木屋里的若森偷偷地拍下了眼前的画面。

    左小右坐在小溪旁,清洗着陶罐准备装水用,看着眼前缓缓流淌的小河,心里更加平静怡然。

    这是远离喧嚣的世外桃园,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能让人心灵安静,什么烦恼都被这里的美好给剔除了,再也进不了她的世界。

    “小右。”左少卿洗了一个苹果,递到她嘴边。

    左小右下意识张开嘴咬了一口,左少卿弯了弯眸子,转过另一边她没有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然后再转过她咬过的地方递了过去。

    左小右突然像回到了小时候,在孤儿院里因为没有钱,很少吃很水果。所以经常她和小朋友们合吃一个,一人一口,来回的窜着咬,感受着分享的喜悦。

    左小右看着左少卿有些感动,他一定觉得自己回不去孤儿院难过吧,想让自己重温在孤儿院的时光。她弯了弯眸子,咬了一小口苹果。

    就像小时候一样,希望对方多吃点。

    夜睿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亲亲我我,亲亲热热,你侬我侬的场面。脸色黑的难看,气息森冷孤寒,如果怒气能杀,左少东卿已经被他杀了一百遍了。

    夜睿气得肺都要炸了,几步冲了过去,怒吼,“左小右!”

    啊!

    一个晴天霹雳砸了下来,左小右吓得脚下一滑,身子一歪就向水里滑去。左少卿连忙将手里的东西一扔,飞快地拽住她,身子往后一沉,两人双双倒在身后的草地上。

    左小右,很好,很好!

    竟然当着他的在跟奸夫亲热。

    左小右身子压着左少卿,连忙挣扎着起来。

    两人双双站起身,左少卿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紧张地问,“没事吗?刚刚有崴到脚吗?”

    左小右摇了摇头,眼眶有些发红,哑声道,“没,没事。谢谢你。”

    “左小右。”一个炸雷从她头顶裂开,左小右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兔,惊跳起来回过头。只见夜睿不知道什么时候迈过了小溪正一脸怒容地走到她面前,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

    “我,我我……”左小右哆嗦着嘴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干吓到小右了。”左少卿将左小右拉到自己身后,温和的眼眸里寒冷腾升,“这里我的地方,请你出去。”

    夜睿冷冷地看着他,“原来这里是你的地盘,很好,你敢藏我的女人。辰亦梵!”

    夜睿冷喝一声,难得充当助理的辰亦梵立刻几步跳到夜睿身边,笑眯眯地回应,“老大,我在。”

    “告诉他非法囚禁的罪名。”夜睿冷声命令。

    “是,老大。”辰亦梵立刻敛了笑容,严肃地背诵,“根据z宪法,非法囚禁他人,根据情节严重情况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等……”

    左小右一听,连忙从左少卿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来,“不不不,他没有囚禁我,他没有,我是自愿的。”

    她虽然知道左少卿不是一般人,但是夜睿的手段和能力她是知道的,就连市长都要对他恭恭敬敬的。她真的怕夜睿会动用关系把左少卿抓起来。

    自愿的!

    好一个自愿的!

    夜睿气得肺都要炸了,“左小右,谁准你跟他一在起的?”

    左少卿则暖暖地看了左小右一眼,柔声宽慰,“没事,我不怕他。”回眸冷冷地看向夜睿,“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以后还是别缠着小右了。好聚好散,大家体面点。”

    否则真要闹起来,他会也尽侵巢之力!

    夜睿冷冷地盯着左小右,沉声道,“左小右,过来。”

    左小右挪了挪脚,可是没动。她不想回去夜睿居,不想当小三了。他的未婚妻已经来了,也不需要她解毒。

    想到这里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顿时翻涌起来,心痛得喘不起气。

    没有人要的孤独,可耻的小三,都是她不堪的身份。

    所有的美好尽数散尽,气压再次沉闷。

    夜睿眸一冷,左小右竟然敢不过来。

    他往一步,抬手就去抓左小右的胳膊,“跟我回去。”

    左少卿轻易的隔开了他伸过来的胳膊,把左小右往后一拉,“她不会跟你走!”

    夜睿冷冷地盯着他,“她不跟我走,跟你留在这里?”他一个个地解开西装的扣子,往后一扔,“做梦!左小右,只能是我的。”

    辰亦梵接过他脱下的外套,远远地站开了。一脸八卦,哇塞哇塞,夜少要出手了。

    左少卿将左小右推进灌木小道里,柔声道,“很快就好。”转头面向夜睿时眼眸一沉,随后解了外套,扔在地上,“真巧,我也看你不顺眼很久了。”

    说着二话不说飞起一脚直踢夜睿心脏,他的速度极快,力量极大,夜睿双臂隔开时竟然隐隐有一股痛意。

    棋逢对手,夜睿的眸光闪了闪了。

    两人手脚并用,你来我往,速度越来越来快,左小右看着眼前惊心动魄地场面,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突然之间砰砰两声巨响,夜睿和左少卿分别弹跳开来。

    夜睿腹部多了一个脚印,而左少卿则脸色难看地捂住了心肺处。但是明显,左少卿的情况要不好一些。

    左小右看着脸色左少卿脸色发白,唇角溢出一丝鲜血,连忙跑过去扶住他,“痛吗?”抹了一下有些发涩的眼眶,“我叫若森。”

    左少卿不以为然地抹了下唇角,看着她轻笑,“小事。”

    夜睿的拳头是重,但想要他的命,还是早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