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夜睿唯一的女人
    :

    你们、完事了……

    那么自然熟稔的话术,左小右脸蛋通红,默默垂着头不再说话。跟夜睿在一起是必须要放弃脸皮这种东西,可是现阶段她还做不到。

    夜睿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冷冷地盯着辰亦梵那渐渐僵化的笑脸,语音森寒,“去拍卖会。”

    辰亦梵默默地转过已经僵硬的脸,发动了引擎。

    他发誓这辈子就这一次,给夜睿和左小右当司机。呼!也不知道西蒙是怎么做到的。如果天天都是这种活动法子,他迟早萎靡不振不能用。

    车停在拍卖会场外的拐角处,西蒙把两人的衣服送了进来。

    辰亦梵下了车在外面等夜睿和左小右换衣服。

    西蒙走到他面前不声道,“开我的车回去,我来开车。”

    辰亦梵勾了勾唇,“我才不要,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还没有在z国的拍卖会玩过呢。知不知道我在夜睿居都要憋出病来了。”

    本来他外面就去不了,在夜睿居夜睿还让他每天刷马桶哪里都不让逛,害得他天天只能跟江浩东那样的呆子在一起,无聊死了。今天跟夜睿一起出来,有夜睿这头老虎在,他没什么可怕的。

    西蒙木然道,“辰家老大来了,你如果不介意倒也可以一起。”

    辰亦梵脸色一变,手一伸,“你的车钥匙给我。”

    现在还不是直接跟他们对冲的时候,他还是避开点好。

    西蒙把自己的车钥匙扔了过去,同时四名黑衣人跟了过来。

    辰亦梵一愣,这是夜睿的专属保镖。

    西蒙解释,“少爷的意思。”

    那个老太婆已经把这些人安排过来了,辰亦梵肯定是他们要对付的人,带保镖好点。

    辰亦梵看着那车门紧/合的的布加迪心里一暖,那个永远一副僵尸脸的人其实有一颗比谁都柔软的心呢。

    “谢了!”

    辰亦梵拿着钥匙冲西蒙一挥手,钻进了车里。关上车门,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脸上哪里还有那放浪不羁的模样,那冷得似冰的眸子跟夜睿何其相似。

    带着仇恨生活的人,永远都不会真正的笑。而笑容,不过是他生活的面具罢了。

    车子绝尘而去不久,夜睿打开的车窗,西蒙立刻会意,走进了驾驶坐内。

    “辰亦梵走了?”夜睿淡淡地问,声音冷漠地听不出什么,“人跟着么?”

    “嗯。”西蒙轻声应着,“都跟上了。”沉默片刻,问,“少爷,我们要不要先动辰家?”

    夜睿淡道,“现在还不能连跟拔起,再等等。”眸光微闪,“今天开始,给辰亦梵配好人,寸步不离地跟着。”

    “是,少爷。”车子很快拐进了主路,一会就到了拍卖会场门口。

    拍卖会选在夜氏名下的一家五星大酒店的顶层大礼堂。夜睿和左小右一出电梯就被一群长枪短炮的媒体围住了。

    大家一看到出来的是夜睿和左小右顿时就跟炸了锅一样。

    “夜少,据说今晚拍卖会现场有莱茵夫人的遗物,您却带着左小姐同来,请问夜少是不是要跟艾莎小姐解除婚约?”

    “夜少,今天中午你还跟艾莎小姐一起共进午餐,晚上又跟左小姐一同出现拍卖会现场,是不是两位小姐已经愉快相处?”

    “到底是左小姐在功晋为正室还是艾莎小姐已经默认左小姐的存在?”

    媒体很快被夜睿的保镖挡开,可是那尖锐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传入左小右的耳内。小三上/位,两女侍一夫,每一个词都狠狠地撞击着她尚未完成成熟的心智,让她慌乱不已,被夜睿紧握着的小手逐渐冰冷,冒出涔涔冷汗。

    夜睿感受着掌心的冰冷,突然做了一个不在自己计划内的决定。他揽过左小右的腰,淡淡地看向所有人,“从头到尾,我只有左小右一个女人。现在左小右是我的女人,将来她会是我的妻子。至于我跟可莱丝夫人的婚约。”眸光一冷,“我也跟诸位一样,不过近日刚刚听说。我中午与那位克莱斯小姐共进午餐,不过是看在夜氏与克莱斯家族的特殊关系罢了。”

    “话我只说一次,如果以后新闻上再让我看到有任何贬低左小右的新闻,就是针对我夜睿,我不介意一起应付。”

    说完揽着左小右的纤细的腰身,完全无视他们接下来的话题,进了拍卖会场,只留给他们一个华丽无比的背影。

    左小右握着夜睿的手逐渐回温,仰着头看着他的脸无限的温柔。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对媒体说的那些话,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绊住了她,就像扎进海底的锚,紧紧地栓住了她的心,让她安定。

    夜睿垂眸望她,眼底难得笑意,“怎么?才发现你男人很帅么?”

    左小右用力地点点头,“不,一直都很帅。我喜欢你,夜睿!”

    夜睿声音一哑,“不要在这种场合勾引我。”唇角一勾,“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不介意。”

    左小右顿时脸一红,语塞气节。这个男人怎么什么时候都能往那方面去想。

    夜睿和左小右刚进入会场不久,艾莎就出现了。

    她穿着一袭雪白曳地露肩礼服,掐腰设计,让人可以看到傲人的胸前一线天以及那曼妙的腰身惊人的臀线,非常性/感。

    她刚一上来记者就立刻围上去了。

    “艾莎小姐,刚刚夜少说您根本就不是他的未婚妻,这是真的吗?艾莎小姐跟夜少的婚讯一直都是您单方面的意思吗?”

    艾莎一愣,脸上优雅的笑容一僵,但是很快就得体的笑了,只不过笑容有些委屈,“新闻是由夜伯伯亲自发出来的。我跟睿从此一起长大,这样的话怎么可能会是假的。”轻叹一声,“只不过睿来z国太久,我们分开太久。所以他才有机会有了别的女人。”

    看着媒体,仿佛多年的好朋友,故作坚强地扯唇一笑,“我想我一定可以努力赢为睿的,你们说是不是呢?”

    原来如此!

    大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长久两地才让左小右有要可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