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夜睿找上门了
    :

    跑了半天,辰亦梵停住了脚步,喘气着道,“不行,小右,我们不能这样了。”

    半夜三更一点灯光都没有,刚开始的时候能还凭感觉走下坡路,后来辰家的人开始追来后,他们为了不被发现越发地往林子里跑。

    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更主要是他们两都身上有伤,跑不动了。

    左小右早就没有力气了,一直都在死撑着。一停下来就软了,手撑着膝盖,没命地喘气,“我们,要怎么办。”

    半弦月照不清道路,看不清彼此的脸庞,看不到彼此那被血水浸透的双腿和衣衫。

    “我们已经有一阵没有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了。他们可能找追到别的地方去了。”辰亦梵分析着,“我们找个地方躲一下。呼,休息一下。轮流盯着有没有人找过来。等天发亮的时候才走。有光亮,我们跑起来容易点。他们这里应该没有多少人了,真要动起手来我也不怕。”

    最后一句是给左小右壮胆的,现在他的身体状况真的要动起手来,两个普通的保镖就能把他给干倒了。

    “好。”左小右点点头,“我们上树吧,树上安全。”

    “好。”两人借着那朦胧非常的月光,加上摸索找了棵大树爬了上去。

    “没想到你竟然还会爬树。”辰亦梵倚在树杆上呼哧呼哧的大喘气。

    左小右也是喘得话都说不顺,“我,我小时候爬树啊,捡鸟巢里的水果吃。”重重呼出口气,“后来夜睿让人教我钢管舞,也有点帮助。”

    提到钢管舞左小右不由想到辰亦勋说夜睿可能没有几年了,她靠着树问,长长地叹了口气,“夜睿中的毒,是不是会死?”

    辰亦梵有气无力道,“不知道,还没有谁因为粟基毒液死掉的。不过,肯定对身体不好。”

    “可是辰亦勋说他会死。”左小右有些不信。她心里隐隐有种感受夜睿封住了所有人的嘴,不让他们告诉自己。

    辰亦梵轻笑一声,“他当然巴不得夜睿死了。我相信如果有比死更恶毒的组织诅咒,他一定会选另一种来诅咒睿。”

    见左小右似乎还想说话,辰亦梵道,“你先休息一吧。我盯着。一会替我。”

    辰亦梵的声音里带着疲惫,左小右没有再问。她确实也跑累了,便真的闭上眼睛打算小睡一下。

    凌晨一点,夜睿居和不易居灯火通明,夜睿居这边负责找出一些可疑位置由不易居这边的人复核位置真实性。

    直到夜睿把一个s城临城的一个位置发过去的时候,不易居的的分析师确认后左少卿亲自又核查确认。两边的人都不由自主露出一抹笑容。

    “备直升机,所有人员山下待命。”夜睿站起身,双眸有些发红。

    左小右这一阵身体不适,他一直忍耐着。

    “少爷,您的身体……”西蒙有些担心。

    “还不准备?”夜睿从抽屉里取出一只药瓶倒出药丸吃了,见西蒙还在原地站着,眸色一冷,“所以,你是想让左少卿把人带走么?”

    “不是。”西蒙立刻走了出去。

    半夜s城临城的某座森林的上空盘旋着密密麻麻的直升机,螺旋桨铮鸣着。

    那个时候左小右和辰亦梵正死命地奔跑着,还以为是辰家来追自己的人呢。

    夜睿和直升机在悬崖别墅停下来的时候,里面的佣人们还以为是辰亦勋回来,连忙站直身体迎接。看见是一脸肃杀的夜睿愣住了,连忙拦住,“你是谁?”

    夜睿冷冷地睨了他一眼,“辰亦勋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不用在这里找了,小右已经逃出去了。”左少卿欣长的身体迈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手里拖着个人的若森。

    夜睿冷冷地回过头盯着他,左少卿无语地看了眼前这个一脸警惕地男人,无耐地解释,“我如果藏了小右我就不会来了。”指着若森手里提着的男人,“下飞机的时候刚好看见他跑过来,嚷着人跟丢了,我才抓过来问一问。”冲若森扬了扬下巴。

    若森立刻把那个追左小右的保镖扔在了地上,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说。”保镖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只好诺诺地又把事情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左少卿环视了一下别墅的四周,淡道,“这里应该没有什么人了。”

    夜睿看也没看他一眼,掏出手机,踩着地上的保镖向门外走。

    “所有人给我开始地毯式搜索,小心点别吓到她。”夜睿对着电话下指令,“空运投石,我要毁了辰亦勋的房子。”

    左少卿走出来刚好听到最后一句,唇角抖了抖。夜睿这个男人还真是睚眦必报。微眯了眸子,看来,夜睿真的爱上小右了。

    小右,也爱着夜睿,看来很难办了呢!

    “我们也找吧。”左少卿接过若森递过来的手电筒和背包,白色休闲装扮跟夜睿的黑色休闲服站在一块极为想得异章。

    两人一同钻进了森林里,低着头看着森林里凌乱的脚印。

    至始至终夜睿都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过了半小时,若森在左少卿身边提醒道,“少爷,时间到了。”

    夜睿脚下一顿,仍然没有抬头。

    左少卿停住脚步,走开几步,看向若森道,“注射器。”

    “少爷,要不我们回去注射了再回来。”若森取出一次性注射器,有些紧张。每次注射之后的痛苦就像再毒发一次,他怕少爷受不住。

    “不用,帮我盯着点。”左少卿冲夜睿的方向看了一眼。若森会意,也不敢再拦着。毕竟左小右对于左少卿和整个左家来说都有着巨大的意义。

    若森走出几步,双眸极为警惕地看着四周,当然也会盯着夜睿。

    毕竟夜睿是他们少爷最大的情敌。

    夜睿并没有将左少卿的兴趣爱好看在眼里,他埋头往前走,看到有脚印的地方会蹲下来查看一下有没有可能是左小右的。

    然而杂乱无章的脚印并没有左小右的痕迹,反而在被踩得乱七八糟的草丛里灌木堆里发现了点点血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