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他的温柔以待
    :

    刻薄的语言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兵刃,直/插人心。

    辰亦勋胸口一痛,张嘴呕出一口血来。是,任凭辰家如果在外界扬眉吐气,在私底下永远都是克莱斯家族的一条狗,就连家族的命脉都由克莱斯家族掌握。

    心知肚明的事,华丽的外服被揭开都是丑陋的伤。

    辰亦勋捂着胸口,推开过来管家过来扶自己的手,缓缓地站了起来,看着夜睿的背影,唤着那个藏在心里的名字,“小右,我知道你听得见。我只告诉你一句,从现在开始,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你是我的女人。”

    夜睿怀里小人儿身子一颤,咻然睁开了双眸,惊恐无比地眼眸在遇到那双看向自己无比温情而坚定的眸子时,所有的惊惧转眼消失。重重舒了一口,脏兮兮的小/脸蛋在男人强壮的胸膛里蹭了蹭,因为他的亲吻而恢复颜色的唇/瓣勾勒出一抹安心的笑容,声音些干哑,“夜睿,我想回家。”

    “好!”男人弯下腰躲开螺旋桨卷起的狂风,抱着她上了直升机。

    西蒙看着冷冷地看向辰亦勋,“希望辰少接下来在z国的旅程能够愉快。”

    敢对少爷的女人下手,夜睿居的人可不是吃素的。纵然不能要他的命,他也不会有机会过得滋润。

    “凭你一条夜睿的狗也敢跟我吠?!”辰亦勋脸色一变,立刻有保镖上前一步,一脸杀气地盯着西蒙。

    西蒙动了动唇,神色依旧木然,“只有狗才能听得懂犬吠。”

    辰亦勋气得脸色发白,西蒙竟然敢说自己跟他一样都是狗。

    管家连忙扶着他,轻声劝道,“少爷他在故意刺激您,您千万别上当。”

    西蒙若有所思地看了管家一眼,辰亦勋身体竟然还有个明白人。怔了两秒,然后转身跟上了夜睿的脚步。

    夜睿居夜睿的主卧浴室里,左小右看着镜子里那个邋遢又糟糕的女人,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这是她?原本光滑柔顺的头发和泥土树叶混在一起结成了完美的鸟巢,满足的血污和泥巴简直就像一个从下水道里爬上来的乞丐,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

    在森林里夜睿那样温柔而不顾一切的亲吻自己,她以为自己不会太差劲呢,毕竟那是有洁癖的夜睿啊。

    “嗷!”左小右崩溃地捧着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的丑八怪,从头到脚有在嫌弃这样的自己。可是心里却暖的要命,连自己都嫌弃的自己,夜睿竟然……回想着夜睿火辣而迫切的吻,热情而温柔的眼神,左小右酥的一塌糊涂。

    “等我给你洗吗?”夜睿推门而入就看见左小右正捧着自己的脸,用力的挤出一个小猪的样子。好可爱,他眸子闪了闪,好想要。

    左小右还沉浸在回忆的自我回放里,被夜睿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把自己的脸塞进了盥洗台里,拼命地揉搓/着,不能再接着丢脸了。

    “左小右,你是猪吗?”夜睿把那埋在水里的小脑袋提了上来,看着那被搓得通红的小/脸,皱了皱眉,“搓烂了我亲哪里?!”眉毛一挑,视线往她腹下一扫,“那里?”

    左小右脸一红,为什么他的脑回路总能随时往那个方向发展。

    左小右冲他挥挥手,小/脸一片通红,“你,你先出去,我,我洗好了出去。”

    夜睿挑了挑眉,“你确定不是在等我帮你洗?”

    他送左小右到浴/室后就去后院看了辰亦梵,来回十来分钟,照理她现在应该在浴缸里泡着才对,可是她却直直地站在镜子前,分明就是等自己一同洗。

    “确定!”左小右无比肯定地点点头,眨着刚刚洗净的眼眸,长长的睫羽上覆着一层薄薄的水珠,轻灵诱人。

    夜睿直接忽视了她的回答,不假思索地将她抱了起来,放进了早已放好水的浴缸里。

    “嘶!”

    大腿内侧的伤口沾了水,立刻蜇痛得她不由自主叫出声来。

    在森林里一直在逃命没有顾上疼,刚刚又沉浸在夜睿的温柔里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一刺激简直痛得她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怎么回事?”夜睿脸色一变,立刻看见她的手下意识地摸向大腿根部。立刻扯下她的裙子,绑着伤口的衬布早已掉得离伤口老远,虚虚挎挎地垂在腿上。

    夜睿看着那腿颊间那道狰狞的伤口时,脸色铁青地看着她,“谁弄的?”

    左小右痛得发抖,连忙顺着他的手抬高了腿,免得再被水沾到,身体也跟着离开水里坐在浴缸边上,看着那道狰狞而有些糜烂的伤口,头皮阵阵发麻。

    她用刀处只切开一道小口而已,没想到竟然变得这么恐怖。

    左小右轻声道,“我,我,我想洗澡。”

    她不想告诉夜睿自己假装答应做辰亦勋女人的事,然而夜睿何等聪明,他看着她底/裤里被隐藏的例假工具时,唇角抿成了一条线。

    她的经期昨晚就结束了,他体谅她才又忍了一夜,怎么还会再有。分明就是辰亦勋想为难她,他的女孩才自残为他留了清白。

    看着她微苦的神色,夜睿抿紧了唇,低声道,“坐着别动,我帮你洗。”

    他动作温柔的顺去了她身上的衣物,用棉签和医用酒精将伤口处消了毒。看着左小右痛得不断发抖的腿,夜睿的脸色越来越黑。辰亦勋这笔账,他会好好跟他算回来的。

    夜睿没有抬头看她,他自己现在的怒气吓到她。压着声音低声道,“痛可以叫出来,嗯?打我也可以。”

    左小右没有说话,她怕自己一张口就真的会叫出来。她咬着唇,看着男人乌黑的发顶,虽然伤口很痛,可是心里很暖,很满足。此刻这个男人温柔的连头发丝都仿佛都有温度。

    左小右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无声地在告诉他,她不疼。

    接下来夜睿都很安静,一句话没,默默替她洗头发,动作虽然很笨拙可是很轻很温柔,那杂乱的头发洗了一遍又一遍,一次都没有扯痛左小右的皮头。

    虽然弯着腰冲水有些累,坐在狭窄的浴缸边缘pp有点疼,可是她喜欢夜睿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