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会不会不开心
    :

    洗完头,夜睿将她的头发小心的束在头顶,这回有些疼,但是左小右没有说话。感受着他笨拙手势下的体贴。

    确定头发不会垂落下来,夜睿才用毛巾沾着水一点点的擦着斑驳的肌肤。

    腿上那处伤的最严重,可是她的身上因为漫无目的逃窜,被灌木丛草垛堆里叶子和荆棘拉出一道道血痕,虽然没有伤口那样痛,可是沾水也是很些蜇人。

    夜睿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口,级慢的将她的身体擦拭干净。第一次他看她的眼里只有怜惜,没有**。

    左小右第一次感受到夜睿来自情/欲以外的温柔,那种被如珠如宝的呵护、对待的感觉,让她觉得此生已满。

    她要家,要父亲,拼命地守护着孤儿院,为的,不过就是那一点稍纵即逝的温暖。

    现在,夜睿给足了她想要的温柔,想要的被呵护的感觉。

    终于将她洗干净,夜睿这才站起身,拿过一旁的浴巾,示意她张开双臂,轻声道,“来!”

    左小右站起身,任由他照顾自己。

    “夜睿!”

    在夜睿准备弯下腰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左小右叫住了他。

    “哪里痛?”夜睿紧绷的脸上有些紧张。她的那一身斑驳都是因为自己保护不利。他既然自责又生气。对自己,对辰亦勋。

    “我不痛。”左小右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他,那还有些濡/湿的头发俏皮地拂过夜睿的下巴,男人身子一紧。左小右却沉浸在自己的幸福里,毫无知觉,“夜睿,一定不要离开我。”

    在被你这样温柔的对待过以后,千万不要再放开我,那样我会心痛死,会不舍得要死。

    夜睿绷了一整个晚上的唇线终于缓缓松开,唇角不由自主扬起。他亲吻着她湿漉漉的头发,哑着声音低沉的要命,“不会,左小右,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任何人都别想抢走你。你是我的。”

    “嗯嗯!”左小右埋在夜睿怀里的头点像啄米鸡,小/脸幸福成一朵花,“我是你的,我是你的。”

    那爽快的小模样成功的取/悦了夜睿,他飞快地将她打横抱起,送到大床/上。从嵌金丝纹的床头柜里取出一只小巧的景泰蓝的瓶子,以食指挑出一抹淡绿色的药膏,轻轻地擦过她每一寸伤处。

    左小右看着那只景泰蓝的瓶子,眼里闪过一抹沉思,虽然药不同,但是瓶子却是一模一样的。

    左小右问,“你有没有丢过一只这样的瓶子?”

    夜睿挑了挑眉,擦药的手动作不停,“你见过?嗯?!”

    “嗯。”左小右应了一声,却不敢说左少卿的名字。她知道夜睿不会喜欢她提的。

    没想到她不说,夜睿自己却说了,“左少卿手里有,是不是?”

    左小右点点头,好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色。见他并没有生气,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来。

    夜睿手下没停,心里却有些笃定起来。替左小右擦完药,十分难得地取过睡裙替她套上,温柔地亲了亲她的眉心,“宝贝,你男人现在要去工作,你先睡,乖乖等我。”

    左小右点点头,温柔而羞涩地回亲着他的唇角,然后飞快地钻进了被窝里。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所有娇羞煞间都化成了龇牙咧嘴的疼痛。

    “左小右,你可真猪。”夜睿责备着一面又俯下/身去替她呼着那撕开伤处。

    虽然在辰亦云那差点穿帮的伤口,此刻却变得真实而敏感,那温柔的暖风让她毫不犹豫地有了反应。

    看着那浅浅的蜜/意,夜睿不可思议的挑了挑眉,认真而严肃地弹了一下左小右的眉心,“小色/女,现在受伤了,伤好了再满足你。”

    左小右觉得自己特别想屎,她一把掀着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脑袋。为什么会这样,她一点都不想做色/女。

    夜睿好笑看着把自己包裹成蚕宝宝的左小右,轻轻地退出门去。听到那一声轻轻的关门声,左小右才缓缓地将脑袋探出被子外,通红的小/脸,有羞有喜欢有满满的幸福。

    她有一脑袋夜睿给的幸福画面,她有满满一室的夜睿的气息安抚着这一天的不安。她知道自己不管在哪里,他都是第一个出现的那人。

    幸福之来得突然,那悲壮的开头也于此时变得美好而奇迹。

    书房里,夜睿冷冷地看着地上跪的那三个便衣保安,“现在就回幽魂岛,把神医接过来,就说我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其中一人抬起头,弱弱地问,“少爷,那,我们能还能跟站回来吗?”

    夜睿神色一冷,正要发作,西蒙立刻道,“同神医一起回来。要快。”

    三人连忙高高兴兴地磕了头,“谢谢少爷,谢谢少爷。我们一定把神医安全带回来,将功赎罪。”

    说着忙不迭的出去了。

    西蒙惭愧低头认错,“我没把人教好,请少爷责罚。”

    把左小右丢弄了还不能领悟少爷的意思,这样的笨蛋是他教出来了,他简直愧疚到了极点。

    夜睿脑子里闪过左小右那羞红了脸的娇俏模样心里一阵满意,她对自己竟然这样反应敏感。心情好,责罚就少。

    夜睿挥了挥手,“求婚的事情准备怎么样了?”

    西蒙连忙汇报,“少爷,你在z国的产业已经在做整理,要过户处理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一定会在预定时间内完成的。所有邀请函我们都已经发出去了,到时候s城所有人都会见证您和左小姐的幸福时刻。”

    夜睿不屑轻哼,他的幸福只要左小右就够了,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见证。只不过,如果不对外宣布一下他对左小右的所有权,恐怕左少卿那样的奸夫,哦不对,情敌们都不会死心。而像谢秋月这种垃圾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在得罪谁。

    夜睿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墙上的闹钟,问,“人都抓回来了?招了么?”

    西蒙点点头,“莫茵贝的意思一切都是辰亦云指使的,那个小孩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看着夜睿,谨慎地问,“左小姐那么关心那些孩子,把小孩抓过来她会不会不开心?”

    :企鹅书友群:617295573欢迎加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